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库报告》第367期

ttr 367-1

编辑手记

凯恩斯主义的财政刺激是一种相当短视的行为,本身并无多少经济学含义:政府帮着花钱,甚至是借债花钱,只有数学含义,增加GDP中的政府支出部分。实际上,经济增长依赖于各种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对日本而言,其土地、劳动力都已经满荷,而剩下的推动经济增长的资本,却被政府的借债投资所挤占。因此,日本政府必须先解构其债务结构,然后减少负债。

世行和国研中心的合作报告《中国2030》引起广泛关注。其中,最具有争议,也是中国经济改革中关键的一步,即是如何处理好国有部门和私人部门的关系问题。务实的做法是,短期内,国企提高政府预算分红比重;中期内,国企退出生产性领域。

《中国2030》预测中国一直保持较快的经济增速,国内消费占GDP比重将达到66%,贸易盈余保持在GDP2%。必须注意的是,报告存在这样的假设:中国稳步推进改革,不遭遇大的外部冲击。要知道,推进改革向来不容易,而外部冲击如何,则更加无法预知。

中国正在“国退民进”。虽然国企整体规模收缩,但行政垄断、关键产业优势在不断强化。这与国家政策有关。这些国企资本化上市、并强化垄断后,商业化成只“为自己赚钱”的公司。

中国油价不是定价故意高,而是税费太重。对一个税收占1/3的行业来说,只有把油费和过路费联合在一起考虑,真正测量出油价的高低,调整税收的比重和流向,才能真正减负于民。

朝鲜发射“卫星”引发一系列国际外交事件。一方面,外界可以从中窥视到平壤的决策机制;另一方面,国际舆论也是一边倒的反对朝鲜出尔反尔的行为。另外,从联合国安理会的权力和法规看,朝鲜的做法也违背了国际公约:不管运载的为何物,无论它是卫星,还是导弹,只要是使用了弹道导弹发射技术,即构成安理会决议义务的违法。这也再一次说明,朝鲜是一个出尔反尔的流氓国家,对其除非以利益相诱,否则与它是无法进行契约式合作的。

欢迎各位订阅者登录思想库博客think.sifl.org发表评论,与更多人分享观点。

 

目录

 

日本模式

日本国家预算:是时候放弃凯恩斯主义了

中国宏观经济

如何继续深化中国改革?

中国2020年经济展望

国企:从为民生产到“为自己赚钱”

中国的油价为何那么贵

朝鲜冲突

朝鲜宣布发射“卫星”的几个问题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长期聚焦于中国公共政策的各个领域,采用跨学科研究的视角,为公共和私人部门的决策者提供了大量智识,成为与中国共同成长的思想力量。更多内容请登录思想库独立博客think.sifl.org

抓虾google readermy yahoonewsgatorbloglines鲜果哪吒有道QQ邮箱九点

没有评论 to “《思想库报告》第367期”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