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调控

理解中国资产负债表的两面性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中国经历了很多大事。大量非常具体的议题被提起,被分析人士认为应当作为当前中国的聚焦点。然而,我担心我们会因此“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陷入短期考虑而忽视对长远全局的把握。

       为了促使中国走上正确的道路,首先我们必须理解这一过程总体上是关于债务及资产负债状况的。有些人却认为只有当局的错误处理才导致债务危机爆发,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理解债务高涨和经济增速放缓之间的相互加强的关系,同时也低估了政府应对危机爆发的困难程度。理解中国存在大量债务和理解债务以及债务创造如何植根于中国经济体系之中有很大不同。

【PIIE中国房地产观察4】中国的商业房地产市场

       中国商业房地产市场的数据释放了混合的复杂信号。近年来,随着供给量有所增加,中小城市商业地产呈现供大于求的现状,但用建成面积来衡量,目前的库存量并未处于一个危险的水平。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商业地产动工率的下降,虽然这意味着投资的下降,但随着完工率和销量逐渐跟上,投资将会再一次的兴起。

【PIIE中国房地产观察3】作为投资选项的中国房地产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指出,随着人们收入的增加,同时资本账户仍保持严格管制,那么中国家庭约16万亿的储蓄仍将继续在国内金融市场寻求最大收益。为此,政府应当在金融领域坚持改革,继续开放资本账户以释放国内的流动性压力,在那之前,中国金融市场仍容易招致过度繁荣。

【PIIE中国房地产观察2】中国房地产调整的历史视角

       展望未来,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仍然存在着不确定的巨大危机。中国目前持续的房产调整政策,很有可能对某些严重依赖房地产行业的子行业造成冲击。不过,至关重要的中等收入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依然坚挺;此外,商品的新增需求和就业日益由诸如服务业等的国内消费部门所驱动,因此,制造业衰落引发的外溢效应不会像以前那么明显。由于上述结构性的支撑,加上持续的改革和金融自由化,我们依然相信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只是处在一个长期修正的过程中,而不是崩溃的前兆。

【PIIE中国房地产观察1】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趋势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近期推出了中国房地产观察的系列文章,分别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趋势、中国房地产调整的历史视角、作为投资工具的房地产,以及中国的商业房地产市场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概述。本文为该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作者认为目前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限制仍然很强,因此,政府仍有很大空间进一步对政策松绑,但中国的住房需求还有多大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金融有益于社会吗(全文报告)

       《金融有益于社会吗》是芝加哥大学教授、美国金融年会主席的Luigi Zingales的演讲文稿。小思将这篇两万多字的长篇报告一次性贴出来,让各位读者们徜徉于金融的外部性的知识中。本文第1部分试图回答学者和公众对金融认知差异的原因。第2部分讨论学者对金融好处认知是夸大的。第3部分阐述了金融部门规模畸大的原因,以及市场力量不能导致金融部门恢复正常的原因。第4-6部分从研究和教育出发,讲述了学者可以做什么。

金融有益于社会吗?(一)

       《金融有益于社会吗》是芝加哥大学教授、美国金融年会主席的Luigi Zingales的演讲文稿。他发现,专业学者认为金融带来的好处远远高于社会所意识到的,因为搞学术的人有无视“乌合之众”的观点的倾向,因此搞金融的几乎总是处于公众的鄙视之中。但是大部分金融学者拒绝接触这种想法,不去思考产生那些情绪的任何一个原因。实际上,金融学学者应该深切地关心社会大众是怎么看待金融业的。这些批评声可能包含一些真相,这些真相因为学者身处其中而很难看见。甚至,即使那些批评不是正确的,金融学这也应该关心针对金融业的管制和政府干预所形成的声誉的效应。更重要的是,金融对社会起到积极的作用非常依赖于公众对金融的认知。

回顾2014年中国汇率和资本项目改革

       2014年是北京逐步放松人民币管制、并在开放经常项目方面做出努力的转折点。中国在货币交易区间、银行外汇管制、个人和企业的境内外投资上,都有较大的放松和开放。对人民币而言,2015年初是一个有趣的时期。随着人民币触底贸易区间的2%,美元越发强势,中国人民银行有如下选择:(1)抛售美元使人民币走强,(2)降低汇率报价,(3)拓宽贸易区间。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同时采取这三种措施,而且拓宽贸易区间的方法不太可能被舍弃。

规制使得美国正在经历缓慢的崩溃

       规制真的阻碍了经济增长吗?假设1949年有人已经知道在接下来60年中美国联邦规制会扩张至7倍,那么这个人,尤其是如果他是一位经济学家,是否会预料到这样的规制大潮没有导致经济崩溃呢?这个原因是一个有趣的,同时也没有确切的答案。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与美国经济带给全球消费者所保持的比较优势相比,世界上其他地区的规制更为糟糕。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市场面对外部限制因素是富有弹性的。第三个可能的原因是,经济体越自由、越成熟完备,那么进行详细的规制就越困难,同时进行监管套利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经济增长意味着政府要削减自身规模

        私人产权和法治是经济增长和国民财富的最终来源。界定清晰的私人产权有利于提高效率,增加人均收入。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政府规模越大意味着实际GDP的增长越缓慢。一旦政府总开支占GDP的比例达到了一个临界点的水平(估计为15%到25%之间),额外的支出就会挤出私人生产性投资并使经济发展放慢。一旦政府开始弄巧成拙,经济自由度机会降低,个人逐渐失去交易机会,这意味着个人的选择范围变窄。因此,对一个国家而言,为了经济增长和自由扩大,需要认识到私人产权和法制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