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政府损害经济增长

原文选自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Commentary项目,发表时间为2014512日。作者Arvind SubramanianCato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

 

你认为是占据GDP60%的政府还是占据GDP18%的政府,会带来更多的工作、更少的贫困和更高的真实收入?幸运的是,一个全球性的经济增长实验已经进行了50多年。一些国家选择了大政府模式,一些则选择了小政府模式。根据数据,最后是小政府国家胜出。

当出现新的数据的时候,我总会周期性地重新审视一个话题,即政府应该多大或多小。美国很多左派都希望要一个大政府,就像法国那样。在他们看来,大政府将会更公平,将会提供更好的服务。这里有一些成功的指标,比如人均真实收入,经济增长,就业创造率,以及预期寿命。这些指标能让我们很好的了解什么才是有用的,什么才是没用的。

下面的表格给出了10个最富有的国家(或地区)的最近数据。不包括一些小的石油经济国家,比如卡塔尔和挪威,以及一些小的金融中心,实际存在的四个最富有的多元经济体是新加坡、瑞士、美国和香港(香港当然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中国的一个特别的经济政治区域)。

50年以前,新加坡和香港都还是非常贫穷的亚洲城邦,并且缺乏自然资源。然而现在,它们数百万的公民却享有全球最高的生活水平和寿命——在预期寿命方面新加坡在第3位,香港在第4位。它们并不是依靠外国援助取得成功,也不是依靠政府支出(两个地方的GDP比重都远在20%以下)。它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拥有很大程度的经济自由——在159个国家或地区中,香港排名第1,新加坡排名第2。另外的一些诸如台湾和韩国这样的国家或地区,以及像智利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它们并没有新加坡和香港这么富有,但是它们也选择了小政府模式。它们的经济增长也比那些更集权主义的竞争者更为迅速——这带来的结果是,绝大多数的公民都有更高质量的生活。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瑞士现在比美国享有更高的人均GDP,不管是名义上还是以购买力(PPP)来看。法国和瑞士是邻国,并且法国比瑞士拥有更多的自然资源以及更多的港口,而瑞士则一个港口也没有。但是,瑞士人比法国人的人均收入高出了1/3,而瑞士的失业率却只是法国的1/3

瑞士没有而法国所拥有的,正是一个大政府(是GDP65%译者注:应该是56%))。基本上在任何幸福程度的正面测量(positive measure)中,瑞士人都远远超过了法国人,包括预期寿命。虽然法国人往往引以为傲,认为他们拥有高税收,高支出的政府,以及广泛的政府监管,瑞士人却有一个宪法上的支出上限。不像大多数国家一样,以GDP来衡量的瑞士政府并没有越来越大。

值得提起的是,如今富有的大政府都是在他们建立福利国家的大政府之前就已经变得富有的。自那以后,它们的排名就在下滑了。

从表格中可以看出的是,人均收入的增长、经济增长和低失业水平往往更多的是与较小的、而不是较大的政府相关,以及与经济自由相关。大量的研究显示,随着政府占GDP比重的扩大(大约在25%以上),经济增长和就业创造就会放缓,而不是上升。同样的道理在美国的州一级也是成立的。诸如加利福利亚、伊利诺斯以及纽约这样支出庞大的州,都在人口和经济比重上败给了诸如德克萨斯、佛罗里达这样的低税收和低支出的州(这两个州都没有州所得税)。

这些道理并不高深莫测(rocket science),严肃的经济学者也已经知道许多年了。但是,这些事实仍然常常被政客所忽视,因为他们在大政府的权力中有着既得利益。上个周,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颁给前总统乔治·布什一个奖项,因为他有“勇气”出尔反尔,最终还是增加了税收。因为增加税收既会损害经济,也会使他丢掉大选。同样也是在上一周,位于巴黎的世界经济与发展合作组织的秘书长Angel Gurria——他有很高的免税工资——说道:“骗税和逃税并不是不损害他人的犯罪行为,这些行为剥夺了政府复苏经济发展所需要的收入。”你可能会觉得,住在波士顿和巴黎的那些据称高智商的人们可能会注意到,他们的高税收会吓跑很多的高薪工作,而不是吸引到很多的高薪工作——不过,可能他们自己并不这样想。

下一次要是政客们跟你们讲,说他们将支出更多的税收来创造就业,来增加你们的收入。你们一定要问问看他们是不是他们不知道以上的这些事实,或者还是说他们认为你们不知道这些事实。

译者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助理马翼。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本周刊编辑是SIFL研究助理吴华丽。

若您想定制《思想库报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思想库报告》接受读者不定额的付款,用来支持本刊实现质量更高的翻译,以及内容更丰富的英文报告。您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宝进行付款(比如10元人民币),账户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请关注我们:1376887996

1个评论 to “大政府损害经济增长”

  • feng20151 说道:

    中国大政府的模式与法国不同,中国将税收用于了外汇储蓄,法国用于了公共福利。所以,中国没有金融危机,法国有金融危机。

  •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