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与金融

印度应避免人口红利成为负担

       印度经济最大的优势之一是其庞大的劳动年龄人口。然而,如果印度的年轻人口找不到工作,那么这项优势就会迅速变成火药桶,近期哈里亚纳邦失业问题引发的骚乱就证明了这一点。印度就业增长的最大障碍是过时的劳动法规。这些法规的改革问题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已进入议事日程,却一直没有进展。人口红利将为印度提供千载难逢的机遇,因而理应强调实施改革的理由。

中国应该效仿美联储进行重新平衡

       如果中国重蹈日本危机治疗之路,采用过度的财政和货币扩张(最近被称为安倍经济学),中国很有可能出现长期的经济停滞。因此,中国和日本应效仿美联储目前试图收紧货币政策的做法。

刺激、改革与新常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教授以《刺激、改革与新常态》为题,在第81期鸿儒论道分享了他对当前经济形势的看法、政策应对及对经济新常态的理解。面对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国内外投资者信心不足,黄益平认为,增长速度往下走理论上很正常,新常态下经济增长速度就是要往下降。当政府不断被动往下调整增长目标时,信心难免受挫。导致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一是周期性因素,一是结构性因素。

       未来5-10年,中国经济增长最可能保持在什么样的速度?很多主流机构和学者一致认为可能维持在6-7%之间。对此,黄益平则保持一贯谨慎乐观的态度。而中国经济下一步如何走?黄益平指出,通过刺激资产市场来支持经济增长是有相当的风险,短期内在宏观上去杠杆是很难,微观上要去产能就必须对负债比较高的企业下手。

“8.11”人民币汇改与人民币前景展望

       “8·11”汇改前,中国资本外流主要是基本面原因,而汇改后,资本流出压力加大已非单纯基本面原因:单边贬值预期是资本外流加速的重要原因。但是,外汇储备减少未损我国基础对外支付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汇改的前景可能有三种,无论哪种前景,政府的应对措施首先是目标要早点确立,没有什么最佳方案,方案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坏,想清楚了,其次一定要让手段工具和目标一致,首先提高承诺可信度,才能提高目标可能实现的概率。

大钢铁企业的困境:贸易限制疗法比弊病本身更糟糕

       毫无疑问,中国的政策直接导致了钢铁价格偏低的现状。然而,对美国而言,限制进口是一个错误的政策回应。100年前经济学家们就已经认识到,对进口国而言,增加进口限制对本国经济造成的损害要比对出口国造成的损害多。

特朗普如何解决国债问题

       美国面对着严峻的债务问题,如何应对?目前大选的两位候选人都有各自的方案,但无论哪种方法,美国经济和美国人都将是其中的输家。

中国的债务:比想象中糟糕,但或许不会成为一个问题

       中国面临债务问题,实际情况可能远比多数统计资料显示的严重,但如果据此预测中国将会出现金融危机,那就是对中国经济和政治运行模式的不了解。在维稳的政治指导下,中国债务的出借方很有可能允许以不同于西方国家体系的方式进行债务重组,因此,“定时炸弹”短时间内不会被引爆。

如何看待中国经济增长?

       近来,国外多家媒体曾大肆报道“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触及25年来的新低”,其实,这些报道是过度反应了。而如果GDP数据并未出人意料,那么我们是否要为中国金融市场的细枝末节而担忧呢?换言之,近期中国股市的迅速下跌,是否预示着实体经济将呈现动荡走势?对此,PIIE的研究员认为,中国股市下跌并未传达出与2016年中国经济有关的任何全新信息。

中国过去对美国就业的拖累不应掩盖掉未来自由贸易所存在的利益

       由David H. Autor, David Dorn, 以及Gordon H. Hanson新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中国加入WTO导致了美国截至2011年为止共丧失240万个工作岗位,PIIE的研究员对此并不认可,指出自由贸易的最终效果如何应该放在好几代的时间里进行考察,而不是仅仅使用10年的时间来判断,自由贸易带来的利益是长期的,但是成本是短期的。如果美国经济已经付出了这些成本,美国应该通过说服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更多国家向美国开放出口来获取自由贸易本应带来的巨大收益。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展望

       今年年底,WTO将会有一场针对是否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MES)的诉讼战,在本文中,我们将跟进相关最新进展。尽管亚太地区很多国家已经承认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是中国的几个主要贸易伙伴并未作出明确认定,考虑到当前对于自由贸易的怀疑氛围以及给予中国MES认定所需满足的国内标准,美国和欧盟似乎不太可能在2016年底之前就承认中国MES达成政治共识,中国的其他贸易伙伴包括加拿大、日本、印度以及墨西哥是否能够给予中国MES认定也尚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