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蔚冈:有机食品应该缓行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机食品开始市场上大规模出现。那些具有有机食品标签的商品,其价格往往比其他商品贵30%-80%以上,一些蔬菜甚至是贵一倍以上。但是,还是有不少消费者对其趋之若骛。这是为什么?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使用有机肥食品共有8个理由,归纳起来,使用机食品归具有两大优势,一是健康,因为有机食品在生产过程中往往不使用化肥,它含有的化学物质就比较少,致癌物就减少。二是环保,有机生产鼓励使用天然物料,适量施肥及灌溉,减少了资源浪费,有助于提高农场内及周边的生物多样性。

果真如此?事实上有机食品并没有如我们想象的那么健康,同时,它可能也并不那么环保。首先,没有研究证明有机食品比非有机食品更加健康。化肥实际上是植物可以吸收的物质,化肥中氮、磷、钾、硫、钙、镁等营养元素与我们体内存在的营养元素和食物中的营养元素是相同的。化肥也是无毒的,化肥中的氮、磷、钾元素都来自于空气或土地,是自然中本来就存在的物质。同时,由于有机食品不使用化肥,它的产量往往比普通食品要低,这就意味着要维持同样的产量,就需要更多的土地,更多的将森林辟为耕地,这会导致更多的水土流失。而这,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环保。

让我们设想一个都是使用有机食品的世界吧。在这个世界中,我们不使用化肥,只提供有机肥料。最后,我们可能会发现这个世界并不美好。因为杜绝使用化肥和农药,导致病虫增加,粮食产量大幅度降低,粮食供给减少,从而引发粮价上涨。粮价上涨首当其冲的就是社会的最底层人民的生活,他们可能无法购买到所需要的食品而濒临饥荒而引发各种疾病。事实上,在目前为止,人类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有机食品的世界中度过。但是这个世界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并不美好,饥荒和贫穷总是与此相伴。在19世纪以前,人类在种植农作物的过程中不使用化肥,这是一个彻底的有机食品的世界,粮食的单位面积产量很低,粮食产量的增加只能够靠多增加耕地等原始方式。由于粮食供给不足,人的平均寿命很低,饥荒也往往导致疾病和死亡。也正是基于这样的一个原因,1798年,托马斯·马尔萨斯在那本《人口论》中提出了一个初步的结论:由于人口以几何级数增长,而食品供应只能以算术级数增长,这种供应和需求之间的差距迟早会导致战争、饥荒和普遍的悲惨生活。

但是马尔萨斯的预言并没有如期出现。1830年,世界人口达到第一个10亿;到2006年,全世界的人口达到65亿。在19世纪初,世界上仅有4.5亿公顷的耕地,现在耕地则是15亿公顷。与19世纪初相比,世界的人口总量增加到6.5倍,但是耕地面积只是增加了3多。这意味着,我们在单位面积所养的人口越来越多。那么,是什么导致了这个变化呢?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有机食品在供养着越来越多的人口。

一个可能的解释就是农业生产率的提高。在1900年,世界人口中有80%以上从事农业生产。在此之前的1300年到1800年间农业生产率基本上没有变化。这意味着农业产量的增加只能够通过提高耕作面积来实现。这时期农民生产的粮食只能够攻击自己的需要,很少有有剩余。在19世纪以前,制约农业生产率提高的因素主要是劳动力,而不是土地。在19世纪,由于收割机一类的农业机械的发明才使得劳动力不再成为生产的瓶颈,此间每吨小麦所使用的劳动力减少了90%。但是,土地生产率的显著提高直到1940年才出现。在1800年到1900年期间,单位面积粮食产量几乎是恒定的,可能在1800年以前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也没有大的变化。从20世纪30年代至今,世界粮食的单位面积产量增加了近两倍。那么,是什么因素导致了农业生产率的提高?

是农药和化肥等新技术和新物种的发明和使用,才使得劳动生产率有了成倍的增加。新技术是指农药和化肥的发明。20世纪三十年代,化学农药被发明出来。随后,由于其对提高农林果蔬产品的产量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化学农药逐渐得到广泛的应用。虽然早1828年,德国化学家维勒(F.Whler)就在世界上首次用人工方法合成了尿素,但是由于生产能力的限制和其他因素,世界上大面积的使用化肥到20世纪才变为现实。据统计,在各种农业增产措施中,化肥的作用大约占30%。而新物种的发明,也是粮食产量增加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就像杂交水稻的发明,极大地改变了农业生产率。20世纪七十年代前,中国的水稻平均产量不到4.5吨/公顷。自1974年以来,一个接一个的杂交水稻品种育成并推广应用,中国十三亿人口的吃饭问题迎刃而解。据悉,我国杂交水稻年种植面积已达1500万公顷,占国内水稻年总种植面积的59%左右,平均产量为7.1吨/公顷。

显然,这些化肥、农药和杂交水稻,他们既不是有机的,也不是纯自然的产品,它们都是知识创新而所带来的技术进步的产物。正是这些非有机的产品让人类走出饥荒笼罩的世界,才给现代工业文明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不难想象,如果人类都是依靠有机食品,那么这个地球能够养活多少人口?那将会带来多大的生态危机和社会危机?

不可否认,化肥和农业的使用也带来了一些副作用。比如由于盲目滥施农药而带来的全球性"农药三R"(残毒(Residue)、抗性(Resistance)和再猖獗(Resurgence))现象就是一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放弃使用化肥和农药,一眛的追求有机食品。否则,我们不仅仅无法解决温饱问题,同时还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

所幸的是,市场上出售的有机食品在总量中所占并不多,且愿意为此支付高价的消费者也很少。我们尊重那些愿意购买有机食品的消费者,因为这是个人的消费偏好,旁人无法指责。但是,有机食品的厂商并不能够因为其是有机产品而认为其比普通食品更加健康和环保,这种谬种一旦流传,不仅仅会带来个人消费习惯的改变,同时还会影响一个国家的粮食政策,最终影响一个国家的民生。在国际上,欧洲一些国家受到极端环保主义者的压力,在其国内给生产者予以补贴,大力推广有机食品。同时,这些国家在国际贸易中,往往设置绿色贸易壁垒来保护其国内的有机食品生产,实质就是保护其更低农业生产率的农业部门。美国和欧洲之间屡屡发生的农产品贸易纠纷就是其中的典型。

值得忧虑的是,随着一些似是而非的环保主义者的宣传,有机食品在中国似乎有星火燎原的趋势。作为一个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的发展中大国,在当前农业生产率还不甚高的情况下,中国没有理由跟随一些西方国家去大面积推广有机食品的生产。而是应该通过技术进步——比如杂交水稻和转基因食品——来提升粮食产量,通过加强政府监管来解决广大人民群众广泛关注的餐桌安全问题,同时,还要加强科普教育来驳斥那些不正确的食品安全和卫生观念,决不能指望有机食品来解决粮食安全和卫生问题。否则,中国人就永远回答不了"谁来养活中国"这个疑问。

 

作者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1个评论 to “傅蔚冈:有机食品应该缓行”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