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产业

别想当然以为美国制造业回流了

       最近,美国制造业回流话题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在过去的几年中,媒体长篇累牍地报道了美国制造业的回流,然而,没有详细的数据分析,我们无法确知这种回流是代表了大趋势,亦或只是少数企业的个别事件。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基于大部分美国企业全球运营活动的数据,认为:尽管一些公司转变了先前外包业务的决定,但并没有证据表明美国制造业回流是普遍趋势,全球供应链依然欣欣向荣,短期内不太可能会改变。但这种情况对美国经济或美国工人而言,不应被视为一种威胁,相反,持续的外包提高了美国制造业部门的竞争力,有利于美国工人和消费者。

跨国并购与劳动法规

       在所有企业并购活动当中,跨国并购所占比重较大且不断增长。以往研究主要关注跨国并购的财务和公司治理因素,但迄今而止,研究人员尚未探究劳动力市场法规和政策如何影响跨国并购。除了影响工资和福利以外,劳动法规还确定了雇佣成本、解聘成本以及调整工时等总体框架。由于收购企业通常会对目标公司进行结构重整,旨在将劳动力成本降至最低,实现协同效益最大化,因此,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对于并购能否成功具有重要影响。

电动汽车的环境收益分析

       继一个多世纪的相对匿迹后,电动汽车市场目前正在经历一场全球注目的复兴运动。各国政府提供补贴和税收优惠政策是推动电动汽车市场增长的原因之一,对于这些补贴,人们有很多的理由来论证其合理性,但如果单独基于环境收益来说,很难证明大规模统一补贴电动汽车的政策是合理的,电动汽车能否产生环境收益主要取决于地方各自的情况;而且,相比汽油车,目前电动汽车跨州输出污染的范围更广,因此,总体环境收益为负。

谁挽救了美国工人的生命

       从根本上来讲,中国安全事故频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命在法律赔偿上的低定价原则。就一个国家来说,也是一样。如果在一定阶段的首要目标设定为经济增长,那么其他目标就不可能受到同等重视,由此,不仅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而且在执行过程中,都会产生首要目标挤出或错置其他目标的现象。一旦经济增长导向确立,则政治与法律都会围绕经济发展来制定策略。人命的价格上不去,补偿上不去,企业的经济制裁力度上不去,都是这个原因。

中国式风险社会中的技术规则

       当媒体被压制,言论被钳制,技术社会的风险也就没有了公开透明的讨论平台与监督渠道。当制度不能保卫法律,法律不能保卫权利,权利不能保卫规则,技术规则必然匍匐在权力脚下,也就不能在一个高能级、低熵值、高有序度的风险社会中保卫我们的安全。

“加强监管”真的是应对重大安全事故的最佳手段吗?

       8月12日深夜,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事故,场面惨烈,痛彻人心。但更为惨痛的是,类似的事故并不只是个案,为什么中国社会总是无法消弭类似灾祸的忧患?本文探讨了风险社会下,“加强监管”真的是应对重大安全事故的最佳手段吗?

出轨的高速铁路

       要使高速铁路在经济上合算需要几项因素相结合:较高的人口密度、人口中心之间恰到好处的距离、大众习惯(愿意)弃置他们的汽车而选择公共交通,同时要有一个可靠的资金来源为项目提供大量的先期成本。在美国只有在一个地区建设高速铁路是有理可循的:那就是人口稠密的东北走廊,但是奥巴马政府非但没有将推动高速铁路的努力聚焦于东北走廊,反而将90亿美元的拨款分散在全国各地,唯一的问题是,在该经济现实被政客们接受之前究竟要有几十亿美元付之东流。

城市的复兴与城市土地溢价

       仅仅几十年前,人们还在讨论“城市的死亡”,如今,许多城市已成为经济活动的中心,本文认为这种现象的产生是由于人力资本的溢出效应和集聚效应,某些城市受欢迎,是由于它们对创新型企业和高学历优秀人才的吸引力,但是,由于顶尖人才聚集区稀少,那些地方的土地租金都很高。

TTIP的潜在监管收益——以汽车行业为例

       以汽车行业为例,仅从减少监管差异对贸易促进的角度看,如果相关的监管协定达成,将会避免昂贵的复制成本,制造商和消费者也将会受益,同时两个市场的监管标准也仍然保持高水平。此外,减少监管差异将显著促进跨大西洋贸易。

手机APP市场监管

       在过去的几年中,智能手机和其它移动设备上的应用程序市场发展迅猛,这种活跃度已经让应用软件进入了州立及联邦监管者的监管视野,他们担心新技术在更广阔市场上的影响。在许多情况下,应用软件把用户和存在已久却受限于现行规制的服务联系在一起,但政府机构常常将这些应用软件将视为开放的监管漏洞,并且在现有企业的敦促下,不断希望能找到扼杀这些app的办法。应该如何对这些手机app进行监管?有三种潜在选择。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