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会

发声,逃离和自由:移民对母国制度的影响

       拥有自由经济、法治以及有效制度的国家,比那些缺乏这些的国家更加繁荣。像哈佛大学的George Borjas一类的经济学家们,却很害怕外来移民会带来坏制度,足以在未来覆灭美国这类一流国家的好制度,并降低经济增速。幸运的是,并没有很充足的证据证明移民会危及发达国家的自由经济,甚至有更多的证据表明这些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移民会对他们母国的经济、政治以及社会制度等方面造成相应的影响。

交通基础设施的成本收益分析可能极具误导性

       客观的成本收益分析被认定是交通基础设施决策流程的经济支柱,但是,任何重大项目的成本和收益计算过程当中都存在技术难题。Bent Flybjerg等学者共同研究了20世纪全球各国共计258个建成交通项目的成本估算数据,发现大额成本超支情况较为常见,平均超支幅度约28%,其中铁路项目超支金额最多,超额幅度近45%。

世袭政治王朝VS发展

       某些政治评论家可能希望见到希拉里•克林顿和杰布•布什在美国总统选举中对决,但更多的美国人可能对此感到惊讶。美国的政治权力变得过于集中了吗?其实在各个民主议会中,世袭家族的相关议员占比各有不同。最近一项研究表示该比例可低至美国的6%,也可高至菲律宾的75%。今天在现代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出现的世袭政治,仍然昭示了知名人士是如何在政治舞台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当特定政治家族掌控公共资源、可发挥巨大影响力的情况下,民主国家并不一定反映公平的竞争环境。

谁挽救了美国工人的生命

       从根本上来讲,中国安全事故频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命在法律赔偿上的低定价原则。就一个国家来说,也是一样。如果在一定阶段的首要目标设定为经济增长,那么其他目标就不可能受到同等重视,由此,不仅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而且在执行过程中,都会产生首要目标挤出或错置其他目标的现象。一旦经济增长导向确立,则政治与法律都会围绕经济发展来制定策略。人命的价格上不去,补偿上不去,企业的经济制裁力度上不去,都是这个原因。

中国式风险社会中的技术规则

       当媒体被压制,言论被钳制,技术社会的风险也就没有了公开透明的讨论平台与监督渠道。当制度不能保卫法律,法律不能保卫权利,权利不能保卫规则,技术规则必然匍匐在权力脚下,也就不能在一个高能级、低熵值、高有序度的风险社会中保卫我们的安全。

“加强监管”真的是应对重大安全事故的最佳手段吗?

       8月12日深夜,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事故,场面惨烈,痛彻人心。但更为惨痛的是,类似的事故并不只是个案,为什么中国社会总是无法消弭类似灾祸的忧患?本文探讨了风险社会下,“加强监管”真的是应对重大安全事故的最佳手段吗?

政治预算周期:以意大利城市为例子

       政府往往在大选临近时减少税收或增加财政支出,这仅仅是巧合吗?直觉上来说,我们大多数人认为政府因为大选的原因操纵财政政策,然而,实证结果却并不能给出明晰的答案。意大利近期对房地产税的调整,为探讨这一问题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向着规章制度比赛的金牌进军

       经济学人杂志估计,规章制度使得美国企业每位员工的商业成本增加了$10585,并且悲叹“美国的官僚作风实在让人笑不出来”。美国是否规制过度?

书评:好名字能带来巨大财富?

       格里高利·克拉克(Gregory Clark)的《虎子崛起》(The Son Also Rises),运用残缺不全的历史数据,对家庭的社会流动性历史进行了严谨并富有创造性的分析。无论各个社会的结构有多么不同,它们社会流动的模式是显著相似的,社会地位变迁至平均水平需要经历几代人的时间。

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会感到不满意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于2007年至2014年开展的一系列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在来自48个国家的受访者当中,约有30%的受访者声称他们在过去8年时间里,基本对生活感到满意,但就任意一年而言,其中仅有12%的国家满意度在50%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