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 Rutkowski:中国正成为一个债务囚徒吗?

关于中国工业部门经济调整带来的影响上有很多争议。在过去的11年里,中国投资增长模式中最大的获益者之一的工业公司盈利平均增长有33.3%,相比之下,负债增长仅为15.3%,因此他们有能力偿还其沉重的债务负担。

现在这一情况却正在发生变化。工业利润增长率已由去年相对低的15.7%下降至今年的负增长,今年前九个月的利润增长率降低了1.8%。

对于放缓盈利的另一个担忧在于,工业公司的债务清偿能力的降低是否会导致工业部门的破产并增加金融系统中的不良贷款。决策者正密切关注这一动态,他们力求通过调控投资增长速度来满足经济再平衡进程的需求。

今年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早有告诫,中国企业的负债率在全世界的主要国家中相对较高。

他的担忧似乎正在变为现实。在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中,整体债务负担偏高并在持续上升。2010年,非金融企业债务总额占GDP(通过测量未偿还的非金融企业贷款和未偿还的公司债)的比值,从2008年的82%攀升到了2010年的98%。仔细观察规模以上工业以及具有可比数据的服务业企业(批发,零售,餐饮以及房地产)的资产负债表,2008年以后,企业负债急剧增加,与之前11年间平均增长16.4%相比,在过去的4年期间企业负债增长了21.2%。

clip_image002

如此高的债务会导致中国放缓增长。国际清算银行做了一项研究“债务的实际影响”(Cecchetti, Mohanty, and Zompolli 2011。该研究显示,非金融企业债务水平高于GDP增速90%的情况,会令借款人对收入和利率的变化更敏感,并由此增加金融脆弱性,最终降低经济增长的平均速度。这表明,如果中国投资增长进一步减慢,工业企业的违约数量将会增加。

到目前为止,受投资增长放缓影响最严重的是资本密集型企业——房地产开发商,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冶炼,化学纤维生产商,炼油商和电力生产商。2011年,这些企业负债占GDP约71%。同时,他们在效率方面也表现最差。自20世纪90年代末,所有工业及所选服务行业公司(效率的极好体现者)的资产收益率得到显著提高,从1998年的1.3%上升到9.1%。而上述资产密集型企业被远远地甩在脑后,在2011年平均资产收益率仅达到3.3%。

clip_image004

更重要的是,这些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也在急剧恶化,这扭转了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的整体改善趋势。所选资产密集行业中,负债对资产比率从2008年的67.9%上升到了2011年的71.6%,而在所有其他工业和所选服务行业中,这一数字在2011年约为55.2%。

在经济缓慢增长的调整中,不断出现问题是在预料之中的。这不能说明我们不能避免大规模的违约。尽管近年来有所改善的资产收益率及负债与资产比率面临着逆转的趋势,但众多工业和服务型公司状况仍远好于20世纪90年代末的情况。

特别地,在折旧和摊销(已销商品净收入成本,分销费用和管理成本)之前,营业利润中的47.4%是用来支付利息的,工业企业的偿债成本已大幅下跌。即使至今年9月以来的偿债成本增加到13.4%,但是对比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水平,企业持有的、折旧和摊销前的营业利润,依然比那时多三倍以上。

clip_image006

尽管企业高债务有所改善,但很明显,企业债台高筑会使中国的调整重组变得更加复杂。许多公司将把在中国黄金增长时期效率增益中学到的知识,运用到经济增长放缓的更具挑战的时代中。很大程度上,这一进程取决于决策者调控的进程,以避免增加依旧依赖投资拉动增长的工业和和服务业公司的压力。到目前为止,领导层在今年稳定放缓的投资增长中已拥有了突出成绩,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必须密切关注受影响的行业,监管它们如何管理它们的中期债务。

注:本文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思想库报告》项目组织翻译,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得用于商业使用。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思想库网站(think.sifl.org)的完整链接及上述说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成立于2002年,是中国目前最为活跃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之一,其网站“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www.sifl.org.cn)向政策制定者、实业界和学者广泛介绍来自上海金融法与律研究院的期刊、书籍、会议、活动及其他信息资源,为政府决策提供高质量的分析方案,推动中国社会发展进程。

本文选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China Economic Watch项目。作者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译者: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思想库报告》项目小组

原文地址Is China becoming a Debtors Prison?

没有评论 to “Ryan Rutkowski:中国正成为一个债务囚徒吗?”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