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凯:利益“关天”

应对全球变暖,是一件“关天”的大事,但这背后最大的症结却是利益。

全球变暖,可以看成是老天爷对人类开出的一张罚单,推动近现代经济增长的便宜且容易利用的矿石燃料,被科学证明会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气候变化。目前的现实是,人类必须得为自己的排放买单。就像原来倒垃圾不要钱,堆得多了,就必须得雇人清理一样。取决于人类想下多大的决心遏制全球变暖-比如说究竟只是减缓变暖的速度还是彻底逆转变暖的趋势,抑制全球变暖所需要的成本根据耶鲁大学的Nordhaus教授估算,现值可能会在几万亿至几十万亿美元之间。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那这件事情就变得相对简单,不管是多大的成本,最终都要由这个国家来承担。但问题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国家,国情历史大不相同,这张巨额的罚单究竟在各国之间如何分配,就成了关于全球变暖问题谈判最核心的问题。所有国家,做出的任何减排承诺,最后都会有一张价格标签,承诺的越多,价码也越高。

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虽然对整个人类而言,遏制全球变暖会带来额外的经济成本。几万亿甚至几十万亿原来可以花在别的地方的钱,现在必须用来治理排放。但这同时也创造了一个几万亿到几十万亿的崭新市场,对具体的国家而言,谁的排放成本最低,谁发明了最高效的替代能源,这也是实质性的机遇,对中国而言尤其如此。

首先,中国的减排成本应该是排放大国中相对较低的。和发达国家的高排放已经成为了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不同,中国的高排放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来自工业化的进程,因此中国减排的弹性和空间都要远远高于发达国家。即便没有任何新的技术突破,通过从高排放行业向低排放工业转型,通过采用已有的更先进更干净的技术,中国都可能实现大幅度的减排而不伤害经济增长。可以说,中国在这个几十万亿的新市场上天生的就具有“比较优势”,如果中国在未来的全球减排条约中不承担过度的义务,做得好了,中国并不是完全没有希望成为一个“减排”的净出口国,换句话说,那些减排成本更高的国家付钱给中国购买减排的成果。

接下来就是在新能源领域的竞争。新能源不仅能够降低自身减排的成本,那些占领制高点的国家,更可以通过出口技术和产品来拉动经济增长。中国的制造业早已具备了用最低的成本将技术变成产品的能力,在生产的方面中国不惧怕世界上的任何国家。即便从新能源技术上说,中国也并不落后,在电池,太阳能和电动汽车等领域,中国甚至还有一些自己的长处。如果把价格和激励机制理顺了,比如说让传统的煤和电的价格更充分的反映真实的成本,包括环境成本和安全成本,中国的新能源产业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整件事情对美国而言则有着相当不同的含义。美国的减排成本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的-开大车,住大房,住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区,已经是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这里面没有一件是节能的,也很难改变,特别是房子。而作为世界上无论用人均,历史累计或者总量衡量都是数一数二的排放国,美国毫无疑问必须在任何实质的国际减排条约中承担最大份额的减排义务,应该不会少于20%,也就是几千亿到几万亿美元的额外成本。因此对美国而言,发展新能源,是一件没有太多选择的事情,否则未来的经济增长很可能会受到沉重减排成本的拖累。和后发国家不同,美国没有成本优势,也没有国家可以模仿,美国只有通过发明最好的技术,才有可能在新能源领域具有竞争力,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可以在遏制全球变暖的问题上更高姿态一点,机遇都是一样的,但我们面对的挑战却要比美国小多了。

原文发表于《瞭望东方》;文章链接:http://kaieconblog.spaces.live.com/default.aspx?wa=wsignin1.0&sa=197898967

1个评论 to “郭凯:利益“关天””

  • yidao 说道:

    关于美国能源消耗巨大的问题,仅仅用开大车,住大房子来解释,恐怕还显得很单薄。气候问题要解决的是将来的时间内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对于这个目标来说,究竟住大房子,开大车;与中国蓬勃发展的工业和交通运输工具将要制造的温室气体的排放量比起来,究竟何者才是人类更急迫地需要解决的问题呢?
    美国和中国作为大国来说,对于气候变化导致的自然和社会问题都有各自的责任。作为解决气候问题的步骤之一,无疑中美两国也要针对自己的问题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最近听新闻报道,中国准备建立世界上最大的风力发电基地。这个可以看作是中国解决新能源问题的一个动作。然而,如何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并不能仅仅用新能源建设来代替。即使用所谓的碳交易也未必能解决问题。正如气候大会中某个国家领导人说的:我们的未来不是可以用钱购买的。在气候问题上,中国作为目前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并且要在解决经济继续发展的问题上改善气候状况。这种挑战和困难,包括自然问题和社会问题上的困难,比美国大得多。在解决气候问题,造福世界人民的挑战前,中国要负担的责任也大得多。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不是要采取与邻为壑的态度,无疑中国要做出非常困难的抉择。

    某种程度上,我觉得中国作为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在解决气候问题上也要承担最大的责任。

    某种程度上,我很希望那些认为气候变化的危险是杞人忧天的观点能最后被证实。

  •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