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科技

访谈:有关网络安全法案,中国,以及创新

采访者:Evan Osnos 受访者:Adam Segal, Maurice R. Greenberg,CFR高级研究员,中国问题专家   问:在刊载于《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3/4月号的《中国电子战》(Chinese Computer Games)一文中,您曾反对进行妥协的呼声,认为“联邦政府只应专注于自身防御”。不过奥巴马总统现在也转而支持网络安全法案。您认为参议院应该通过它吗? 答:我们确实需要有效的立法出台,但2012网络安全法案似乎难担重任。原有条款中曾要求电力、石油、供水等关键基础设施服务商必须满足美国国土安全部(DHS)设定的安全标准,面对反对浪潮,这一条款作出了让步,允许各企业自愿决定是否要达到安全标准。国土安全部将同相关行业一道,共同设计最佳安全方案,并出台激励措施鼓励企业采纳。不过面对参议员John McCain来势汹汹的反对,该法案能否通过参议院表决仍是未知数;此外,能否在国会休会期前提交众议院讨论也悬而未决。即便排除万难获两院表决通过,这一法案的实际效果也不过是聊胜于无。 尽管中国方面对基础设施进行电子战的可能不能排除,但除非中美双方已到军事冲突一触即发的地步,否则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更为迫切需要防备的是网络情报战;一旦法案未获通过,国会就需要拿出新方案,以解决政府和私人部门信息共享的脆弱现状和潜在风险。饶有趣味的是,政府 [...]

胡泳:中国网络舆论的三大变化

第一个变化是,在网络讨论的话题中,民生问题压倒民族问题。第二个变化是“网络社会力”的崛起。第三个变化:我们已然拥有一个网络化的民间社会,但我们却还欠缺网络化的治理者 第一个变化是,在网络讨论的话题中,民生问题压倒民族问题。 民族问题曾经是中国网络舆论的起源性问题,例如,中国人民大学彭兰教授认为,中国网络舆论发端的标志性事件是1998年5月印度尼西亚排华事件后全世界华人(也包括国内)在网上的抗议活动。而《南方周末》2003年6月5日刊登的林楚方、赵凌《网上舆论的光荣与梦想》一文则认为,“真正以国内网站为平台来表达民意的标志性事件,则应该是1999年5月9日人民网为抗议北约轰炸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而开设抗议论坛一事,这是传统媒体网站开设的首个时事新闻类论坛。”曾几何时,有关民族主义的问题,在中国互联网上构成历久不衰的热点,举凡中美关系、中日关系、台湾等话题,总会在网上见到激烈的舆论震荡,甚至引发线下的群体行动。这个现象受到国外很多观察人士的注意,《经济学家》杂志甚至把中国的“网络民族主义”放在《电子仇恨的勇敢新世界》的大标题下讨论。 这个现象到2008年,发展为一个高峰,是年爆发了拉萨“3·14“事件和奥运火炬传递受阻事件,令人痛惜地导致中国与西方的双输。这种双输的可能后果,是把中国推向自闭与仇外的孤立主义。此一孤立主义,曾经开启了近代中国的衰败之门,——同理,如果西方世界继续怀着现在的 [...]

胡泳:限娱令、“微博公厕”论与道德恐慌症

以道德恐慌的视角来看待新媒体,表面上显示的是天下皆浊我独清,实际上代表着旧文化、旧的价值观不屑新文化、新的社会场域的自以为是。中国业已形成了一个网络化的民间社会,但同时却有一个较少网络化的监管和认知体系 2011年10月25日,广电总局对上星卫视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提出从2012年1月1日起,34个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要提高新闻类节目播出量,同时对部分类型节目播出实施调控,以防止过度娱乐化和低俗倾向。 这个《意见》在民间被称为“限娱令”:婚恋交友类、才艺竞秀类等7类节目被限;卫视晚19:30-22:00黄金档每周娱乐节目不超两档,全国的上述类型节目总数控制在9档以内;加大新闻类节目播出,卫视须设一档道德节目,“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此外,省级广播电视行政管理部门均须建立专门收听收看机构,并配备专业人员,重点跟踪检查广播电视过度娱乐化和低俗问题,不搞节目收视率排名。 这个“限娱令”的出台,正值中共中央提出文化强国战略之后,当局显然不乐见中国蒙上道德崩溃的形象。很可能是在佛山“小悦悦事件”的刺激下,广电总局要求每个卫星频道必须开播一个道德栏目。看来,他们是把最近频发的国人道德素质滑坡的事件与娱乐节目太滥太下作挂上了钩。人民日报的评论说:“中国观众的电视时间几乎是被娱乐所包围的。” 把道德失范同某些媒介内容联系起来,这在历史上并不新 [...]

胡泳:自由时间的力量

克莱·舍基很高产,2008年出版了《未来是湿的:无组织的组织力量》,仅隔两年,又推出一部力作《认知盈余:互联时代的创造与慷慨》。 《认知盈余》可以说是《未来是湿的》一书的续篇。《未来是湿的》关注的是社会性媒介的影响;而《认知盈余》的核心主题是,随着在线工具促进了更多的协作,人们该怎样学会更加建设性地利用自由时间也即闲暇,来从事创造性活动而不仅仅是消费。用舍基自己的话来说:“本书从上一本书遗留的地方开始,观察人类的联网如何让我们将自由时间看待成一种共享的全球性资源,并通过设计新的参与及分享方式来利用它们。”该书进而分析了这些崭新的文化生产形式背后的路径和动机,它们无一例外地与人类的表达相关。 舍基对传统媒体在相当程度上采取了鄙夷的态度,他认为,哪怕是网上最愚蠢和疯狂的创造和分享的举措(例如汇集数千张“大笑猫”的图片)也比坐在电视机前被动消费数以千亿计小时的节目强。(根据舍基的统计,美国人一年花在看电视上的时间大约两千亿个小时。) 认为新媒体与传统媒体判若鸿沟的人通常也强调代际的变化。旧媒体对新媒体感到不安,很大程度上缘于上一代的人对年轻人所拥有的新科技感到不安,尤其是上一代的人对于已进入年轻人文化核心的新媒体感到不安。从过去媒体恐慌症的历史(如漫画、摇滚乐、电子游戏机、电视等等)来看,大人对网络内容的任何恐惧,不过是来自于对孩子自主与自行界定媒体品味需求的不安感。比如,年轻人接受游戏 [...]

胡泳:宽带是一项基本人权

2010年3月,英国广播公司(BBC)公布了一项对全球26个国家的2.7万成年人进行的调查,有五分之四的被调查者认为,使用互联网是一项基本权利。国际电信联盟(ITU)秘书长哈玛德·图雷(Hamadoun Toure)表示,“我们已经进入了知识社会,每个人都必须拥有参与的入口。”“人们的交流权是不可以被忽视的,……互联网构成了有史以来最强有力的启蒙的潜在源泉。政府应该把互联网看作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就像道路、废物处理和水一样。” 由于互联网如此基本,已经有国家把使用互联网——特别是使用高速宽带——视为一项其公民应该享有的权利。例如,芬兰和爱沙尼亚都立法规定,享有互联网接入是公民的基本人权之一。同样,法国宪法委员会宣布使用互联网是一项法定权利。像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也在推动互联网的普遍接入。 就在几周前,联合国的一个关键的委员会作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宣告,尽管这宣告似乎很多人还浑然无知。它表示,宽带接入是一项基本人权,同医疗、住房、食品一样必须予以保障。促使这项宣告产生的核心人物正是图雷,他进一步阐释说,如今,教育和医疗都离不开宽带。宽带也同政治上的自我做主联系在一起。在这个意义上,社会性媒介就好比500年前的印刷机,没有宽带的人,就等于没有纸张和墨水。 欧盟负责信息社会及媒体的专员薇薇安·雷丁(Viviane Reding)是最早提出互联网接入权是一项基本人权的人士之一。在这位女士推动 [...]

胡泳:谣言作为一种社会抗议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2011年10月1日、2日连续在要闻版以“坚决抵制网络谣言”为题刊发稿件,呼吁“用法律武器保障网络文明”。国家互联网信息办有关负责人同时强调,网络谣言是危害网络、危害社会的毒瘤。为此,重新刊发我在2009年写作的《谣言作为一种社会抗议》。此为全文。 最古老的传播媒介 谣言是最古老的传播媒介。在出现文字之前,口传媒介是社会唯一的交流渠道。“谣言传递消息,树立或毁坏名声,促发暴动或战争。”(卡普费雷,1991:5)现代对于谣言的首次系统研究兴起于二战期间的美国,最初的着眼点是战争期间谣言的大量繁殖对军队士气产生的不良影响。无论是政府、媒介还是民间机构的意见领袖,无不把谣言作为腐蚀士气甚至产生破坏的一个潜在的源泉,谣言控制的想法也随之提上了日程。 谣言控制学说的代表人物是罗伯特·纳普、戈登·奥尔波特和利奥·波斯特曼等人。基于其二战期间在麻省公共安全委员会的工作,纳普分析了战争中流行的超过一千条的谣言,认为谣言是社会失序(战争就是失序的表现)的一个结果,是社会态度和动机的一种投射。他认定谣言主要反映的是人们仇视性和分裂性的冲动,这种冲动很难通过其他方式发泄出来。 既然谣言如此令人不安,就必须制止它的大量流传。纳普提出了五条“建议”,包括:应使公众对所有官方传播媒介予以无保留的信任,应使公众绝对信仰他们的领袖,有效地对工作和闲暇加以组织等(Knapp, 1944: [...]

游云庭:淘宝商城应对商户攻击的法律措施分析

近日,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淘宝商城的大量商户因不满其提高收取费用,对淘宝商城的大商户进行了攻击,具体的方式是利用其可以先送货后付款,并且可以在7天内无理由退货的制度漏洞,大量购买部分大商户的产品,然后再进行退货,造成了部分大商户运营瘫痪。攻击者使用了一款名为YY的语音即时通讯工具进行组织,在YY的聊天室里,聚集了数万人参与攻击活动。截至本文写就时,攻击仍在继续。 对于攻击行为,淘宝商城及其上级阿里巴巴公司CEO给出了强硬的回复,并称已经报警。笔者出于职业习惯想到了一个问题:作为淘宝商城的法务部及其外部律师,将提出怎样的法律措施应对卖家的围攻?本文接下来会和大家探讨此问题,先声明一点,笔者与争议双方都没有任何利益关联,将从中立第三方的角度进行分析。 笔者认为淘宝商城打击围攻卖家的手段无非有二:其一、打击围攻的组织者和积极实施者。其二、打击围攻者的组织渠道,让其无法组织或组织困难。 一、打击围攻淘宝商城的组织者和积极实施者的法律分析。根据淘宝商城的声明:该公司已经就昨天晚上所发生的恶意攻击行为向警方报案。作为警方,处理此案会有两种法律途径,行政途径和刑事途径。 1、行政途径的法律依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根据该法律,有四种行为属于治安处罚的对象: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妨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和处罚、侵犯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和妨害社会管理的行为和处罚。以拍下不付款或者在规定时间内退还购买的商品的行 [...]

游云庭:潘多拉音乐入华运营方式的法律分析

近日有报道称,流媒体音乐网站潘多拉将进入中国市场,并且正在招聘中国区的CEO。但根据中国的法律,潘多拉所在的网站服务性质具有增值电信服务和互联网文化服务的双重属性,中国法律虽然允许外资进入增值电信服务领域,但互联网文化服务领域并没有向外资开放。 根据中国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潘多拉网站经营的流媒体音乐服务属于增值电信业务中的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里的信息服务业务。据国务院颁布的《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外商投资的电信企业可以经营此类业务,但在外资运营企业中的出资比例不得超过50%。但根据中国商务部颁布的《外商投资企业指导目录》,潘多拉网站的音乐服务涉及互联网文化经营,属于禁止外商投资的领域。因此,潘多拉直接进入中国运营是违反中国法律的。 当然,在中国,很多领域虽然门关上了,但窗还开着。如果借鉴其他公司的经验,潘多拉还是能想到办法的。下面我们介绍一下其他外资企业进入中国音乐服务领域的三种方法: 一、My space模式。 根据国外媒体的报道,Myspace.cn是由美国新闻集团和中国本土公司合资及创业团队共同合资的企业 http://www.ft.com/cms/s/2/09bda172-4805-11db-a42e-0000779e2340.html#axzz1Z1yfOD7W ,但根据该网站页面的中文介绍http://www.myspace.cn/index.cfm?fuseac [...]

游云庭:苹果iMessage商标在华申请前景分析

摘要:美国苹果公司今日在美国申请注册了“iMessage”商标,其进入中国进行商标申请只是时间问题,本文将就该商标在中国的注册前景做简要分析。 近日,苹果公司为iMessage向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提交了三种不同的商标注册文件,用以注册iMessage商标。iMessage是苹果公司开发的一款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即时通信功能软件,能够在iOS5设备之间发送文字、图片、视频、通信录以及位置信息等,并支持多人聊天,用户仅需要通过WiFi或者3G网络就可以完成通信。中国是苹果公司的重要市场,不出意外,其应当会在中国同样申请“iMessage”商标,甚至不排除其已经进行了申请。本文将就 “iMessage”商标在中国注册的前景进行分析: 一、苹果公司在相关类别申请“iMessage”商标可主张优先权。根据笔者在美国商标局官方网站的检索,苹果公司此次提出的商标申请为商标分类中的第9、38、42类,涉及的类别为计算机软件、通信、文本传输等。中国《商标法》规定,“商标注册申请人自其商标在外国第一次提出商标注册申请之日起六个月内,又在中国就相同商品以同一商标提出商标注册申请的,依照该外国同中国签订的协议或者共同参加的国际条约,或者按照相互承认优先权的原则,可以享有优先权。” 由于我国和美国都是《巴黎公约》的缔约国,因此,苹果公司在中国申请商标时,可根据该公约以及上述中国《商标法》的规定,在相同类别上享有最 [...]

游云庭:为何诺基亚、高朋、酷六裁员受阻?

为何诺基亚、高朋、酷六裁员受阻?——中国劳动合同法超前的规定影响企业正常的业务收缩 摘要:中国现行劳动法律关于裁员的规定脱离了现阶段经济发展的要求,企业裁员法律障碍重重,有碍企业恢复竞争力并极大限制了企业雇佣员工的积极性。 日前由Groupon和腾讯合资成立的中国团购网站的高朋网开始规模性裁员,但在裁员过程中不少员工因为补偿金过少等问题不惜与高朋对簿公堂,其余被裁减员工则与公司处在僵持状态。此后不久,诺基亚在裁员过程中也遭遇了员工对裁员程序违法的质疑。而之前的酷六网(纳斯达克代码:KUTV)裁员甚至引发了肢体冲突。 笔者认为,中国《劳动合同法》对于裁员超越国情发展实际的规定使企业裁员手续过于严苛、繁琐,导致裁员的施行往往成为劳资双方矛盾的导火索。实际上,裁员是企业在产业重组和经营困难时的一种自我调整手段,法规应当调整为,如果企业愿意支付合理的对价,应当允许企业顺利裁员。这样能帮助企业恢复竞争力,以便于其将来雇佣更多的员工。否则,如果经营陷入困难的企业都不能裁员,显然将影响其恢复竞争力,并加剧其经营困难。而且容易造成企业不愿意录用员工,反而不利于就业。下面分析目前劳动合同法关于裁员的几个问题: 一、支付再多补偿金也不能顺利解除劳动关系 目前《劳动合同法》规定的企业解除与员工劳动关系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协商解除,另一种是法定解除。法定解除主要包括《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四十和四十一条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