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贸易

为何中美贸易战或不可免?

       中美双边贸易摩擦已然司空见惯,这些年间虽几经起伏,但通常局势可控。过去八年中,中美关系经受了各种压力和耐心的考验,华盛顿和北京都保持了相当的克制。双方政府都颁布过一些贸易限制措施,但这些限制都基于国际社会公认的国际贸易政策。虽然特朗普的当选让贸易战极有可能发生,但是真正让贸易战发生的是美国长期以来在中美贸易中的弱势地位。

什么是市场经济?

       当前任何公认的市场经济都是自由市场与政府干预的混合物。识别一个国家是否是市场经济依然是一个多维度的程度问题。所以判定一个国家是否是市场经济是比较困难的。美国政府反对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动机大部分是出自贸易保护主义,与经济自由无关。像欧盟各国政府一样,美国政府的这种措施也是为了回应本土产业和工会游说集团对来自中国生产者的竞争的担忧。

大钢铁企业的困境:贸易限制疗法比弊病本身更糟糕

       毫无疑问,中国的政策直接导致了钢铁价格偏低的现状。然而,对美国而言,限制进口是一个错误的政策回应。100年前经济学家们就已经认识到,对进口国而言,增加进口限制对本国经济造成的损害要比对出口国造成的损害多。

中国过去对美国就业的拖累不应掩盖掉未来自由贸易所存在的利益

       由David H. Autor, David Dorn, 以及Gordon H. Hanson新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中国加入WTO导致了美国截至2011年为止共丧失240万个工作岗位,PIIE的研究员对此并不认可,指出自由贸易的最终效果如何应该放在好几代的时间里进行考察,而不是仅仅使用10年的时间来判断,自由贸易带来的利益是长期的,但是成本是短期的。如果美国经济已经付出了这些成本,美国应该通过说服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更多国家向美国开放出口来获取自由贸易本应带来的巨大收益。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展望

       今年年底,WTO将会有一场针对是否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MES)的诉讼战,在本文中,我们将跟进相关最新进展。尽管亚太地区很多国家已经承认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是中国的几个主要贸易伙伴并未作出明确认定,考虑到当前对于自由贸易的怀疑氛围以及给予中国MES认定所需满足的国内标准,美国和欧盟似乎不太可能在2016年底之前就承认中国MES达成政治共识,中国的其他贸易伙伴包括加拿大、日本、印度以及墨西哥是否能够给予中国MES认定也尚未可知。

是时候抛弃(对中国的)非市场经济待遇了

       主张应该维持对中国进口商品实行反倾销政策现状的这种言论,实际上在试图从多个方面针对目前中国非市场经济体名称存在的问题进行构陷,从而误导舆论导向。但是,这些问题并没有违背WTO规则。中国仍然不需要证明它符合市场经济地位的标准。同时,结束了非市场经济待遇并不会让其他国家抵挡不住“不公平”的贸易做法。

中韩自由贸易协定,没那么乐观

       中韩近日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涵盖了总额达3000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就贸易额角度而言,这是韩国本世纪签署的所有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中数值最大的,但从自由化深度、贸易与投资政策涉及的范围来看,中韩自由贸易协定远非尽善尽美。尽管未来20年里,中韩双方同意撤销大部分双边贸易壁垒,但双方的基础关税改革附带广泛的例外条款,而服务业和投资市场的重要准入谈判被延缓了数年。简单地说,中韩FTA令商界领袖和贸易专家深感失望。

美国服务部门:被忽视的TPP赢家

       最近,TPP已成为所有媒体的热点话题,各种分析纷至沓来,比如《华尔街日报》强调美国农业、制造业以及科技公司将是TPP的赢家,然而,人们却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一个大赢家,那就是为数众多的美国服务部门。

中国投资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更新视角的时代来临

       十多年来,中国认为中国投资者在试图收购美国公司时受到了不寻常且政治化的对待,很多人认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滥用“国家安全”作为借口阻碍中国投资,妨碍贸易。

       但是,PIIE的研究员指出,现在,是时候以一种更新和调整后的视角来看待CFIUS程序近几年的变化趋势了,特别是考虑到2009年通过了《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FINSA)。虽然CFIUS的做法不会为满足中国的需求而直接予以调整,但中国投资者可利用各种直接方法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轻而易举地克服障碍。结果不仅对中国投资者有利,而且也将使美国经济受益。

中美、美印的BIT会谈:任重道远

       美国与中印两国之间的会谈进行的十分艰难,但谈判代表充分意识到与如此重要的商业战略伙伴之间签订BITs需要达成高品质成果,不应急于实现政治上的权宜之计。

       两项措施能够推动彼此强化:中美BIT发展进程远远超过美印BIT谈话进程,圆满结果的出现能够为印度与美国接触施加竞争压力。此外,美国与11个国家之间开展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获得的成果将很有可能促使美国方法与投资规定相结合,推动国际争端解决,实现BIT未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