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系

让中国来花钱

       要成为有影响力的大国,就要承担起更多的国际责任,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在全球为提供安全保障等花费了巨额财政,也许,现在该让中国出来分担责任了,但一个很可能的结果是,中国将同之前的英国、法国和美国一样学会钱并不能在非洲、拉美以及其全球其他贫穷的国家买来爱戴和声誉,事实上,这会造成相反的效果。

中国投资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更新视角的时代来临

       十多年来,中国认为中国投资者在试图收购美国公司时受到了不寻常且政治化的对待,很多人认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滥用“国家安全”作为借口阻碍中国投资,妨碍贸易。

       但是,PIIE的研究员指出,现在,是时候以一种更新和调整后的视角来看待CFIUS程序近几年的变化趋势了,特别是考虑到2009年通过了《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FINSA)。虽然CFIUS的做法不会为满足中国的需求而直接予以调整,但中国投资者可利用各种直接方法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轻而易举地克服障碍。结果不仅对中国投资者有利,而且也将使美国经济受益。

中美、美印的BIT会谈:任重道远

       美国与中印两国之间的会谈进行的十分艰难,但谈判代表充分意识到与如此重要的商业战略伙伴之间签订BITs需要达成高品质成果,不应急于实现政治上的权宜之计。

       两项措施能够推动彼此强化:中美BIT发展进程远远超过美印BIT谈话进程,圆满结果的出现能够为印度与美国接触施加竞争压力。此外,美国与11个国家之间开展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获得的成果将很有可能促使美国方法与投资规定相结合,推动国际争端解决,实现BIT未来发展。

TPP在美国将何时真正生效?

       虽然TPP基本达成协议,但其正式运行还早。在国会领导和行政部门的密切合作下,TPP实施法案将会在2016年的前几个月内准备就绪,并在2016年夏天前完成讨论和投票。一旦国会领导和行政部门之间产生摩擦,那么这一草案的巩固将会推迟数月或更久。仅仅是在美国,即便是最乐观的情况,也要到2017年才能真正开始实行。

中国:美国总统竞选中一项处理不当的问题

       随着美国大选的推进,目前我们看到了候选人在对华关系方面四年一度的惯例再现,候选人要么忽视这一问题,要么则扮演煽动者的角色。尽管随后具有煽动性的竞选言论将很快被人们忘记,但竞选活动言不由衷的言行会在中美两国关系当中引发不必要的怀疑与仇恨。总统候选人需要记住,一定要将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首要重点。

追逐东方巨龙:俄罗斯向中国示好

       当俄罗斯领导人谈及俄版“重返亚洲”及与中国的战略性伙伴关系时,难免不会吓到西方国家。在这谈笑风生的背后,许多俄罗斯人却为中国可能在其双边关系中占据主导地位而担忧,而中国为俄罗斯对抗西方的行为可能失控而忧心忡忡。对于中国而言,其仅仅期望通过俄罗斯获取通往欧洲的开放道路,然而,这却不在俄罗斯的如意算盘中。

G20的首要任务:加强多边机构建设

       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到气候变化,从网络安全到网络割据,当今世界所关心的问题,远超一国纯粹国家利益的范围,而在面对这些问题时,当下的各国政府却手足无措。G20始于以推进全球化为宗旨的多边机构,其存在的正当性主要源于这一目标,加强国际协作从而使得全球化更好地发展,这是G20的首要任务。

欧盟的对华政策:新一届欧盟委员会的优先选择与策略抉择

       新一届欧盟委员会的成立,对于欧洲重新制定其对华政策是一个良好的时机。面对中国内政和外交的转型,欧洲制定高效的对华政策显得更为紧迫。由于欧盟在亚洲地区缺乏战略性的军事力量,因此如果它想要得到中国的尊重,那么保持自身的经济健康就更为重要。具体来看,欧盟应当首要考虑它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除贸易和投资外,欧洲需要将合作的重心放在双方都有志做得更好的领域

中国将目光投向拉丁美洲

       当美国将目光投向亚洲时,中国明确开始对拉丁美洲进行重点投资支持。过去几年,中国“基建设施投资的地缘政治”已经在拉美掀起了一阵风暴,但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却很少关注到这一情况,特别是美国。

IMF表决制度现状、发展与展望

       未来IMF表决制度该如何改革?第一,应尽快推动2010年IMF改革方案通过。第二,应深入推动份额及决策机制的改革。第三,发展中国家自身应积极推动改革。而若想在IMF中获得更大的话语权,显然提高本国的经济实力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