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个体户到合伙人

原文刊于2013614日《东方早报》,作者高利民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一部电影《中国合伙人》,把“合伙人”这个高富帅的“小词”变成了大街流行语。合伙人是咋回事?要了解合伙人,还得从“个体户”谈起。

从个体户谈起,这好像有点令人吃惊。合伙人是多么衣香鬓影高端洋气白富美啊,怎么能跟个体户这种不上档次、草根底层的“土肥圆”扯在一起呢?但作为创富形态、创富人群,个体户与合伙人可以说是一个根系。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出位的能人是个体户。他们是在社会主流(当时的主流是体制内)鄙夷的目光下、歧视的氛围中起步的,“个体户”这个称谓,当年可不是什么中性词,而是贬义强烈,可算是一种污名。

到了九十年代,当着面,个体户们已经被唤做“大户”了,这个称谓升级的背后,已经多了股子羡慕嫉妒恨的味道,但个体户至少在财富积累上已经获得了社会的肯定。又过了十年,新世纪初,个体户已经有了准官方的正式称谓,叫“企业家”了,其中实力不俗者还被冠以“大亨”的名衔,登堂入室,当然也不乏追星逐秀的花边新闻相伴。这意味着个体户们不仅在积累上,并且在社会地位上也已经从边缘进入主流,并跃居上层了。

最近十来年,“个体户”这个称谓几乎已经退出日常生活,取而代之的已是“创业者”和“合伙人”,是“纳斯达克”和IPO(新股发行)了。

个体户时代的能人,乘的是政策开放的东风,钻的是价格双轨制的空子,分的是市场化的红利,当年最牛的个体户叫“爷”、“倒爷”。

“大户”时代的能人,多为股市甚至认购证所造就,其个人财富开采自证券市场,并通过灰色、半灰色的手段加以杠杆式放大。这个时期,大户们已经将能力和能量提升了不止一个量级,这个时期最风光的大户叫“庄”、“庄家”。

“大亨”时代的能人,多为房地产、高速公路、矿产资源等资产、资源的占有者,他们占的租、套的利,源自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全球分工体系所带来,以及由“中国制造”所推动的资源饥渴、资金饥渴的溢价。他们套利的尺寸又上了一个台阶,动辄十亿元计,其中的巨鳄,别名叫“地主”和“矿主”。

个体户、大户、大亨,他们创富的手法多半离不开“套利”,往明里说,就是“黄牛”的路子,当然规模比倒火车票、观光票的“黄牛”要大千万倍,是谓“大黄牛”。对于这类能人,社会的风评也是毁誉参半、褒贬不一。

最近十年,情形为之一变。“创业者”与“合伙人”开始登堂入室,以互联网为代表的这整整一群创业者,几乎重写了财富和创富的定义。在各类财富排行榜上,这些互联网行业的新锐不仅是批量进入,并且是批量升档。

不那么光彩夺目、但同等重要的是站在创业者背后的合伙人。有人说合伙人与创业者是形影不离的关系,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确实如此,这是因为合伙与创业是一张人民币的两面,因为合伙人的投资和回报跟创业者的创意和努力是一张人民币的两面,还因为合伙人与创业者的身份角色经常会发生互换,今天成功的创业者几乎可以肯定是明天的合伙人,而今天的合伙人变身创业者的概率也同样不低。

回到合伙人本身,他们的行为方式要比个体户出身的大亨们更为个体户。今天的大亨更多依赖的是他们的实物资本和金融积累,更少依赖于他们的人力资本。而合伙人,其决策和行事则更多依赖于个人能力和个人操作,这体现在资本给了他们的人力资本更高的估值,并敢于赋予他们更强的资本杠杆。这个高估值通过资本杠杆的放大,令这些个人具有了异乎寻常的强大能力和能量,以至于能够在行业层面上呼风唤雨,甚而在更高的趋势层面翻江倒海。从这个意义上说,合伙人是进化版、加强版的个体户,是拥有原子级武器的终极个体户。

为什么合伙人能够变身超人?极为重要、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无限责任”这四个字。普通合伙人要“对债务承担无限责任”,这是法律层面的强制。这意味着作为一个普通合伙人,要签下一纸敢赔到倾家荡产、敢赌上身家性命的生死文书。值得玩味的是,这纸生死文书,表达的不是激情的豪迈,反倒是自律的审慎,也就是说,它对合伙人个人提出了较一般商业合同更严苛的要求,要求合伙人有更高的自律。在商业世界里,自律是商业道德的高级形态。从这个角度看,合伙人的涌现,是中国的市场经济开始进入高级形态的标志。

不止如此,合伙人的发展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的意义和价值,还体现在对创业的支持,体现在更多的创业者、更多的创业故事在涌现。从这个意义上说,合伙人及其背后的制度安排还是推动经济和社会进入创业时代的助推器。

从上述角度看,电影《中国合伙人》讲述的与其说是合伙人的故事,还不如说是创业者的故事,是正发生在你我身边的“中国创业者”的故事。其实,艺术家对创业与合伙的模糊与混淆,折射出的正是我们还处在创业时代的序幕阶段。我们希望,十年之后,我们能看到认识更加到位、故事更加精妙的《中国合伙人2.0》,中国也能进入创业时代的黄金十年。

没有评论 to “从个体户到合伙人”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