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库

金融有益于社会吗(全文报告)

       《金融有益于社会吗》是芝加哥大学教授、美国金融年会主席的Luigi Zingales的演讲文稿。小思将这篇两万多字的长篇报告一次性贴出来,让各位读者们徜徉于金融的外部性的知识中。本文第1部分试图回答学者和公众对金融认知差异的原因。第2部分讨论学者对金融好处认知是夸大的。第3部分阐述了金融部门规模畸大的原因,以及市场力量不能导致金融部门恢复正常的原因。第4-6部分从研究和教育出发,讲述了学者可以做什么。

美国梦的“元规则”

原文刊于《上海经济评论》,发表时间是2013年7月2日。作者李华芳是罗格斯大学政治学博士。   这篇要回过头去谈一个问题,就是不同制度的吸引力问题,因为归根结底,一个地方能不能持续不断地吸引移民,根本上还是靠制度竞争。如同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在《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中得出的结论,实施“包容性制度”的地方会吸引不同的要素资源逐渐朝这个地方聚集,从而也更有利长期的经济发展。反之,如果一个地方实行“榨取性制度”,那么经济增长就不可持续。 我自己在美国的感受是中国正变得越来越重要,这有两个大致的观察可以佐证。一是媒体报道越来越密集的出现中国议题,从民生到政治,话题非常广。二是DC(编注:华盛顿特区)的智库界讨论中国议题的也越来越多,两年多前专门发布每周华府智库活动信息的Linktank服务上,一个月能有1-2个主题与中国相关的活动就不错了,而现在每周差不多都有2个甚至更多与中国相关的活动。 有人认为这似乎意味着有一种吸引人的“中国模式”正在兴起。当然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错觉,因为提及中国越来越多,很有可能是批评而非赞扬越来越多。因为同期Linktank上议题逐渐增多的还包括朝鲜和伊朗,这两个国家在美国不管是决策界还是在媒体界基本都是反面教材。 那么中国到底是越来越吸引人,还是相反呢?2010年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叫贾葭,他发表过一篇叫做《做美国人的爹》的文章,其中讲到“美国梦”是指“ [...]

李华芳:2012诺贝尔经济学奖介绍——稳定配对与市场设计

经济学是研究资源最优配置问题的,而真实世界里配置资源的方式多种多样,市场或者说价格机制是经济学研究最多的。但是有一些市场里头,价格的作用受到多种限制,可能是来自法律等正式规则的限制,也可能是来自习俗或伦理道德等非正式制度的限制,例如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找对象的时候不是价高者得,而是情投意合才结成夫妻。 问题是情投意合这种分配方式讲究“配对”,而且这种配对最好还需要“稳定”,麻烦的是还不能依靠传统的价格机制,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学应该怎么办呢?201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就授给了夏普利(L. S. Shapley)和罗斯(A. E. Roth),表彰他们在稳定配对和市场设计方面的理论和实践并重的贡献。 严格来说,并不是经济学家首先提出并在理论上解决这一问题的。1962年,数学家盖尔(D. Gale)和博弈论学者夏普利在《美国数学月刊》(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发表了一篇名为《大学录取和婚姻稳定》的文章,首先提出了后来被称为盖尔-夏普利算法的稳定配对(stable matching)问题。顺便说一句,博弈论领域已经涌现了大量的诺奖得主,1994年奖给了海撒尼、纳什和泽尔滕,2005年给了奥曼和谢林,2007年又给了赫维茨、马斯金和梅耶森,不过这些获奖者主要都是非合作博弈领域的大家,而夏普利可以说是合作博弈领域的巨头。所谓非合作和合作博弈的区分,简单来说就是非合 [...]

William Inboden:宗教自由和国家安全——为什么美国应该保障宗教自由(一)

在上世纪末,如果一个人想预测在未来的十年里美国会遇到的棘手安全问题是什么,那么可以从国务院办公室里的一位小人物所作的一次无人问津的国会证词开始了解。1999年10月6日,美国首位国际宗教自由巡回大使Bobert Seiple,在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活动中,对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作开幕辞。Seiple言词温和地预测了下一个十年里美国将会遭遇到的冲突和安全威胁。从事后之明看,他认为宗教自由原因导致严重暴力的机制,与美国已经发动的战争或即将介入的战争,或者宗教自由是首要关注的国家安全,完全地吻合。 在Seiple的证词中,他指出缅甸、中国、伊朗、伊拉克和苏丹认可对宗教自由的严重侵犯,是“需要特别关注的国家”。他还指出,“部长大人应该密切注意位于阿富汗的、不是政府的塔利班,以及并不是一个国家的塞尔维亚,它们是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暴力势力。”Seiple也指出沙特阿拉伯和北朝鲜是另外两个有可能的严重暴力个国家。在当时,国务院事实上并不认为这两个国家会是威胁——北朝鲜在2001年被加入威胁名单,沙特阿拉伯在2004年被加入威胁名单。 除了缅甸是个例外,即使不是军事行动的直接目标,Seiple指出的每一个国家都是主要的国家安全威胁。(近来与缅甸的外交开放表明了这一例外的规则:缅甸早期的改革包括宗教自由,实施更平和的措施,并疏远北朝鲜和中国。)Seiple当时的证词,距离美国作出加入北约在科索 [...]

《思想库报告》第339期

编辑手记 尽管世界经济减速明显,但是美国经济增长并没有“大萧条”的三个明显特征。随着茶党崛起,财政政策变得拘束,因此,此时伯南克的防通货紧缩政策是恰当的。与美国经济危机相比,短期内,欧债危机更为凶猛,且有进一步扩散的风险。中国经济风向与欧美发达国家相反。为防止通货膨胀,中国收紧了银根,但这使得原本贷不到款的中小企业资金更加缺乏,继而刺激了民间借贷的扩张。以史为鉴,让我们回顾一下美国对冲基金监管的历史。 与政府高效率的中国模式相比,印度的优势是尊重财产所有权,而穷人会利用这一权利在非正规经济中从事经营活动。这就是印度制定政策前必须遵守的自身特点。 思想库的独立性,要么可能受政府拨款的影响,要么可能受到来自企业资助的影响。因此,思想库在募集资金的时候,要尽量争取那些只支持宗旨而无特定目的的捐款。产生“卢美美”现象的原因,是民间慈善组织不得不挂靠于官方公益组织名下,这让慈善事业定位不清、功能混乱。 在缺乏规模化经营的前提下,农户的道德自律成为农产品安全最主要的约束机制。要让食品监管“管的住、管的全”,就需要规模化经营的方式,如推行“品牌联盟”。 被投资人雷军套取商业秘密的魅族公司,可以从商业秘密或缔约过失进行诉讼。这也提醒我们,企业经营中应多依靠合同而不是人情或义气来处理与合作伙伴的关系。 欢迎各位订阅者登录思想库博客think.sifl.org发表评论,与更多人分享观点。 目 录 宏观 [...]

李华芳:保持独立

思想库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保持其独立性,但这往往非常困难。 让我从最近的一个案例说起。我曾在《思想之战,理念之争》中提及一位伦敦来的女士,对我讲述思想库秉持某种理念的重要性。她是阿特拉斯基金会创始人费歇尔爵士的女儿,她的名字叫琳达(Linda)。根据英国《独立报》的消息,2个月前,她从“美国国际政策网络”(International Policy Network US)的董事会辞职,与此同时,她也决定停止对“英国国际政策网络”(IPN UK)进行进一步资助,这直接导致了后者解散。英国国际政策网络原来的领导者莫里斯(Julia Morris)则以副主席身份加盟了另一家思想库“理性基金会”(Reason Foundation),他同时辞去了在美国IPN的职位。由此IPN在英美两国将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而琳达女士的行为及英国IPN解体的首要原因,与英国IPN在其政策研究中接受大公司资助有关。  “国际政策网络”是一个思想库组织,实际上“英国国际政策网络”在反对气候变暖研究方面一直表现活跃。其对全球变暖的观点大致可以总结如下:气候变化的科学证据不足,科学家对气候变化本身持有不同的看法,海平面不会上身,并且全球变暖可能促使渔业领域的市场发展等。这些观点在IPN出版的《适者生存:气候变化的科学、政治学和经济学》(Adapt or Die: the Science, Politics, [...]

思想库报告第334期

编辑手记 “冠军乞讨”事件将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推到台前。 举国体制制造了运动员人力资本形成的单调性,而市场下体育的本质是承认运动员在人力资本形成上的“自主性”和“均衡性”。 哪个政党能给印度的进一步改革带来希望?印度国会处于僵局,两大派别都不能够代表快速发展的印度精神。然而,印度未来的建设需要拥有理想政治,需要立足长远思考问题的政治家。 也许短期国债的违约概率与政府财政毫无关联,且当所有货币市场基金都突然同时抛售所持有的短期国债,酿成的系统性恶果会重创全球金融系统。QE3没有推出的理由:菲利普斯曲线所表现出来的通胀率和失业率的交替在美国并不明显存在;就业市场的历史数据显示,就业虽然修复缓慢,但保持平稳。地方债务激增表明,自分税制改革以来运行了17年的“权力动员资源”模式走到了尽头。出路是引入市场规则,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公债,用“市场信用”替代“权力动员”。 在商品住宅小区中配建保障房,存在吸引力的同时,也存在成本转嫁和混居效果不佳的问题。 “网络公共政策”是什么?这是一个较为新兴的概念,囊括了和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问题:网络安全,网络自由,网络贸易,网络中立,网络知识产权,网络反垄断和网络隐私。 欢迎各位订阅者登录思想库博客think.sifl.org发表评论,与更多人分享观点。 目 录 公民社会 举国体制不容于市场经济 【ATLAS观点】 印度政坛过于短视是犯罪吗? 宏观 [...]

李华芳:不走极端路

对思想库领域而言,谷歌近期推出的思想库(Google Ideas)就好比是社交网络领域该公司推出的google+一样,一石激起千层浪。为什么谷歌思想库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呢?或者说这个新的思想库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让我分两个层面来说。第一个是形式上的不同。首先传统思想库多拥有固定的办公场所,而且重要的思想库或将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K街附近,或者在首都有分支机构或办公室。而谷歌思想库则超越了这种物理边界,至少就目前来看,其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场所,而是通过网络技术来连接相关的研究者和专业人士,通过会议的形式来介入传统思想库也关心的议题。 其次,谷歌思想库更多使用网络技术,而非传统的办公手段,这对传统思想库的组织形式也是一个启示。实际上,在公共行政领域一直有一个经典讨论,那就是一个有效的公共机构,包括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到底应该采用什么样的组织形式才能够行之有效。一种观点来自韦伯的经典官僚体系,层级制、非人格化、以及行事皆遵循明文规定,韦伯认为这种经典的层级官僚制是有效的。另一种观点是来自私人部门,尤其是科学管理思想,泰罗制是其典型代表。还有一种观点则受网络发展的影响,网络组织具有扁平化和自发性,但同时也展现了惊人的效力,最为有名的例子就是维基百科。尽管谷歌思想库目前还披露具体的组织细节,但其已经透露的信息显示,这将会是一个尽量利用网络、并且不同以往的思想库。 第二个层面是谷歌思想库在内 [...]

李华芳:思想库的兼并重组

思想库存在的意义自不待言,麦甘(James McGann)教授又发布了每年一度的全球思想库报告。报告的主要目的是衡量各个思想库的影响力。不过通观以往的研究和介绍,大多数是集中在思想库对公共政策制定的影响,包括对立法者、行政决策者、以及大众媒体等的影响。而究竟怎么去设立和运行一家思想库的实际经验,反而不太常见。 麦甘教授的报告中,有一家思想库不仅雄冠全美,同时也傲视全球,这就是布鲁金斯学会。因此探究一下这家顶尖思想库如果运作,应该会很有意义。与其他的思想库相比,布鲁金斯学会有一个非常不同的特点。一般思想库的网站,都是以org结尾,意思是一家非政府组织,org是组织的英文organization的缩写。而布鲁金斯学会却是以edu结尾,其网址是www.brookings.edu。这意味着布鲁金斯学会登记为一家教育机构,例如所有的学校都是以edu结尾,为education的缩写。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早在1916年,罗伯特·布鲁金斯(Robert Brookings)就与一群志同道合者创建了一家私人的研究所。这家研究所叫做“政府研究所”,致力于基于事实的国家公共政策问题的研究,努力使对政府的研究以及政府的政策制定“科学”起来。1922年,布鲁金斯先生基于类似的目的,创立了“经济研究所”,两年后,他又成立了一家教育机构“罗伯特·布鲁金斯经济政治研究院”。设立经济研究所的目的在于对公共政策而言 [...]

李华芳:知识企业家

4月15日,根据安·兰德同名小说《阿特拉斯耸耸肩》改编的电影将在全美上映。安·兰德描绘了思想家罢工世界会怎样的图景:社会陷入停滞,而后分崩离析。重要原因就是缺少了那些懂得在自由市场里创造价值的企业家。而其中重要的一类就是“知识企业家”,他们是捍卫和促进自由的重要力量。 哈耶克在《知识分子与社会主义》里写过“我们需要知识领导者来抵御权力和影响力的魅惑”。那么什么是知识企业家或者知识领导者? 我将思想库当作知识企业家创立的“企业”,以便在观念市场中占据份额,创造价值。化用奥地利学派关于企业家的看法,知识企业家的“创新能力”无非是说集中在思想市场上,在这个市场里进行创新,包括创造新的观念和思想,在既有思想市场上发现新的机会,并且能利用资源拓展思想市场。 在弗里德曼看来,知识企业家的作用是创造新的政策选项并使之成为可行的选项。“只有真切实在的危机才会带来真正的变革。当危机发生时,所采用的行动依靠众所周知的观念。我相信这就是我们的根本作用:为既存的政策开发新的选择,使得新的选择既可能也可行直到政治上的不可能变成必然。但如何才能让观念众所周知呢?思想库的努力在其中就不可或缺了,这是思想库存在的更为重要的理由。 我在《思想库如何形成一个产业》中提到思想库按照组织形式分,大致有三个类别。第一类是思想库的思想库,主要是培育其他的思想库,包括提供资金支持以及培训知识企业家和思想库运营的人才;第二类是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