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税收

中国继续关注增长而非改革

       从目前情况看,与加大改革相比,关注经济增长似乎是一种优先选择,而且完全可以应付过去。做出这一论断,主要在于经济增长目标并未调低,而货币和财政扩张也已经对外宣布,众所周知的国企过剩产能问题也不会得到完全解决,但由于过剩产能成为了投资者日益关注的焦点,所以,预计两会公报将会提及僵尸企业的处理。

想买的起房吗?消除城市增长边界才是应对之道

       俄勒冈的住房可负担性问题日益严重,但是大多数解决这个问题的提议都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包容性区划、租金控制还有其他住房方案都是错误的,这是因为它们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关键所在:土地供应。有一条常识这样讲到:当政府减少某种物品的供给,那么需求上升,价格上升。众所周知却被刻意回避的一个问题是,没有人讨论俄勒冈的城市增长边界。对于俄勒冈州来说,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消除城市增长边界,而在那之前,一切只是粉饰。

波特兰的住房

       政府规划是如何一步步让波特兰地区的房价日益难以承受:1991年,开发商能以不到2.5万美元每英亩的价格买到适合住宅开发的土地;到1995年,这种土地价格超过了每英亩8万美元;接下来的两年,这种土地的价格再次翻番,而全国住房建筑商协会把波特兰房市列为全美第二房价最难承受的房市,排在旧金山房市之后。虽然波特兰地区仍有大量未开发的土地,但都地处城市增长边界之外。这样指点江山的大笔一挥,使界内的人变富,却使界外的人变穷。

多修路,多收税?

       今天要讲的是我刚完成的一个课题,以明尼苏达州为例,探讨交通设施投融资在明州各县的财政回报,更具体说,是看明州七十多个县在过去几十年里交通基础设施的资本存量,与各个县房地产税收入的关系。

资源非市场配置下的大城市发展策略

       嘉定如果当年没有从江苏划过来,今天也没有昆山什么事了,它会成为江苏对接上海的桥头堡,行政区域经济就是这么厉害。同样行政区域经济的故事,在京津冀又演绎出不同的味道,为什么呢?因为有一个更强的中央政府的力量,在明确地限制当地的发展。

中国城市群发展战略与定量评估

       根据我们的实证结果,基于政府规划的城市群经济有效性有待进一步的检验,而基于市场规律的经济协调已经取得显著成效。

中国经济的欧元区化

       与欧元区国家相似,劳动力不能真正自由流动和统一货币之间的矛盾是导致政府债务问题的深层原因,分省份来看,中国同样也是越穷的地方,债务占GDP的比重越高。为发展而借债愈演愈烈,而对中央事后救助的期望又进一步加剧了地方政府借债的冲动。

户籍制度改革:产业升级与城市发展

       真正有竞争能力的城市体系,就应该是这样形成的,不同的人寻找适合自己的城市。户籍制度必须要改革,怎么突破呢?首先,扩大公共服务。有些公共服务完全可以扩大,户籍不是提供某些公共服务的充分条件。这里面,特别是接受基本教育的权利,只要在当地有就业,属于常住人口,就应该享受本地的教育资源。

大国发展:故事、问题与战略

       对于大国来讲,地理是重要的。中国是大国,但中国只有东边是临海的,在开放经济下,港口非常重要。只有人口流动不自由,才会加剧地区间的差距。如果不重视地理的重要性,盲目靠投资建设,并不一定真正能帮助内地发展起来。

诺奖得主安格斯•迪顿:如何衡量贫困?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迪顿(Angus Deaton)获得了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在剑桥大学完成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为普林斯顿大学威尔逊学院和经济学系教授。诺奖委员会认为他的主要贡献是对“消费、贫困和福利”的分析。本文译自其2014年10月在英国皇家经济学会快报的一篇短文,是展示迪顿研究兴趣很好的一个例子,这篇短文陈述了当时衡量美国显著区域价格差距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