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强:变化已经开始–后哥本哈根时代的全球气候政治

 

哥本哈根会议是闹剧还是表演,失望还是满意,成功还是失败?历时13天的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终于落幕,当万名与会代表如绿色和平执行干事长库米·奈都嘲讽的“如罪男罪女一般逃向机场”之后,却没有留下答案。联合国第15次气候变化会议究竟留给世人怎样的结果,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所称“一个新的开始”,还是愈加失控的全球气候政治和随之而来的气候变化?一切都几乎湮没在大会含糊的文本和世界政客们闪烁的言辞之中。

如何认识这样一个近乎戏剧性的结果?回顾13天的会议进程,透过难产的会议文件本身,后哥本哈根时代在12月18日到19日的漫长黑夜里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到来了,变化已经开始。

首先,海岛国家和非洲集团的声音打破了僵局。与历届气候变化大会显著不同,哥本哈根会场内已经听不到太多非政府组织的声音,丹麦警察也在街头以暴力和大规模逮捕的方式对付要求气候正义的抗议者和施压团体,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两个阵营的截然划分把会场气氛搞得死气沉沉,似乎在发达国家集团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的不可调可的矛盾,欧美提出的每年100亿美元补偿在77国集团主席卢姆巴-迪安平的反唇相讥之下似乎只够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棺材本”。

然而,最易受气候变化伤害的海岛国家和大部分非洲国家对气候变暖的怀疑论调、对围绕补偿额度多少的争吵、对什么是“共同而又区别的责任”的喋喋不休再也无法忍受。他们要求,当务之急是将防止气候变暖的承诺控制在1.5摄氏度,而不是两摄氏度。即使两摄氏度,对海岛和非洲国家来说,也是不可承受之轻。迅速采取行动、防止气候变暖,才是所有地球国家的共同责任。

随后,更引入注目的变化仍然来自 “77国集团”和所谓“发展中国家”阵营,几个新兴工业化国家站了出来,表示主动承担减排责任和援助义务,打破了人为却过时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二元划分,也是京都议定书的原则性规定。在哥本哈根会议后半程,新兴经济体的排放和减排责任逐渐成为焦点,取代了前一周的话语主题即气候正义问题。作为美国之外的排放主体,新兴经济体的排放增加量成为1997年京都议定书之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增加的主要部分,如果不承担相应责任,显然无法达成气候变化控制在2摄氏度的目标。修改京都议定书的过时原则,将介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减排责任反映到新的公约之中,迅速成为会议共识,几个新兴经济体国家代表团的立场也随之改变,对中国坚持京都议定书的立场打击尤大。

巴西总统卢拉在周五的发言中表示,巴西愿意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而且理解和支持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关于体系透明化的主张,并反对大会仅以简单的“政治声明”结束的形式。韩国总统李明博也表示愿意由韩国主办1012年第18次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为推动气候政治做出贡献,这些新兴经济体的立场宣示,立即受到许多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家的高度赞扬,卢拉更被美国气候特使斯特恩称赞为“展现了全球领袖”的风范。

然而,当世界最大碳排放国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扰,即坚持“政治声明”而非有约束力的协议、坚持过时的京都议定书而非新兴经济体责任、坚持自愿减排而非可核查的透明度要求,激起了法国总统萨科齐和瑞典首相赖因费尔特的强烈指责,大会几乎就将在最后漫长一夜中如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事前不怀好意的预测中失败,美国代表团的努力改变了了大会进程,再次展现出全球领袖的地位。

周四,克林顿国务卿抵达哥本哈根,首次提出了增加发达国家援助总额到每年1000亿美元的目标,挽救了大会几乎失败的命运。周五的最后一夜,奥巴马总统在演讲结束后与温家宝总理进行了一个小时的私人会谈,然后积极斡旋,在25个主要国家的磋商未果之后,一方面与欧盟领袖们讨论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与巴西、印度、南非和中国的领导们进行了最后的也是最为艰难的密室会谈,最终使得大会免于彻底失败,将达成约束性协议的任务留给了明年的墨西哥会议。

至此,虽然此次哥本哈根会议的结果虽然让几乎所有人失望,与中国代表团解振华“让所有人快乐”的承诺如南辕北辙,但是可以说,后哥本哈根会议的全球气候政治的新格局已经出现:发展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鸿沟悄然瓦解,在欧盟之后,一向保守的美国与巴西等新兴经济体一道,已经成为全球气候政治新的并列领袖。巴西和德国等国早日进入联合国安理会、加速改革联合国的呼声再度高涨。发达国家之列的日本因其单独提出每年100亿美元援助并主动提高到150亿美元的姿态,大大增强了影响力。另一方面,哥本哈根会议未形成有约束力的决议其最大受害者却是广大发展中国家,他们未能从哥本哈根会议之后及时获得三年过渡期的援助。几乎所有的非政府组织也对会议结果抱以失望,对联合国框架内能否继续完成防止气候变化的使命感到怀疑。气候政治正在改变全球政治版图。

而中国,在哥本哈根的最后一夜,象征性地在透明度问题上做出了轻微让步,愿意进行减排信息的“志愿交换”,也为避免大会的彻底失败做出了关键的贡献。但与各国对中国“可以做得更多”的期望相比,不能不说,变化已经开始,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第一次面临前所未有的孤立和空前压力。因此,如何正确认识全球气候政治趋势以及如何切实推动国内减排转型,特别是在接受还是拒绝国际社会对排放“透明度”要求的选择、是否接受全球气候政治呼之欲出的世界政府对民族国家主权的削弱,将是未来一年内、墨西哥会议之前中国政府与社会面临的最为严峻的挑战。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3个评论 to “吴强:变化已经开始–后哥本哈根时代的全球气候政治”

  • S_niper 说道:

    说得有些道理

  • fallegend 说道:

    对这种文章还能说什么,脑残无极限。

  • yidao 说道: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虽然开始困难重重,不过,最后确实是在中国的一手努力下被摧毁的。原因很简单,中国不需要这个会议,也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从参加会议的是总理而不是主席就可以看出来。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必然也必须以获取自然资源和消耗自然资源为代价。这是中国这种制造业国家经济发展的必须。中国个经济发展速度决定了中国政局的平稳程度。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现政府坚持所谓京都议定书的目的就是很明显的,就是要让会议流产。可以说,这个目的达到了。作为世界上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可以预期,没有国际监督下,中国的碳排放还会继续增加。
    海岛国家现在能做的,恐怕就是一面祈祷,一面考虑是否有地区可以提供给他们全体移民了。
    我支持德国、日本、巴西、印度早日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废除现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制。

  •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