为何中美贸易战或不可免?

*本文译自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加图决策报告》(Cato PolicyReport),2017年1月/2月刊,刊译已获授权。转载请申请授权。     *丹尼尔·伊肯森(Daniel Ikenson)为加图研究所的赫尔伯特·施蒂费尔中心(Herbert A.Stiefel Center)主任,该中心主要研究贸易政策。     概述   中美经济从未像当前这般相互依赖,双边贸易与投资的关系也不曾如此紧密,全球经济的不稳定状态也比以往更需要两国之间的合作。然而,以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为竞选纲要的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一场中美贸易恶战或蓄势待发。   中美双边贸易摩擦已然司空见惯,这些年间虽几经起伏,但通常局势可控。过去八年中,中美关系经受了各种压力和耐心的考验,华盛顿和北京都保持了相当的克制。双方...

特大项目:超出预算,超出工期,循环不断

本文译自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加图决策报告》(Cato Policy Report),2017年1月/2月刊,刊译已获授权。转载请申请授权。 作者傅以斌(Bent Flyvbjerg),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OxfordUniversity's Said Business School)教授,世界顶级特大项目研究专家。本文节选自2014年作者发表于项目管理研究所出版的《项目管理杂志》的文章《你应该知道的特大项目:综述》(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Megaprojects and Why: An Overview)。   特大项目是大规模的、复杂的投资行为,花费通常在10亿美元以上,历时数年进行开发和建设,涉及多个公众和私人利益相关方,具有重大变革性,影响波及数百万人。特大项目的具体例子有高速铁路、机场、海港、高速公路、医院、国民医疗或退休金信息和通讯技术(ICT)系统、国家宽带、奥林匹克运动会、大型标志性建筑、大坝、风力发电场、近海石油和天然气开采、铝冶炼厂、新飞机...

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是“亲企业”而非“亲市场”

本文选自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Stigler Center 的Pro-Market 博客,作者Luigi Zingales 为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在文中对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经济、产业政策做出分析,并阐述了“亲企业”与“亲市场”两种政策偏好相似表象下的本质区别。   大选之后,总统特朗普的举动难以预测。在竞选活动中他说了所有事情——以及与之相反的一切:从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关税到重新引入商业和投资银行的拆分,从反垄断法的积极使用到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自金融危机后实行的金融监管法案)的全面废止。两个多月以来,这一点是明确的:特朗普的产业政策将会是“亲企业”而非“亲市场”。 虽然这两者看起来差别细微,但却存在着根本的不同。亲企业的政策更偏向现存的公司,尽管是以牺牲未来世代为代价;而亲市场的政策更看重所有企业在毫无偏袒的情况下生存发展。亲企业的政策以...

伦敦依然将是欧洲金融中心

本文选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作者Simeon Djankov是PIIE客座高级研究员,2009-2013曾任保加利亚副总理兼财政部长。 接替伦敦成为下一个欧洲金融中心的比赛拉开帷幕,法国总理Manuel Valls在7月2日就对记者表示“原来驻扎在伦敦金融城的集团,正计划迁往都柏林、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和巴黎”,自从英国退欧后,除了提及的上述城市,其他欧盟国家也一心想要承接伦敦的金融事务,即便是欧盟最贫穷的城市保加利亚,也加入了这一角逐。不过,事实上,伦敦在未来几年仍将是欧洲主要的金融中心。 伦敦可能继续主导欧洲的金融服务基于三个原因:首先,英国的法院系统数百年来一直支持法治,包括保护债权人和股东的权利;其次,英国大学经济学与金融教育优于欧洲邻国;再次,英国的税收与就业法规有益于金融服务行业。 就吸引金融服务而言,是否能保护债权人和股东的利益免受竞争对手或国家的巧取豪夺显然非常重要,在这一方面,英国的得分领先于其他欧洲国家:根据世界银行的《全球商业报告》,英国在股东保护方面排名世界第四,仅次于香...

糟糕宏观经济下,持有黄金并不能有效避险

本文选自英国皇家经济学会(Royal Economic Society, RES)旗舰期刊《经济学期刊》(The Economic Journal)的论文简报。 哈佛大学的教授Robert Barro和Sanjay Misra在2016年8月刊的《经济学期刊》发表了一篇关于“黄金回报”的论文,在该文中,他们通过研究黄金在美国的长期收益数据和在一些全球宏观经济灾难时的收益数据,指出黄金从来不是糟糕宏观经济和股票市场的良好对冲工具。 1836年到2011年间,金价在经历高度波动性的同时,其实际价格涨幅却很小,实际年均涨幅为1.1%,与3个月期美国国债和其他可比资产1%的实际平均收益率相当;但同期黄金年回报率的标准差(衡量价格相对于平均水平的波动程度)为13.7%,较表现无常的美国股市的回报率仅低三个百分点。 一些分析师认为在经济衰退期持有黄金作为风险对冲,能收获相对较高的实际收益。但是,一个真正的风险对冲工具,其与人均GDP增速及实际股票收益会呈现显著的负相关关系,Robert Barro等人的研究显示,在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