טלפון הוט
portuguese-passport.online
הוצאת דרכון פורטוגלי
wallatours חבילות נופש, אליאקפרס
זימון ללא סיסמא, שירות לקוחות מנגו, לאומי למשכנתאות באר שבע
כמה עולה סיאליס בקופת חולים
turboforex отзывы
turboforex отзывы

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美国的茶党运动

инвестинг. ком
найк дисконт
олимп трэйд
茶党运动,作为美国现代的一场社会运动,兴起于2009年初,影响力日益增强,现已成为众多政治家、学者、媒体及普通民众热议话题之一。本报告将对此做些初步的观察。


一、茶党运动的背景与成因

一般可能会认为,在美国金融危机之下,失业率升高、按揭房屋被收回、个人面临破产,社会情绪的表现自然会趋向负面化。假如说是那些遭受经济危机重创的落魄者构成了茶党运动的主体,似乎倒容易理解些;但根据CBS等媒体调查[1],结果完全不同:实际中那些茶党抗议者的经济状况,通常要超出平均水平(占到80%)、且受教育程度也较高(70%的人大学毕业)。而就是这些较为富足、较有文化的人们组成了茶党的主体。在谈及抗议动因时,不少人言辞激烈地称自己的不满(dissatisfied)已升级为“愤怒”(angry)了。这就出现一个问题:既然他们遭受的冲击较小,为什么还要“愤怒”呢?下面将从三个方面来探析该问题的理解线索:

  • 联邦政府决策;
  • 个体感知反应;
  • 历史传统影响。

首先,让我们简要回顾一下美国联邦政府在茶党运动兴起前后的举措,见表一(其中涉及布什和奥巴马两届政府,时间跨度为一年,即从2008年7月到2009年8月,同时,为便于参照起见,表中还顺带附上茶党兴起的几个节点性事件)。

表一、美国联邦政府在茶党兴起前后所推行的政策计划(部分)

颁行时间

项目名称或目的

受助对象

相关金额

2008年7月30日 住房与经济复苏法案(Housing and Economic Recovery Act of 2008) 难以还贷的购房者 3000亿美元
2008年9月7日 联邦政府接管保护 房利美、房地美(Fannie and Freddie) 财政部向每家公司拨款1000亿美元,以弥补其各种损失
2008年9月16日 金融救市 美国金融集团(AIG) 先期注资850亿,后来又相继追加800亿、378亿美元
2008年9月20日 不良资产救助计划TARP

(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

出现困境的按揭资产 7000亿美元
2008年10月3日 维护经济稳定紧急法案(Emergency Economic Stabilization Act) 多项特定项目 7000亿美元
2008年11月14日 房贷公司救助 房地美 申请253亿美元,实际拨付了138亿美元
2008年11月23日 金融救助 花旗银行 注资200亿美元,并吸收其不良资产
2008年11月25日 经济刺激 证券市场 美联储与财政部共同宣布为提高股市信心投资2千亿美元

2010年1月20日 奥巴马入主白宫

2009年1月23日 救市 23个特定项目 3.86亿美元
2009年1月30日 救市 42个特定项目 12亿美元
2009年2月10日 金融稳定计划(Financial Stability Plan) 金融市场 财长盖特纳宣布为购置不良资产拨款1000亿美元
2009年2月17日 奥巴马总统签署《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American Recovery and

Reinvestment Act)

旨在刺激经济 7870亿美元
2009年2月18日 政府宣布一项“宽泛”的房屋按揭救助计划(Home mortgage rescue plan) 行将断供的购房者 斥资750亿美元,希图避免房屋被银行收回。
救市 刺激经济 500亿美元
为房贷公司注资 房利美和房地美 财政部长宣布将对两公司的分别注资的规模从1000亿上调到2000亿美元。

在“房贷救助计划”颁布次日,即2009年2月19日,美国国家广播公司财经频道评论员桑特利(Rick Santelli),在芝加哥交易所做现场直播时“大放厥词”(rant):

“如果您邻居不加考虑贷款买了套大房子,结果却还不起贷款,你们有多少人愿替他交这个月供呢?奥巴马总统,您在收看节目吗?假如我们因此都不还房贷了该怎么办呢?这会出现道德风险啊!”

桑特利进而呼吁:7月份[2]在芝加哥掀起一场茶党运动。

当时,这番话在直播现场就立刻引起交易所工作人员的热烈响应;随后该电视台做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94%的答卷者愿意支持桑特利的芝加哥茶党运动。[3]

桑特利在那五分钟电视节目中近乎狂放的言辞,激起了很多美国人心底的共鸣,在后来普遍被认为是现代美国茶党运动的导火索。

2009年2月26日 维护金融部门的稳定 金融部门 7500亿美元
房利美申请为其损失再注资252亿美元 房利美 财政部最后批准152亿美元
2009227,美国各地发生了约50起示威活动。

在桑特利发表谈话之后一个星期里,各地“茶党”织纷纷自发组织起来,不过他们觉得要等到桑特利所说的7月份,那太慢了;因此决定马上进行全美总动员。一场茶党运动的热潮由此在8天之内就酝酿成熟、并付诸实践、在政治舞台上亮了相。

2009年3月2日 金融注资 美国国际集团 298亿美元
2009年3月3日 经济刺激 特定项目 200亿美元
2009年3月4日 根据“业主责任与稳定计划”(Homeowner Affordability and Stability Plan)的行动 业主 承诺用750亿美元来对抵押贷款进行重组
2009年3月11日 房地美要求弥补亏损 房地美 获得308亿美元
2009年3月19日 汽车行业救助 汽车零件生产商 为避免其破产,提供50亿美元
2009年3月31日 房贷公司 房利美、房地美 再获460亿美元
2009年4月9日 经济刺激 两项计划 35亿美元
415是美国个税申报截止日。而在这一天,包括纽约、华盛顿、波士顿、洛杉矶在内的数百座美国城市中,以“茶党”为旗号展开的抗议游行活动超过了300起。抗议者指责联邦政府推行经济救援计划、挽救金融公司及大企业等高达36000亿美元的庞大预算案。当日举行此类抗议活动的城市,原计划只有40个,但实际却超过800个,示威民众或达百万。
2009年5月8日 房贷申请弥补亏损 房利美 上报亏损232亿美元

获得拨款190亿美元

2009年5月12日 房贷申请弥补亏损 房地美 上报亏损99亿美元

获得拨款61美元

2009年5月21日 经济刺激 一项计划 75亿美元
2009年5月27日 救助汽车行业 克莱斯勒公司 70亿美元
2009年6月3日 救助汽车行业 通用汽车公司 230亿美元
2009年6月8日 经济刺激 某一项计划 300亿美元
2009年6月10日 股市救助 购入有害证券 300亿美元
2009年7月4日国庆节那天,数百万人在全国各地举行了茶党示威。据说,当时的茶党组织已经多达1505家。[4]
2009年8月6日 房市救助 房利美 107亿美元

注:表中数据源自网上(包括美联社等)。

综观上表,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联邦政府的预算就需要三、四万亿美元;而用途大致是经济刺激、救助房地产业、汽车业、及金融业,受惠者不仅包括各大公司,也包括某些公民。表中虽然没有包括民主党医改方案(那是在更晚些时间才通过的),但医改计划也应该属于同类性质,即预算额高,受到强烈反对(12月13日弗吉尼亚州法官抵制奥巴马的医改方案,称其违宪,各茶党组织额手相庆,即见其不满之一斑)。

换个角度看,联邦政府所推行的政策,从某种意义上讲,似乎都是着眼于服务国计民生而设的。比如,按照当局的解释,在其经济刺激计划的作用下,会降低美国民众的失业率(声称将超不过8%[5]);在“房贷救助计划”下,很多换不起房贷的购房者,就有可能保住其房产,从而努力使“居者有其屋”;而民主党的医改方案更是令人神往:“让人人享有体面的医疗保健服务”[6]、“让人人都不会因病致贫”[7]。应该说,所有这些政策的设计中都具有善意成分,以至于有些美国人还觉得“奥巴马是真心希望为人民服务”[8],而且当局在被“大嘴”桑特利诘责时也曾反唇相讥:“我怀疑他根本没有领会了房贷救助计划的本质”[9]。无独有偶,布什在为其救助政策辩解时也曾表示他之所以大手笔拯救华尔街“旨在保护美国人民”[10]、且为此不惮于牺牲其民意支持率,俨然是“民众尚未理解其良苦用心”。

或许联邦政府的执政逻辑过于高妙、或许常人的理解水平有限,但茶党运动正是由这些“常人”发起的。特别提一下前文讲到的导火人物桑特利。他在电视台“大放厥词”之后,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称他为“无恻隐之心的傻瓜”;但更多的人则更愿意将他看成“皇帝新装”童话中的“笨小孩”。童话中说“只有笨蛋看不出一等布料”,同样,政治家散布了一种“常人不能领会政府决策的高明逻辑与良苦用心”之预设。但正是这个傻愣愣的老“小孩”桑特利(时年五十七岁),鼓足勇气在电视节目中反馈出了他那简单的感想。结果大家纷纷附和:“是的,皇帝没有穿衣服;政治家的‘善意’,我们理解不了。”进而各地民众纷纷通过电话、互联网、街头演讲等形式奔走相告、互相串联,在桑特利2月19日的“电视胡话”之后仅仅8天之内,就组织起大量的茶党组织,而到2月27日,茶党运动便迫不及待地在美国各地正式登台亮相了,远远提前于桑特利本人所呼吁的七月。

而后在4月15日全国大示威之前的一个半月内,有数百家茶党组织相继在美国各地宣布加入茶党运动。据说,现已增至近两千家。其发展态势堪称猛烈,且影响力日益凸显,据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和《华尔街日报》2010年1月的一项联合民意调查,41%的美国人认可“茶叶党”,相比之下,只有35%的人认可民主党、28%的人认可共和党。在美国2010年中期选举中,茶党更是尽显“黑马”之势,到11月2日至少有两名茶党候选人赢得参议院选举,在美国政治史上写下新的一笔。

再回到我们的问题:面对美国联邦政府带有“善意”的政策,茶党人为什么还要表示“愤怒”、且不断取得支持呢?接下来,我们再从“个体感知反应”的角度来考察一下,见表二。

表二、普通民众对联邦政府举措表示不满的典型理由(部分)

序号

当事人

身份

境况

不满理由

1 Jenny Beth 开发经理,影响力很大的组织“茶党爱国者”(Tea Party Patriots)之协调人 丈夫的公司倒闭后,只好多做几份兼职才能保住房子。此时,听说政府通过法案,拯救华尔街濒临倒闭的银行 “我愤怒:并不是因为政府没有拯救我丈夫的公司,自己的公司破产确实令人伤心,但这是市场机制的一部分——让我愤怒的是政府没有必要进行干预,让一些本该倒闭的公司继续生存下去。”
2 Matin 家政人员 因为无法负担房屋贷款而失去自己的房子后,听到了政府的房屋贷款救济 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负担房屋贷款后,其实也没试图去保住房子,而是决定“最好还是从头开始。”但听到政府居然“鼓励别人不为自己无法负担的房屋贷款承担责任”,她就出离愤怒了。[11]
3 Michael Patrick Leahy IT顾问,茶党组织“顶级保守派”(Top Conservatives)小组创建人(虽说是小组,组员其实超过1500) 信守传统保守主义 对民主党的上台、及对共和党的无能表示不满
4 Stacy Mott 全职妈妈 具有从政热情 不满政府人物公然说:“我放弃自由市场的原则,为的是拯救自由市场的体系”,担心民主党将同时获得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控制权,从而为所欲为地通过自己想要的种种提案
5 Keli Carender 教师 信守市场经济原则 觉得经济刺激计划是巨大的浪费
6 Rick Santelli 电视评论员 详见前文 不愿为邻居购买大房子后却还不起房贷分担责任
7 某人[12] - 注意锻炼身体、饮食注意、生活规律 为什么要用公共税金为其他那些因为“不注意锻炼身体、乱吃不忌口、生活无规律”而导致健康问题的人分担责任呢?
8 某人 - 诚实劳动、不参与炒股等活动 为什么要用我的钱为其他投机者的错误买单呢?
9 George Will 媒体人 奥巴马在为其巨额经济刺激计划论证时,提到此举将让失业率最高不超过8% 但实际结果却是10%,而且,没有下降的迹象。如此,则岂不是白白花了钱,或者原本就是个谎言?
10 John ohara NGO 信守自由理念 讨厌政府“多服务”(do more for me),而希求政府的“少服务”(do less for me)。甚至不要求政府做什么(ask government to work),而干脆别做任何干预(to get out of lives)。
11 Tom Bayer 越南老兵 参加4-15抗议人员 反对政府规模和加税倾向:“政府规模太大、花的钱太多,到时候钱不够了怎么办,只能征税”
12 Dale Robertson 海军上尉退休 信奉美国的立国理念及精神 “自由不是免费的(Freedom is not free)”“需要有座灯塔让人们回归建国先父们的足迹,…对那些让我们强大起来的价值观,我们必须抱守”[13]

注:信息来源有多项,大部分来自网上。

这种罗列还可以追加许多,从中,我们基本上可以认为:虽然导致很多“常人”愤怒的理由应该包括税负因素,但似乎远不止于此,其他意见也非常显然,譬如:

  • 有违公平

从表面上看,奥巴马当局推行全民医改、让无法还贷的业主能保住房屋,应该说这些设想不乏善意的同情心;但问题是执政者不是救世主,而即便是救世主,也会讲求公平、会根据个人行为之善恶予以奖惩,而奥巴马却为了结果的公平,不惜搅乱自然的因果关系、混淆权利的疆界。举个例子,甲的消费方式是挣一个钱、却想花两个钱,结果入不敷出,导致房贷还不了,甲作为独立人格,应负相应责任,尽管可能是痛苦的;但假如甲让自己陷入经济困境后,却转嫁给乙承担,而乙平常则克勤克俭、量入为出,那么,乙如果有盈余,就一定得被国家强制为房贷救济计划买单、或者说为甲买单吗?这样做的结果,虽然照顾了甲,但对乙公平吗?(当然高房价的事情,是另外一个问题,不在本报告观察之范畴。)

  • 激起不平衡

美国政府耗用公共财政,动辄几十亿、几百亿,或者救助这家银行,或者救济那家企业,而且,还表现出有理有据的姿态,以为从国库拨款补助几家大公司,就是在实现帕累托改进:即在并未损害任何人的情况下让这些大公司得以保住,或者还能产生放大效应,从而从长远看利于民生。但它殊不知“小惠未遍,民弗从也”的道理,也就是某些政策照顾了甲、却忽略了乙,一定会产生不平衡的。这从表二第1、第2号事例中可知。更何况,公共财政中也是有乙的税金的,岂能说没有损害到乙?第6号中的桑特利、和第11号事例中那位老兵的话就说出了这种关系。

  • “扰乱市场”

常言说:“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但自从凯恩斯主义问世以来,特别是在“罗斯福新政中国家干预经济”的范例之影响下,似乎国家就应该对经济发展承担主导作用,为此政治家就可以用推动经济发展的名义、按自身偏好,推出某些政策,结果往往会出现差错,对市场徒增本可规避的扰乱因素。奥巴马宣称其某项经济刺激计划可以降低失业率,结果反而升高,就有力地说明一点:政治家就是政治家,并不握有主宰经济发展的权力;而且因为政治家也是人,他(或他们)所做的某些预判性结论,往往不足为凭,即经济学上所说的“有限理性”。这样说来,各种经济刺激计划的正当性,本身的基础就有问题;且因为数额往往较大,激起民众强烈的反应,也就是自然之理了。

  • 决策中的民意表达

茶党要让决策者认识到,那些不受欢迎的政策之推出过程,并没能代表茶党人的意志,为了体现自己的存在,他们会发出声音,这客观上会对政治家构成一定的约束。如果说“没有约束的权力必然滋生腐败”,那么,茶党行动即便可能被有些人认为偏激,但客观上有利于促进公共财政支出的健康运行。而倘若决策者不问当事人愿不愿意,执意推行,就相当于没有尊重,而对于不尊重自己的人或者组织,也就不必尊重。这种原则,体现在当今的茶党运动中,就是如果政府不顾部分民众感受而以种种名义(包括以行善的名义)肆意花钱,这部分民众就会不顾政府的形象将茶叶包扔到白宫去。

应该承认,表二所列理由并非无所不包,所以,上述茶党运动兴起的因素自然也绝不是封闭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针对政府的宏观政策,个体的感知反应会凝聚为强大的政治力量。这一点,既体现在今天的茶党运动中,也体现在历史上的茶党运动中,下面就关于茶党运动历史渊源做些必要的陈述——

众所周知,茶党的得名源自北美历史上的“波士顿倾茶事件”。事件的主要相关方是英国东印度公司。该公司是国家控股,后来由于自身管理以及担负了英法战争的成本等因素,导致危机重重。于是,英国当局通过了《茶法案》,授予该公司在北美经营茶叶的特许权,以期能够挽救之,其情状或者也类似于今日白宫之拯救华尔街?

尽管北美消费者会因为该计划获得更便宜的武夷茶,但老茶党人还是对此表示极大的愤慨,因为一方面它违背了市场公平的原则、危及当地的茶叶生意;另一方面,这种指令的外生性(即没有本地民众的代表在决策圈表达意见、而纯粹是送来的)被认为是不合法的。

在这种认知的推动下,老茶党人利用各种手段来抵制茶法案,其声势之大,据说曾将东印度公司本来准备驶往波士顿的多艘茶船吓得半路而返,但还是有几艘硬着头皮来到了北美,结果被老茶党人登上去,将船上茶叶全倒入海里。

我们从“波士顿倾茶事件”中不难发现,茶党人所反对的也不完全是高税负。其实,有资料显示,美洲人民当时的税负水平并不算高。且不说英国政府直到1764年才开始向美洲直接征税[14],就是在1765年推出《印花税法案》之下,英属北美殖民地人均为英国财政贡献也还不到1先令,而英国本土则是每人26先令。[15] 这样看来,如果用苛捐杂税的说辞来解释“波士顿倾茶事件”中的茶党,似乎还不能概括出主要的促因,因为明显老茶党人争取的是征税程序中的正当性、以及决策中的代表权,再进一步说就是自由权之争。英国当局认为只要确保北美的土地是其所有,税负可以低、税项还可以撤(这都是史实),但主权还须操纵在不列颠;而美洲人恰恰就要争这个主权,最终导致了美国的成立,让原先的利益之争演化为主权和原则之争了。

从以上对老茶党所做的简述中,我们可以发现新老茶党的一些共通之处:

  • 反歧视性政策

在过去,东印度公司是政府控股的,可以享受出口免税和退税等优惠、还可以低价在殖民地倾销,而美洲人本土商人辛苦搞来的茶叶却要缴税,结果高价卖不出去,让这部分商人失去生计,违反了市场竞争的原则。今天,花旗银行、通用公司、房利美能享受政府救助,而很多普通小企业却不能,明显违背公平,是一种歧视性政策,人为地破坏了市场法则。

  • 决策中缺乏茶党人意志的反映

过去的茶党人喊出了响亮的“无代表不纳税”。今天的茶党人则为了抵制政府庞大的预算案,明确给自己的茶党名称赋予了另外一种寓意:拒绝再施加(不合理、或者不被认可的)税负,因为“已经征够了(Taxed Enough Already)”。不仅征税层面的合法性要有代表,而且在税金支出层面也须获得纳税人同意。伦敦当局不问老茶党人愿不愿意,就向其施加茶法案;华盛顿当局则不问新茶党人愿不愿意,就向其施加种种计划。这些不顾及接受者心理的做法,即使披上“爱民”的外衣,也会被认为是对相关主体的不尊重。而茶党运动之兴起,正是印合了《圣经》所说的:“要想别人怎样对你,你就要怎样去对待别人(treat others the way you want to be treated)”。也就是说,政府如果不尊重民众,也就意味着政府就不希望得到民众的尊重。这种黄金法则恰如孟子所云:“君之视民如股肱,则民视君如腹心;君视民如草芥,民视君如寇仇”。

二、茶党运动的特点与诉求

前面提到,特定的环境(包括政策环境、经济环境、历史与文化环境)催生了“茶党运动”。该运动秉承了美国传统的政治思想,茶党人信奉“小政府”的政治哲学,认为过高的税收会消耗普通民众过多的财富,同时,国家权力也会因而过于膨胀。而许多美国人认为政府支出过大同样是有害的,因为这会导致更高的税收和更多的公共债务。茶党人认为,国家与普通公民一样,必须量入为出。就像生活在一个大家庭中一样,“如果能花的钱不多了,那就少花点。”[16]所以不妨说,茶党运动是美国公众发起的一场反对政府庞大预算计划(包括经济刺激、房贷救济、医疗改革等)、主张小政府、低税收、弱监管、同时崇尚市场自由原则的自发性社会运动。

茶党的立场更接近于共和党,茶党运动在中期选举中也曾助推了共和党的胜利。茶党人信守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不满民主党的政策主张,在 2008年总统大选中,这些茶党人中大部分都投票支持了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所以,他们原本就属于共和党阵营,只是对共和党的做法也有诸多不满,因而借茶党来表达自己的立场。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也利用了茶党运动带来的政治效果,他们接受了茶党的一些政治主张,将其转变为共和党2010年的竞选口号,例如削减政府开支、减少财政赤字等,一些共和党候选人还积极向茶党靠拢,以争取更多的选票。[17]其实,美国传统的两党制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有所变化,茶党运动在“初选”中已经成功影响了共和党的内部选举结果。所以,目前有些共和党候选人正式成为了茶党的候选人,只是因为他们希望得到“初选”中茶党活动家们的大力选票支持。

不过,茶党运动中虽也有些较大的组织,但它们中大部分都是以民间组织的身份运作,而非政党。例如成立较早、影响力也较大的“茶党爱国者”(Tea Party Patriots),它在全美有1000多个地方分会,2800多个茶党团体,但它的性质是在《美国国税局组织机构条例501(c)(4)》下登记注册的非营利组织。条例规定501(c)(4)的组织可以参与政治活动和选举,但与政党不同的是竞选不能成为组织的主要目的。

下面列出几家较大茶党组织的口号或宣传语:

·“茶党”的介绍:“茶党”是草根运动,… 要发出美国真正主人(即我们人民)的声音。…您加入“茶党”,就是在捍卫《美国宪法》和《权利法案》中所确立的伟大原则。[18].

·“茶党爱国者”的网站标语:财政责任、有限政府、自由市场[19]

·“茶党爱国者”的口号:恢复美国的立国原则,普通人也责无旁贷[20]

·“茶党快车”的网站致辞:“华盛顿政客们,你们不顾我们民众的意愿,大肆施行救市、超额赤字、政府干预经济、贸易限制、官办医疗及高税收等政策,让我们失望之极!假如你们认为我们可以默不作声、听之任之,或者认为我们的茶党运动只是昙花一现,那你们错了。我们要将我们的美国找回来。”[21]

·“茶党国度”的标语是:“保守主义者的家园,信奉建国者所谓的“天赋自由”,希望有限政府、言论自由、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国家和领土的安宁。”[22]

·转向茶党的组织——“我们的国家应该更好”(our country deserves better)网站的首页致辞:“当奥巴马赢得大选、且民主党掌控参众两院时,我们就知道美国将出现不利,当时我们并不清楚这种不利会怎样体现,现在我们日益明白了。国会民主党议员花钱如流水,动辄上万亿美元。决策者在违背纳税人意愿的情况下,将税金大肆挥霍出去。…… 我们需要您一起为保守主义信条而斗争、以造就美好而光明的美国。”[23]

综上所述,大约可以看到茶党运动的某些特征:

·草根性。茶党运动并没有单一的领导,是一个多中心的草根运动。虽然该运动的同情者中包括保守政治家萨拉·佩林及一些媒体人士,但为这场运动帮了大忙的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据说,家庭妇女在组织和联系方面发挥了突出的作用。但有时候,茶党运动会显得缺乏政治经验,不过,一些茶叶党人认为正是该运动的“业余感”表明其运动是一次真正的草根起义。

·自发性。从桑特利的即席电视讲话,到各大媒体的竞相报道,再到广大民众的普遍共鸣和响应,以至于通过网络、电话、出版物沟通思想、协同行动,无不体现出茶党运动的这一特征。

·无序性。到目前为止,茶党还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党。因为从性质上讲,政党是一定社会集团中有着共同政治意愿的人们自愿结合在一起、以取得政治权力为首要目标的政治组织。茶党虽然有较为明确的政治意愿,并也开始影响政治权力,但它缺乏统一的组织系统。茶党目前还只是一个有机的社会网络,是一个松散的政治联盟,大家主要是通过议题倡导和网络动员交流信息、开展集会。

·保守性。为了应对经济危机,奥巴马政府在过去两年里救两房、帮银行。这些开支加上780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给美国政府背上沉重债务。在很多茶党人看来,这简直忍无可忍。他们的理财观念保守,尤其一些中老年人,他们不曾加入房市投机潮的,也没有在华尔街投资中大捞一把。现在他们却不得不为投机客买单,忍受自身养老金账户随股市走跌而缩水,并担忧政府债务对子女一代的影响。因此,限制政府开销、限制政府权力、减少民众税收,就成为茶党人的一项突出的吁求。

·广泛性。最能说明这一点的就是:4月15日当天就有近百万“茶党”人在全国800个城市走上街头,抗议奥巴马政府的财政政策和税收政策。这是近年来美国规模最大的群体示威事件。此外,一年多来“茶党”运动风起云涌,各种“茶党”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茶党爱国者”自称在全美有1000多个支部。“茶党快车”是个全国性的巴士旅游活动,今年在23个州的48个城市停留后,于4月16日在首都举行数千人的集会,声称要在11月美国中期选举时把民主党议员们赶出国会山(而实际上的确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至少让民主党失去众议院的控制权)。“茶党国度”今年2月4日至6日召集了一次“茶党全国大会”,政治明星莎拉·佩林就是这次集会的演讲主宾。

或者可以说,这场运动的诉求就是捍卫个人自由、削减税率、终结对大企业的救助。茶党人担心,美国在奥巴马治理下会变成社会民主主义政府,那样一来,个人诉求将逐渐受到集体需求的约束(比如,奥巴马推行的医改法案,成为了现在茶党运动的焦点,因为该法案要求全国人们必须参加、购买政府提供的医疗服务,对于个人的选择权即构成了侵犯,而且客观上还会造成医疗配额、政府寻租、以及违背公平等弊端),而这恰恰违背了美国的根本价值观:即个人合法权利不可剥夺的思想(上文提到弗吉尼亚州法官判定奥巴马的医改法案违宪,被看做茶党思想所取得的新胜利)。[24]

三、茶党运动的组织和实施:一些实例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说,茶党运动乃是危机环境下、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政策取向(无论从支出数额、用途和方式来讲均受诟病)与很多美国人所抱守的“小政府”“个人主义”等思想背道而驰的产物。从这点看,茶党运动的兴起有一定必然性;而该运动之由桑特利激发、以茶党为旗号,又有其偶然性。同时,茶党运动究竟萌生了哪些组织、进行了怎样的活动、以及利用何种形式或工具,都不是确定的。接下来,我们就针对这茶党组织在实际中的组织与实施做些观察,见表三。

表三、茶党运动的组织和实施:一些实例

组织或活动名称

成立或启动时间

召集人(或协调人)

方式和宗旨

成绩或影响

备注

茶党(Tea Party 2009年2月 Dale Robertson 建立网站、同时四处宣讲 在全国各地举行了多场集会,希望重振美国原初的理念和价值观。
茶党快车(Tea Party Express[25] 2009年夏天 萨尔·鲁索(Sal Russo);

乔伊·维兹比基(Joe Wierzbicki)

茶党快车就是用巴士巡游演讲,想为参选人募集竞选资金,策划竞选活动,希望打败民主党人,以求撤销大预算、高税收、救济等“大政府”政策。 到2010年11月已经组织四次全国巡游活动,短短两年内,已筹集了超过700万美元的资金
茶党爱国者(Tea Party Patriots 2009年4月12日 艾米·克莱默(Amy Kremer) 建设了专门网站。5月申请成立非营利社团、并进行商标注册。 媒体对于该组织的关注不断增加。据维基百科讲,目前已发展2800个小组
Our Country Deserves Better 2008年8月,后来转向茶党 萨尔·鲁索(Sal Russo) 本来是因为不满于麦凯恩的竞选而设,但后来察觉到茶党的潜力,就向茶党方向投合。 通过多媒体手段为茶党人物的竞选活动造势、宣传小政府、低税收、尊重家庭等保守主义思想,反对奥巴马及民主党控制的国会。

顶级保守派(#tcot 2008年11月 帕特里克·莱希(Michael Patrick Leahy) 在Twitter上建立了一个有25名成员的联系组。2008年12月,他开始每周一晚上召开电话会议,建立了一个有着共同诉求的活动家网络。 莱希说,“我发现Twitter上有很多保守派,他们很有能力,却各自为战。短短数周内,我们发展了1,500名成员。”
“茶党国度”(Tea Party Nation 2009 Judson Phillips 开办、维护保守主义者的社交学习型网站, 召集了2010年2月4日到6日的“全国茶党大会”,萨拉·佩林做主旨演讲

四、茶党运动的问题与展望

从茶党运动兴起到现在还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其成就和影响力令人瞩目;但同时也显现出一些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下列几项:

·众多茶党组织虽冠以同一旗号,或抱有相似主张,但在具体操作中的组织效率不高、协调性差。例如,上面曾提到的2010年度“茶党全国大会”,曾受到很多茶党组织(包括规模最大的“茶党爱国者”)的抵制。而那场大会上拟邀的几位主旨演讲人中,也有好几位缺席,虽然萨拉·佩林应邀做了演讲,但由于会议承办方“茶党国度”向每位参会者收取了549美元的会费,给佩林支付了10万美元出场费,这种营利性让很多茶党组织感到不能接受,结果佩林也只好说她随后会将这笔钱捐给某项保守主义事业。[26]

·茶党运动中带有一定的情绪化,其结果虽然可以让参与者振奋、有利于集会氛围的营造,但多少有些盲目性。很多茶党人,包括很多茶党组织者在内,对于“会走向何方”的问题,都表示不确定。很能说明这一点的是《华尔街日报》文章中一位茶党人的话:“我们从没说过要组建广泛的网络。我们只是一群迷惘的人,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太清楚的认识。”[27]

·茶党运动或许具有负影响。虽然一般认为茶党人道出了美国民众的心理吁求,即简政安民,但其发展走势也让有些人担心,比如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就说:“茶党只是一些被共和党操纵的人群,是“政治阴谋的工具”。[28]毕竟,茶党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政党,它仍然是保守派政治团体的松散组合。茶党没有自己的独立候选人,它所支持的候选人无一例外都是共和党的成员。

·经费问题。目前,茶党运动基本上还属于自发性,举行集会、或重大活动,主要靠大量志愿者的帮忙,所需的经费则全部来自成员的自愿捐款。这样,就很难确保茶党组织能像一般的机构那样常态化和专业化运行,这恐怕会让茶党的政治“业余感”更加突出。

·政治纲领的具体化。茶党抗议的理由固然有一定说服力,但在抗议之后为了达到目标当如何重建的问题上,茶党往往缺乏具体的行动纲领,或者干脆搬出建国先驱们的思想和经验,但那些经验虽然珍贵,也毕竟是两百年前的事物,似乎还有待于再加工,从而推出更先进、更合宜、更具操作性的主张。

·活动偏好的分歧。有些茶党人满足于定期讨论会,或者只有在特殊时机,加入地区之间的联合行动;而有些茶党人则致力于政治竞选,积极要为参选人募集竞选资金、策划竞选活动;还有些茶党人希望保持无党派身份,只对时政提出意见,而不提名参选人参与政治选举。举例说,茶党爱国者于2009年8月正式成立了四人委员会,但因为各人做事好恶不同,不久即分道扬镳,甚至为组织的控制权而对簿公堂。

·代表人物的威信。茶党旨在实现美国民众的期望,最大限度地重塑一个正直,诚实的美国政坛,希望“驱逐”那些傲慢自大、自以为是的官员,而道理上,应该树立自己较为心仪的代表,但现在茶党中一般认定的代表(如佩林)之威信似乎还有待于提高,因为频繁出现常识性错误[29],即使支持者认为无碍,但多少会有损形象。同时,茶党运动还可能会将某些一般选民觉得过于极端、或不合格的候选人推上前台,从而让批评者容易指责茶党“偏执极端”、缺乏从政经验和必备学识、只会拿“政治炸药”吸引选民眼球等。[30]

·松散性容易让思想出现歧义、招致误解。由于茶党内思想参差不齐,所以,某些茶党人的想法,往往会被误解为整个茶党运动的体现。例如,尽管茶党人的思想其实多偏向保守,只是希望政府减少干预,根本谈不上偏激,但很多资料都将茶党描述为“自以为是”,比如有人就说:“茶党处处希望“毕其功于一役”,将美国联邦政府上百年来的扩张和改革完全推翻,他们相信自己才是保守派的正统,认为共和党主流已经被权力所腐化;他们推崇党外草根的力量,不信任任何政府和组织;他们处处扮演殉道者的角色,把每一次冲突都塑造成善与恶的对决…”[31] 但这应该说是一种以点带面的偏见,而这种偏见正来自茶党组织的松散性和诉求的多样性。

·组织人才对茶党前景的影响。国际事务评论家保罗·里博·冯·施里奇(Paolo Liebl von Schirach)对此有很深刻的分析:“如果茶党运动真的是一个不连贯、无纪律的组织发起的政治运动,如果这些茶党候选人中有太多的极端分子和“业余”政客,那么它必将失败。可是,由茶党运动所深挖出的问题却真实存在,如果两党(民主党和共和党)没有妥善解决方案,以后必将重新浮出水面。”[32]

·“茶党”的政治前景还受到松散性的制约。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卡尔法诺博士在接受《都市快报》采访时所表达的观点可做注脚:“就短期而言,茶党对共和党人重新控制众议院会有很大优势。可是,一旦‘茶党’支持的候选人成为议员或者官员,其松散的组织结构(包括州一级和地方一级的茶党协会)的弊端就会暴露无遗,如何形成统一意见、然后将这一信息传递给茶党在政府或议会的代表、并让这些代表在立法和行政方面采取行动,都是问题。换句话说,茶党作为一个反对现政府的机制是非常有用的。想想1773年波士顿倾茶事件,这件事之后就出现了美国独立运动。可是,茶党一旦进入立法或执政层面,就需要有效的组织结构,而这方面恰恰是茶党的薄弱环节。”[33]

五、茶党运动的意蕴

茶党在短时间里迅速发展的生动事实,充分证明其政治动员能力之强大。通过上述对茶党运动的综合分析,我们可以发现:

第一、 随着利益分化的加剧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民众通过组织化的方式进而影响公共权力的渠道日益多元化。[34]

第二、 以“波士顿倾茶党事件”为代表的美国建国史中蕴育着“对政府不信任、对政府权力随时保持警惕”的传统。

第三、 美国人拥有直接反对政府的权利。

第四、 国家的决策者不宜轻易放大个人的“恻隐”之心,因为这种情愫经常是片面的,用之己身尚可,倘若提高到国家层面,就会损害他人利益、甚至招致其他弊端,比如不公平成分与道德风险。突出的例证就是奥巴马为之辛苦奔走呼号的医改方案,实在是吃力不讨好。

第五、 政府开支的敏感性,无论如何强调都不过分。甚至在此方面可以适用科斯定理,即要明确财政的所有权人是纳税人的,而不是政府的。这样,无论在官僚机构的设置、还是在政府项目的推行方面,政府都不得不进行认真审议、充分考虑纳税人的意见。否则,纳税人就会认为:是政府先侵犯了纳税人权益、或者说先反对了纳税人,而后纳税人才起而反对政府的。假想在政府开支中充分尊重民意,那么纳税人就会觉得政府是自己同意的政府;而如果不这样,茶党人就会认为花他们钱的政府不是他们的自己人。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所以,茶党人非常喜欢说这样一句话:“当政府真心顾忌民众时才会有自由(When the government fears the people, there is liberty)。”也就是说,当政府真挚地感觉到其权力和税金是人民赋予的,也终归属于人民的时候,人民才会有民主自由的感觉,而茶党人认为其精神正寄寓于此。

第六、 在政治中,方法比动机可能更重要。换言之,不能认为某个救市计划、经济刺激计划、或者医改计划,出于避免金融波动、出于降低失业率、出于改善人民生活、或出于保障人民不因病致贫等等理想的动机,就率尔使之上升为国家政策。

第七、要尊重最起码的因果律。俗语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如果政治家怜悯行将破产的企业而用大众的钱搭救,且不说一碗水没有端平,更重要的是违背了常识性的因果认知,好似在外力作用下,如同要“种瓜得毛豆、种豆得西瓜”一般,岂不乱了正常的秩序和基本的逻辑吗?

最后,本着“洋为中用”的思想,尝试从美国茶党人较关注的几个维度出发,做些比较(见表四),以便考察该运动对中国的借鉴意义。

表四、新老茶党的关注维度与中国情况的比较

比较维度

老茶党

新茶党

中国的对应情况

税负水平 不高(见前文数据) 福布斯税痛指数排名第48位(全国水平)[35],但因为政府庞大的预算计划,不仅不能履行减税承诺,且有加高趋势 福布斯税痛苦指数排名第2[36]
政府规模 在独立前北美基本上是地方治理,政府应向不能算大 借用陈志武教授的分析数据[37]“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税收为2.4万亿美元,占GDP的18%,相当于8500万普通美国人一年的可支配收入。也就是说,为了支持美国政府的开支,需要8500万美国人的可支配收入” 还借用陈志武教授的分析数据[38]:“中国有5.4亿城镇居民、8亿农民,加在一起,去年(2006年)民间的可支配收入总共为10.7万亿元。也就是说,5.1万亿元的政府财政税收约等于民间可支配收入总额的一半。相比之下,美国民间的可支配收入总量为8.4万亿美元,2.4万亿美元的政府财政税收相当于民间可支配收入总量的约四分之一。由此可见,我们的政府规模大于美国政府。”


国家干预市场经济的程度 刚希望照顾一下东印度公司,就被“倾茶”了 希望加大调控,比如经济刺激、医改,希图照顾某些企业,但饱受茶党人的抗议。 单一计划经济条件下,干预经济的政策很普遍。改革开放后,逐渐调整行政和市场的关系,干预手段变少,目前,主要有: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平抑物价X条、打压房价Y条、央企、中字头等国有企业仍有待于进一步改革等。


民众在决策层有代表吗 伦敦国会没有其代表 相对有代表 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征税程序中要求民众同意吗 没有 一般要,但由于花用税金的环节没有征得同意,引发茶党人大闹华盛顿。 有听证制度。间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将部分征税权授予行政部门,例如《关于授权国务院改革工商税制发布有关税收条例草案试行的决定》等文件所示。

在花用税金时,每年全国人大会讨论全年预算案,原则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民众不同意,政府的对策 先撤销旧税,后来又加新税,当威胁到主权时出兵,被打败 认为民众有反对政府的权利,所以允许其合法存在,但政府可以争辩、并调整政策以迎合选民。 宣传、解释、教育、执行

目前,已有不少媒体开始关注茶党运动对中国的影响,例如卢一心的观察等[39]

这里再探讨一点,即美国当局之允许持不同意见的茶党存在,从某种角度看,也应视为一种政治文明的进步。茶党也许只是个插曲,但是它的发展却在显示:在某种制度框架下,如果民意能被最大限度地表达,并且是通过有序、合法的渠道,那么,就相当于有了一个健康的减震器,避免对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产生更大的破坏作用。[40]在这方面,著名学者、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钱满素先生已做有精辟分析与诠释,现引用如下,并以此结束本观察报告:

“美国早在十八世纪就初步建立了一套‘尊重反对派’的现代政治伦理,从此,美国人对反对派的合法性、对权力和平有序转移的合法性达成了全民族的共识,从而在根本上避免了权力转移中的暴力和激烈社会动荡。

“……在现代政治理念中,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已经是一个常识,根本不需要深奥的理论。想一想,大千世界中,各人思想利益不同,政见自然不同。思想的自由由大脑决定,不是法律可以赋予或剥夺的,所谓的思想自由其实指的是表达和交流思想的自由。所以只要承认公民有表达权,不同的政见就会出现。只要承认公民有结社权,相同政见的人就会组成反对派。只要承认选举权,反对派就有可能在获得更多民意时被合法地选为执政党。所以凭常识就可推断,在承认公民权利的地方,反对派的存在是必然的。

“天下为公,共和国不是一个家族、一个群体、一个党派所应私有、所能私有的。公民有表达意见的权利,包括表达不同的和反对的意见,因此反对派的存在具有合法性。难道仅仅因为某些人意见不同,就把他们从公民的范畴中开除出去吗?这不是像开除一个人‘球籍’一样荒谬吗?他们仍然是这个国家的公民,这是最基本的生存权。从认识论的角度说,反对派的存在也具有合理性。人类一开始都是党同伐异的,都认为自己对,别人错。当年的宗教裁判所就秉持这样的绝对主义:真理只有一个,只有我掌握了真理,因此负有镇压异端的神圣使命。欧洲在经历了大动干戈与血腥杀戮的宗教战争后,有识之士终于意识到,真理不是唯一的、永恒的,没有人能够穷尽真理,对不同的信仰最好采取宽容态度,判断是非的终审权只能留给上帝,这就是洛克他们所说的宗教宽容。引申到政治生活,反对的意见很可能是正确的,或者包含正确的成分,也是应该包容、值得尊重的。宽容并不是一件历史悠久的事情,但确实是人类思想的一大突破,也是自由主义的一大贡献。

“由此可见,反对派的存在是必然的,也是合法合理的。但我们还应该进一步看到反对派存在的积极意义,它能起到平衡器的作用——不同的意见和利益因为合法存在而保持一种自然平衡。物不平则鸣,老百姓有反对意见总是要表达的,受到不公正待遇总是要发泄怨气的。如果有一种正当合法的途径可以宣泄,治者和被治者都不至于走向极端。就民众而言,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取消了抛头颅洒热血的必要,大不了等两年,来个中期选举,再等两年,来个大选,然后大张旗鼓地公开较量。对于执政党派来说,也不至于一误再误,一败涂地,因为反对派的监督会使他们保持警觉,及时纠正错误。

“反之,如果将反对派称为国家敌人而进行镇压,只会让事态一发不可收拾——为了证明其有罪而罗织罪状,上纲上线,冤假错案频频发生,而反对派的合理意见根本听不到。何况权力的和平过渡使双方都拥有竞争上岗的机会,执政一方下岗后作为反对派也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先是带来一种平衡,随之政治进入良性竞争。政府与公众交流渠道畅通,八面来风,有错纠错,执政水平大幅提高。在不同政见的竞争中,国家的治理方式不断得到改善,政治机体日益优化。

“总之,反对派的合法存在能使国家的政治生活阳光化和平化,避免权力转移中的暴力和激烈的社会动荡,从根本上消解革命的必要性,极大地减少社会进化的成本,从而维护人民的最高利益。如此一来,被治者不容易走极端,当政者也不容易走极端,因为他有警钟长鸣的意识,有反对派的监督,他就能更审慎地执政,也会变得更英明一些。

“……在美国政坛上,就是民主共和两大党的格局,一个代表正方,一个代表反方。一旦有大党代表不了的第三种意见,就会有小党出来补充,如茶党。可以看到,所有政见都有合法表达的渠道,包括怒气的表达。我们不要小看了情绪宣泄,愤怒积聚起来也很危险。反对派的出现可以说是历史必然,因为人民在政治上变得成熟了。民智的开启就像孩子成长一样,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孩子小时候全听父母的,长大了要自立自主,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好。人民也会渐渐成熟,需要自立自主。这就是所谓世风变了,政治理念变了,人类进入现代了。以前能够接受容忍的如酷刑,如皇权专制,现在不能容忍了,这有什么不对呢?联邦党的失败就是美国社会风气变革的结果,随着人民参与意识的增强,他们不再接受联邦党人那种精英意识。……政治的大众化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规律,美国立国至今通过了二十七条‘宪法修正案’,选民的范围扩大到所有成年公民,大众政治终成事实。政治是一种公权,涉及全民利益,必须适应时代和民情的变化。”[41]


[1] http://blog.irvingwb.com/blog/2010/05/why-are-tea-party-supporters-so-angry.html

[2] 即美国《独立宣言》的签署月

[3] http://www.associatedcontent.com/article/1496518/chicago_tea_party_belated_revolt_against.html

[4] http://www.examiner.com/independent-in-minneapolis/tea-party-movement-marches-on-with-4th-of-july-2009-protest-rallies

[5]http://politifact.com/truth-o-meter/statements/2010/jul/13/george-will/will-obama-said-stimulus-would-cap-unemployment-8-/

[6] http://www.wcsh6.com/news/local/story.aspx?storyid=116124

[7] http://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0/09/20/remarks-president-dinner-reception-congressman-sestak

[8] 偶遇一位美国人,聊起来,她说,“Obama really wants to serve people, and it’s likely there is misunderstanding.”

[9] http://en.wikipedia.org/wiki/Rick_Santelli#cite_note-6#cite_note-6

[10] http://www.foxnews.com/politics/2008/12/17/bush-looking-options-auto-bailout/##

[11] 因此可以理解为什么一次茶党运动的口号就是:“取消照顾,不然就下台”(repeal the pork or retire)

[12] 标以某人的项目,源自毛寿龙教授从美国带回来的信息。

[13] http://www.teaparty.org/about.php

[14]之前一百多年中都只是名义占领、或者在贸易方面享受特权

[15] 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061.html

[16] http://news.sina.com.cn/w/2010-11-02/085418317902s.shtml

[17] http://www.dzwww.com/rollnews/news/201011/t20101129_6834082.htm

[18] http://www.teaparty.org/about.php

[19] http://www.teapartypatriots.org/Default.aspx

[20] http://www.teapartypatriots.org/support.aspx

[21] http://www.teapartyexpress.tv/about-us

[22] http://www.teapartynation.com/

[23] http://www.ourcountrydeservesbetter.com/

[24] 参见http://news.sohu.com/20101214/n278297563.shtml

[25] http://www.teapartyexpress.org/

[26] http://en.wikipedia.org/wiki/Tea_Party_Nation

[27] http://cn.wsj.com/gb/20101105/bus175315.asp?source=rss

[28] http://www.ibtimes.com.cn/articles/20101111/chadang.htm

[29]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332876/Sarah-Palins-North-Korea-gaffe-We-gotta-stand-allies.html

[30] http://www.yangtse.com/news/gj/201011/t20101101_770155.htm

[31] http://finance.ifeng.com/roll/20101109/2848411.shtml

[32] http://news.sina.com.cn/w/2010-11-02/085418317902s.shtml

[33] http://news.163.com/10/1031/05/6KA4RLS900014AED.html

[34] http://www.cnr.cn/allnews/201011/t20101129_507396490.html

[35] http://www.forbes.com/global/2009/0413/034-tax-misery-reform-index.html

[36] http://www.forbes.com/global/2009/0413/034-tax-misery-reform-index.html

[37] http://news.163.com/08/0225/08/45HLHU68000121EP.html

[38] http://news.163.com/08/0225/08/45HLHU68000121EP.html

[39] http://intl.ce.cn/zgysj/201010/15/t20101015_21892031.shtml

[40] 好比一个地方到处张贴不许倒垃圾的标语,结果民众不知该往哪里倒、从而弄得到处乱倒;另一个地方允许在特定地方倒垃圾,结果除了垃圾场之外,其他地方都会干干净净。

[41]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93561

本文刊载已获授权。

抓虾google readermy yahoonewsgatorbloglines鲜果哪吒有道QQ邮箱九点

没有评论 to “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美国的茶党运动”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