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卫生

谁挽救了美国工人的生命

       从根本上来讲,中国安全事故频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命在法律赔偿上的低定价原则。就一个国家来说,也是一样。如果在一定阶段的首要目标设定为经济增长,那么其他目标就不可能受到同等重视,由此,不仅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而且在执行过程中,都会产生首要目标挤出或错置其他目标的现象。一旦经济增长导向确立,则政治与法律都会围绕经济发展来制定策略。人命的价格上不去,补偿上不去,企业的经济制裁力度上不去,都是这个原因。

中国式风险社会中的技术规则

       当媒体被压制,言论被钳制,技术社会的风险也就没有了公开透明的讨论平台与监督渠道。当制度不能保卫法律,法律不能保卫权利,权利不能保卫规则,技术规则必然匍匐在权力脚下,也就不能在一个高能级、低熵值、高有序度的风险社会中保卫我们的安全。

“加强监管”真的是应对重大安全事故的最佳手段吗?

       8月12日深夜,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事故,场面惨烈,痛彻人心。但更为惨痛的是,类似的事故并不只是个案,为什么中国社会总是无法消弭类似灾祸的忧患?本文探讨了风险社会下,“加强监管”真的是应对重大安全事故的最佳手段吗?

消费者增权的崛起

       最近几十年中,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经允许人们在他们自己的卫生保健中扮演一个更积极的角色。比起一个世纪前的人们,今天消费者们显然已经在食品和药品选择方面拥有了更多的自由,今天的人们在做出选择时拥有极丰富的关于这些产品的知识,他们也有更多对于FDA政策的影响力。

怎样使药品既安全又便宜?

       怎样使药品既安全又便宜?有人认为药品平行进口是一种方法,我们发现,特定国家的规制环境和市场条件是决定“药品平行贸易”(指第三人在未经专利权持有人许可的情况下,将在一国市场经持有人许可或经其同意销售的专利药品进口到另外一个国家销售)是否会增加福利的关键因素。格鲁吉亚的例子表明,在一个小型发展中国家,其制度特征可导致本地市场的非竞争性定价,而促进套利的规制政策调整——在这一案例中,把一些关键的程序外包——可将大部分利益转移给消费者的同时,不破坏药企的定价策略,也不会对研发行为的成本补偿造成不利影响。

农夫山泉的尴尬标准

原文刊于2013年第9期《财经国家周刊》,发表时间是2013年5月2日。作者傅蔚冈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   农夫山泉再一次陷入口水仗,只不过这次的对手是一家北京媒体。 该媒体的主要观点有二:一是农夫山泉不恰当地执行地方标准,如在广东的生产基地不遵守国家标准,而是执行浙江的标准;二是浙江的一些标准低于国家标准。基于此,《京华时报》认为农夫山泉的行为违反《食品安全法》的规定,厂家需要认真检讨。 但是在农夫山泉看来,执行什么标准和产品到底是什么品质并不相关。尽管它执行的是浙江的标准,但是它产品的品质却远高于国家标准——为此,农夫山泉特意在媒体上列出其产品检测结果,按照该结果,绝大部分指标都领先于国标。 这场口水仗充分反映了目前媒体、公众和厂家对于标准的理解。现代社会之所以需要标准,是因为绝大多数消费者无法凭自己的知识和能力来判定一件产品或一项服务的品质。如果他们对产品的基本品质没有把握,对其安全性没有信任,那就会减少购买此类产品。产品标准的出现,解决了这个问题:当市场中就某种产品和服务达成了标准之后,意味着消费者只要购买此类的产品或者服务都能满足基本的安全,从而降低了消费者的甄别成本。 但是在一个大国,各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并不一致,要求各个地区采用同样的标准可能会造成“监管过度而导致监管不足”的问题。为此,国家往往承认在各个地区执行不同的标准;但是对于那些关系基本民 [...]

禽流感之痛:该抛弃“亚洲生产方式”了

原文刊于《华夏时报》,发表时间是2013年4月12日。作者傅蔚冈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   截至4月10日,上海扑杀家禽11万多羽,本地产家禽未检测到H7N9禽流感病毒。上海市农委正研究扶持政策稳定本市家禽生产,对是否永久关闭活禽交易将充分征求市民意愿。 为什么发生禽流感要关闭活禽交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格雷戈里·哈特尔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目前中国有关部门在动物及环境样本中检测出的H7N9病毒都来自禽类市场,而在猪或农场样本中未发现H7N9病毒测试呈阳性的样本,因此目前感染源调查集中在禽类市场。尽管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办法确定(禽类市场)是不是正确的感染源或唯一感染源,但是从目前的证据来看,活禽交易是导致禽流感发生的重要一环。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北京就已经限制了活禽交易,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为了防止禽流感。不过从目前看来,还是有很多人反对上海市农委的这个建议。总结起来,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 第一是习惯的力量。绝大多数市民都习惯从菜市场买活的禽类自己宰杀,或者是让摊贩帮其宰杀,之所以有这样的习惯,一是因为很多市民认为这样比较鲜活,肉质有保证;二是“眼见为实”,可以保证活杀的家禽没有问题。 第二是经济利益考量。就像有媒体指出的,永久关闭活禽交易市场,不仅仅会影响消费者的习惯,同时还会对上游的相关产业产生影响——那些小规模家禽养殖者和贩卖者,都会受此影响。 第 [...]

Michael F. Cannon,Jonathan H. Adler:奥巴马医改体制下美国国税局增加税收和开支的非法规定

该证词由加图研究所研究员2012年8月2日在美国众议院监管和改革委员会前发表。   主席先生和各位委员,感谢你们给我们这个机会让我们阐明对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也称作“国内收入署”)关于《患者保护和平价医疗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简称PPACA)“溢价援助税收抵免”(premium-assistance tax credits)最终规定的观点。我们认为这一规定超出了PPACA的法定授权范围,因此是非法的。 该规定是联邦政府建立的医疗保险“交换体系”(编者注:Health Insurance Exchange,简称HIE,属于PPACA中三大条例之一,通过这个州层级的交换体系,收入低于某个级别的美国人向这个项目申请,就可以获得税收补贴或降低其分摊的成本,从而付得起医疗保险。这个规定将在2014年生效。)中的税收抵免,与清晰的成文法和国会立法意图相悖。这一规定迫使雇主为每一位雇员支付2000美元的税款,并转移支付数十亿给国内私有医疗保险公司——这恰恰违背了成文法和国会立法意图。这些非法开支远大于对雇主征收非法税赋带来的收益,而且这一规定将使得联邦财政赤字增加数千亿美元,这是与成文法和国会意图背道而驰的。 据此,这一规定是非法的。它缺乏法定权限,并且与PPACA条文以及国会 [...]

傅蔚冈:用城市化加强公共卫生供给

在8月17日的中国卫生论坛上,卫生部发布了《“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其中一个数据引起了公众的关注,那就是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在2005年已经提高到73岁,但东西部省份人均预期寿命相差多达15岁:一些东部城市如北京和上海的人均预期寿命已超过80岁,但西部城市人均预期寿命相对较低,如西藏只有不到67岁。 为什么东西部之间会产生这样大的差距?由于这个报告全文并没有发表,媒体的报道也是语焉不详。在我看来,这两地之间的人均预期寿命的差距实际上反映的是两地城市化的距离。恰好也是这一段时间,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中国城市发展报告(2012)》,根据该报告的分析,中国城市社会转型具有明显的地区差异特征。目前,大多数城镇化率超过50%的省份主要集中在东部和东北地区,而中西部省份城镇化率明显偏低,其中,甘肃、云南、贵州、西藏等省份城镇化率不到40%。 当然,我的这个解释可能会招致很多批评,一个非常简单的理由是:西藏的人均预期寿命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特殊的高原因素和恶劣的生存环境,城乡差别很难说明问题。好,那我们不妨以景色宜人适合居住的云南省为比较对象,看看城市化对人均预期寿命的影响。 根据统计数据,2011年云南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0.09岁,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上海2010年的人均预期寿命为82.13岁,接近世界发达国家水准。从自然禀赋等各方面考虑,两地的差距并不大。那么,这12岁的差距是如何 [...]

Henry I. Miller:运用与滥用——科学在决策中的角色

编者按:作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 Institute)即将在今年10月份出版的丛书系列,《规制研究》专注民生和经济问题,试图影响中微观层面的政府政策制定。让我们先睹为快其中一篇文章的精彩节选:生物科技的监管图景,必然是科学政治化后的一种悲剧。   现代化的基因工程(还有诸如生物科技、DNA重组、转基因技术等种种名字)的手段使得育种者可以变“旧”为宝,让古老的植株拥有各异的新能力。在美国等许多国家,转基因农作物已被广泛种植,它们产量更高,能更好的适应环境。大部分转基因农作物对曾肆虐为患的病虫害具有良好的抵抗力,对各式除草剂的耐受性更佳,使得农民们可以采取较为环保的免耕方式,选用较为温和的除草剂;其他一些转基因作物的营养成分则经过大幅改善。不过从长远来看,不论是食品安全方面还是环境保护方面,转基因技术带来的最大福音是使得农作物得以旱涝保收。 尽管有以上种种好处(其中大部分业已实现),目前也尚无任何负面效果显现,转基因农作物的普及却遭到了反基因工程激进分子的坚决反对。反对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五花八门的指责,诸如转基因作物会引起过敏反应或是残害蝴蝶蜜蜂之类,也完全是子虚乌有,但恰恰是这些导致了公众的认知错误和政府的过度监管。过去几年间,加州已有四郡走向了立法禁止所有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和销售的极端,即便某些转基因作物对于当地病虫害的防治或是缺水问题的缓解意义重大。而就在今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