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一百周年之际的改革法案(一)

原文选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之前的国会证词,证词发表时间是2014710日。作者Simon JohnsonPIIE高级经济学家,2007-2008年任IMF经济学家、研究部主管。

原文已获得PIIE授权,禁止商业使用转载。

 

要点总结:

1)          所有繁荣的工业化民主国家都有一个兼具独立性与民主问责的中央银行。过去100年间大量国家的经历反复证明了在委任的货币政策官员与获选政客之间设置一个缓冲区的无可比拟的重要性。与此同时,任何涉及制定与实施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的官员必须最终,至少是间接地对选民负责。

2)         有效的货币政策独立性有如下的要求:

a)          固定任期,不会因为政策分歧而被解雇或排挤出局。例如在美国,这意味着联邦储备委员会成员14年的任期。

b)         在时间紧迫的压力下可以做出日常决策的能力,并且没有遭到政府其他分支机构的否决的风险。

c)           有限的司法审查。举例来说,法院不能裁定美国(或其他工业化民主国家)的利率被设定在了一个不合理的水平。

d)          预算独立——美联储的预算不来自于国会的拨款。

3)          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需要在最大程度上免受党派或政治的影响。利率的设定不应该考虑到选举周期。

4)          联邦储备系统中的联邦储备委员会同时监管金融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在《多德—弗兰克法案》之下)任何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的企业或活动。大型金融机构,尤其是那些被认为“大而不倒”的机构,经常反对对于他们活动的有意义的限制。他们尤其反对对于他们增加杠杆率(即拥有相对于他们持有的权益资本而言大量的总资产)的能力的限制。因为这些银行主管的收入一般是基于他们普通股的回报,并没有充分进行风险调整,这样的方式产生了大量预期的私人收入。高杠杆率还存在很大的不能被任何公司内化的负外部性。

5)          2008年以来,美国大型银行控股公司都拒绝制定了更严格的资本要求,更低的杠杆率上限以及其他改革的沃尔克规则。他们同时反对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对于衍生品的规则,并且他们继续反抗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一系列事件的改革。

6)          美国长期以来都是通过任命专家来处理货币政策和进行金融监管,并受到相关政治家的监督(例如通过参议院的批准,出席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听证会以及服从重新任命)。这些专家的目标是由法律规定的且十分简单明确。其他工业化民主国家也采用类似的方式——并且随着时间的发展在某些方面和美国的实践趋同,尽管赋予不同目标的比重在不同国家之间仍有很大差异。

7)          这些专家需要有足够的应对能力。当经济与金融系统发生改变时,这些官员们必须及时合理地调整政策。

8)          当下起草的美联储问责与透明法案(H.R. 5018)将会过度限制官员全面并且及时改变经济与金融状况的能力。我在下面的第二部分会更加详细地阐述我的担忧。

9)         美国的确拥有相对于其他领先的中央银行不同的关于货币政策的治理结构。在我们的联邦储备银行框架下,银行家们对这些联储的潜在影响力胜过总统——并且这些官员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任职(除了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行长是常驻成员外,其他联储银行行长在委员会的任职采取轮流制)。相对于其他高收入国家,这种方式使得私人领域的银行家对于利率有更多的潜在的影响力。

10)     第三部分的证据显示,如果国会想要增强联邦储备系统的治理能力,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将是最好的着手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行长是美国(乃至世界)最有权利的官员之一。他/她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副主席,并且在实施货币政策与国债管理(有效地代表财政部)上起到领导作用。他/她在决定是否对特定群体的投资人进行救助以及交易的谈判和细节条目时是非常关键的人物。纽约联储的行长是由总统任命的,并且需要得到美国参议院的同意。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运作不能被由金融机构推荐或选举产生的董事会所控制。

 

译者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助理徐若男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本周刊编辑是SIFL研究助理吴华丽。

若您想定制《思想库报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思想库报告》接受读者不定额的付款,用来支持本刊实现质量更高的翻译,以及内容更丰富的英文报告。您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宝进行付款(比如10元人民币),账户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请关注我们:1376887996

没有评论 to “美联储一百周年之际的改革法案(一)”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