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ek Scissors,Kumi Yokoe:日本国家预算:是时候放弃凯恩斯主义了

摘要:日本将要面临第二个“失去的十年”了;欧盟和美国也面临着同样惊人的公共债务和停滞的经济。尽管二十年来的实践表明,基于财政赤字的公共支出是不可行的,但是这些国家仍在坚持着这一理念。由于大规模的低收益的政府借贷,日本极低的资本回报率只带来了微弱的增长。作者认为必须通过减少补贴,减少对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以及对那些仍具有工作能力的人的养老金支出等方式,来削减政府支出,暂停借贷。

伴随着停滞的经济和惊人的公共债务,日本将要面临第二个“失去的十年”,欧盟和美国也是同病相怜。尽管所有的事实都与之不符,如今仍广泛存在这样一个的信念,即政府财政赤字支出能够促进经济增长。但是为了经济恢复,日本或者是其他任何国家都必须改变这一观念。

减少的劳动力,有限的土地资源,极低的资本回报率,低下的创新力,这使得日本缺乏增长的动力。政府广泛参与经济活动,大量近乎零利率的政府借贷,似乎也早就预示着这一切。

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停滞

日本经济停滞有多重因素,但关键的是对凯恩斯主义的坚持。狭义的凯恩斯主义认为,因为私人部门的活动可能会受制于经济活动的不确定性,政府应当在经济危机时期采取措施。每当经济出现低迷,日本政府总是利用更多的刺激手段来应对。但事实证明这些并没有效果。

短期来说,政府需要面对的是大量的债务问题;但长期来说,经济的增长是来自于土地,劳动,资本和创新这些因素,而由此带来的生产力才是竞争力的核心,有关这些要素的政策则是其次的。(例如,日圆价值的重要性就被过高估计了)。

由于日益老龄化的人口,日本劳动力因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极为有限。为了应对这一局面,日本的劳动生产率和劳动力市场弹性都有了相应调整。但是日本的人口趋势仍不可避免地制约了劳动力要素的贡献。对于土地要素来说也是同样的情况,在一个无限的时期内,土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其实是很小的。虽然日本自然资源稀少,但是如果土地资源不被滥用在不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产出上,其经济增长贡献率是可以提高的。同时,公共政策的转向会对创新有影响。相较于美国,日本政府在公司的规模扩张,全球品牌识别,赢取市场份额上扮演了一个更为重要的角色,但这可能也阻碍了可持续的广泛创新(主要是来自于新设立的小型公司,正如硅谷早期的公司一样)。最大的问题可能来自于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由于土地和劳动力要素的作用相对有限,资本在经济增长中极为重要。然而日本的财政政策已经使得这一手段完全失效了

2012 MASTER GFX TEMPLATE

日本曾在美国传统基金会经济自由指数——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中名列22位,在远离腐败的国家中名列17位。然而在财政自由的国家评比中,日本仅在令人失望的145位(共有179个国家参与评比)。

支持公共财政的钱并不是凭空出现的,这是来自于私人部门向公共部门的财富转移。除却公共物品的因素,政府的借贷和支出只是对财富的再分配,尽管在一些情况下,如向贫困人口的转移支付,这也许是有意义的,但是本质上财富再分配是反增长的。不同于传统的“挤出效应”,日本政府巨大的国债数量已经扭曲了金融市场。在经济停滞的背景下,私人部门拥有的充足资本大多流向了政府部门——政府成为最主要的资本使用者,随之而来的是更低的资本收益率。从结果来看,毫无意外地,凯恩斯主义已经落后了。由于土地和劳动要素受限,资本回报率必须足够高以支撑经济增长。但是大量的政府债务使其不断降低,所以削减政府财政赤字势在必行,否则经济增长将渺渺无期。

直面政府债务

目前为止,2011年日本债务官方的数据还没有发布,但是在201110月日本的债务已经突破了万亿日圆大关(以当前的汇率水平约合13.2万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二的部分来自于1995之后,也就是出于凯恩斯主义政策时期。2011年日本的GDP约为495万亿日圆,而政府债务则达到了空前的数量——约为GDP200%之多。根据OECD的估计,在其他发达国家中,2011年希腊的债务为GDP165%,欧洲其他高风险的国家则低于GDP130%,而重度负债的美国则为GDP98%,仅为日本债务水平的二分之一不到。

2007年以来,仅有冰岛和爱尔兰增加的债务数量超过日本,前两者如今正处于危机中。日本没有陷入危机之中的原因是几乎其所有的债券都是由国内部门持有。一般估计,95%的债务是有国内实体持有的,主要是银行和保险公司。另一种估计是,约有一半的债务是由政府的分支机构持有的,主要是邮政银行,大型的养老基金和日本央行本身。事实上,正是由于政府分支机构的持有,使得资本回报率仅为1%多,并拉低了整个国内的资本回报率。

2012 MASTER GFX TEMPLATE

目前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暂停国债发行,使得受到政府抑制的利率恢复正常。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利率上升眼前可能是起阻碍作用的。但过去二十年中,日本的货币政策一直受制于财政政策,低资本收益率实际上是牺牲了私人部门的利益来满足政府部门的需要,事实证明这是失败的。同时财政改革也存在风险,对于一个有充足的债务借贷的市场来说,这将会是一个冲击。政府预算规模巨大同时结构性地根植于经济中,因而削减政府预算将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据乐观估计,下一年政府预算的赤字将会达到44万亿日圆(约合540亿美元),约占GDP9%近一半的政府支持靠借贷支持,而非税收,表明政府预算达到了其应有规模的两倍。

税收并没有那么重要

财政等式中有一部分是税收。迄今,日本仍有净国民储蓄,虽然这一指标已经在下滑,但因为目前征税的公司数量较小,日本政府可以扩大计税基数来提高税收。相较于其他发达经济体,日本的所得税率偏低,因而伴随着政府对私人部门的资本转移减少,以及财政赤字的削减,都需要增加对个人的征税。

clip_image005

2015年,日本政府将会逐步把增值税由目前的5%提升至10%。尽管如此,但税收在解决财政困境上作用并不大。税收政策的重点是达到短期的税收中性,实现长期的税收增长。正如减少政府支出一样,日本政府实施税收改革的能力也非常有限。

从特别账户入手

削减政府支出最好从预算的特别账户着手。1985年,日本特别账户的规模已经是一般账户规模的两倍,之后则变为三倍多。特殊账户不包括某些传统的预算项目,例如国防支出,但是它包括许多其他的项目,如养老金。特殊账户的快速增长表明国内支出是日益扩大的财政赤字的主要原因。

clip_image006

即使排除债务支付,特殊账户中三大门类仍占据了支出的40%之多。所以通过调整其中一些项目,可能会有助于解决财政赤字,其中主要的目标是养老金和津贴。养老金合理的水平应是将其比例减至15%以下,这将有助减少四分之一的2011财年赤字。出于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考虑,所有的补贴应该尽可能快地取消。这在政治上可能会有些困难,但是减少一半的补贴将为总开支节约19万亿日圆(约230亿美元)。综合考虑两者的作用,这相当于减少了三分之二的财政赤字。

全国和地方的预算

在区分日本政府和地方政府支出的时候,经常会存在一些困难。根据相关数据,日本政府为地方政府的收入提供了27万亿日圆(约合333亿美元),而这些支出通常是为其支付国家政策规定的开支,或是出于政治原因,对地方支出的支持。事实上数年来,即使在一些相对公正的情况下,中央政府已经难以支持地方上的项目。由于受到贫困地区的反对,过去财政分权仅在少数地区执行过。经济仍是停滞不前,债务情况也是变得更为糟糕。中央政府必须尽快削减向地方的净转移支付,假设将转移支付减少一半的话,将会有助于日本的财政赤字减少13万亿日圆(约合150亿美元)。

clip_image007

结论:改变有可能吗?

如今的日本财政收入都不足以支持政府的一半支出,但仍在坚持通过刺激需求来带动经济增长,达到一般账户的平衡。作者的建议是立即削减养老金支出,减少政府对公司的支持,以及逐渐降低对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这些举措将有助于立即减少70%的年度预算赤字,并且解决过去遗留的大部分赤字。当重建支出下降的时候,剩余的财政赤字也将会得到解决,甚至转向财政盈余的情况。虽然这些举措也是存在风险的,但是不尝试这些,日本将会面临着另一个“失去的十年”。

如果日本成功了,不可避免其他国家会效仿它。清除不堪重负的补贴,放权地方支出,甚至在破产之前提早解决养老金问题。届时,日本也能重回世界经济领导者的地位。

任何国家的预算计划都会遇到系统性的政治阻碍,这通常来自于制度的惯性和广泛的反对。在高调的政府预算改革中,这种惯性是显而易见的,例如,在涉及到邮政系统时,即会如此。养老金的改革也同样有这种问题。但是在这一系列的举措中,养老金并不是预算改革的核心。如果无法实施上面的这些举措,那么日本唯一的选择就是违约。

国际社会应当警惕这样一种可能性,即虽然日本的债务是国内持有的,但是最终的违约可能会由国际社会来承担。如果日本不能下定决心解决自身的财政问题,那么很有可能其他的国家也会效仿它。

作者分别为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亚洲经济政策高级研究员和高级访问研究员。

译者:沈丽萍

原文地址:Japan’s National Budget:Time to Give Up on Keynesianism

抓虾google readermy yahoonewsgatorbloglines鲜果哪吒有道QQ邮箱九点

1个评论 to “Derek Scissors,Kumi Yokoe:日本国家预算:是时候放弃凯恩斯主义了”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