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公投的10个经验

原文选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RealTime Economic Issues Watch,发表时间为2014923日。作者Jacob Funk KirkegaardPIIE的高级研究员。

本文已经获得PIIE授权,禁止商业使用转载。

 

55%的多数反对苏格兰独立,但或许这并非是压倒性的胜利,以至于苏格兰民族分子幻想未来某天再次公投的梦想就此彻底熄灭。不过这确实比很多的民意测试所预料的要更具有决定性。从这一过程中,我们至少可以总结10个经验。

1,厌恶风险,恐惧未知,这对富人和老人影响很大

在那些最依赖于政府服务的地方,苏格兰与其他地方的分离主义者都面临着强烈的维持现状偏好。特别是女性和老年人,以及在医疗、儿童保健和老年服务方面。在选票箱中,“尚未决定”的选民往往都愿意维持现状。这意味着在大选之前的投票是有偏见的,结果偏向于分离主义者一方。

2,现任政府此前应该尽可能少的与分离主义分子达成协议

在向选民说明独立的风险时,政治和经济精英都面临困难。在公投之前,他们应该拒绝和分离主义者协商可能独立之后的细节,从而将不确定性最大化,让市场产生负面反应,就像在英国一样。金融市场波动和市场下滑,这比任何政客更能传达独立的风险。

3,与建立一个新国家的浪漫冒险比起来,对于维持现状的感情可能不那么激烈

反对独立的人不应该把问题设置为向独立投“赞成”票,而应该把问题改成“X地区(苏格兰)应该继续作为X地区(英国)的一部分吗?”这会使得保持统一更为正面。

4,第三选项常常会很诱人

如果现任政府害怕有风险,或者确信可以获得有利结果,那么介于维持现状和独立之间的第三条“中间道路”的选项往往会获胜。稍稍偏向于更自主的区域自治,通常就可以得到那些心怀不满但却惧怕风险的选民的支持。对David Cameron首相来说,这样一个第三选项可能会减轻其政治压力,而不至于在最后关头还要对进一步的分权做出承诺,以避免选民投独立票。如果大多数人支持第三选项,那这就可以减少公众对彻底的分离运动的支持。英国将来可能对欧盟成员也会有公投,David Cameron首相已经承诺,要对英国与欧盟的关系进行重新协商,这就大大提高了选票上第三选项存在的可能性。

5,欧盟对于欧洲的分离主义公投有着强大影响

有关独立的公投严格意义上讲是一个成员国的事情。其他欧盟或欧元区的成员都不该直接插手。但是欧盟或欧元区却会影响结果:独立会引发一个话题,即新独立的国家是否能继续成为欧盟或者欧元区的成员。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加入欧盟,都必须得到所有成员国的同意,即便这个国家是从现有的成员国中脱离出去的。(必须满足一系列客观的政治和经济标准)。理论上讲,欧盟是可以采取不受限原则来给新成员扫清道路的。但是由于其他成员国家也有他们自己的分裂问题,因此要取得欧盟区域内的所有国家对这一改变的支持是简直无法想象的。因此对一个新独的国家来说,获得重新认可将可能需要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对于像Catalonia这样的潜在的分裂分子来说,另一个不利因素在于,如果不是欧盟成员,那么他们就不能为他们的经济部门获得欧洲中央银行的流动资金。

6,失败的分离主义运动将继续干扰欧洲政治,成为不稳定因素

独立运动仍将面临强大的政治障碍,而且它们看起来注定会失败。但是其他重大的结构性改革显示,有更多的运动将会付诸尝试。这些因素包括:

a国家功能的空心化:欧盟一体化和欧元成员国身份都在推动政府治理从国家向超国家的层次转移。假如新独立国家进入欧盟或欧元区没有限制的话,那么成立一个新国家的制度约束就降低了。因为欧盟将提供大量所需的政府治理和监管结构。

b社交媒体的崛起:社交媒体给分离主义运动提供了一个强大的途径,让它可以绕过传统的国家媒体所宣传的反独立偏见。

c,远离现有精英和新的精英:对被统治者来说,他们往往更愿意让更远的布鲁塞尔恶政来统治,也不愿意被自己的精英统治。因此,欧洲的分离运动可以反对现有的统治者,提倡取得欧盟成员国的身份,尽管布鲁塞尔甚至更远。(当然,这个理论的一个特例将是比利时的Flemish地区。)随着全球化的进行——这在很多选民看来让权力越来越远——认为远在天边的精英比近在眼前的精英好,这样的一种观念可能会煽动分裂主义情绪。

7,即使独立失败了,现状也会被改变。

各国首都将被迫同意进一步的分权化——这由公投中的第三条道路所批准。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可能就会如此。

8,新兴的联邦制英国更可能会继续留在欧盟

因为同意下放更多权力给苏格兰,英国政府正走向一个联邦国家。英国的稳定要求解决一个所谓的“西洛锡安问题”——即是:是否来自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议员可以在仅仅影响英格兰的议题上投票,而英格兰的议员却不能对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相关事务进行投票。英国要如何设定一个新的联邦统治结构,这还有待观察。如果每一个地区在重大议题上获得了平等的投票权(联邦制结构中内生的保护少数倾向),就像美国参议院的州一样,那么英格兰在英国外交事务中的主导权就可能会被大大削弱。苏格兰和威尔士或许不会支持退出欧盟,但英格兰的人却乐此不疲。因此,如果英格兰想要保持统一的话,那么它就要付出把英国留在欧盟中的代价。联邦制后的英国将会引发更多有关英格兰与英国其他地区的“国家权力”的争论,而更少有关英格兰和欧盟的争论。成为联邦制的话——就像在德国一样,这将会让英国人更可能留在欧盟。

9,即便你在独立公投中获胜,你可能还是个失败者。

苏格兰民族党的领袖Alex Salmond虽然输了公投,但是却已经体面地辞职了。Cameron赢了,但是却在政治上被削弱了。保守派的同僚在问,为什么他要孤注一掷而拒绝在公投中设置第三选项,也不让他的前任Gordon Brown把公投变成在独立和更大的自主性之间选择,而抛弃Cameron发誓保留的现状。工党及其领导人Ed Milliband强烈呼吁苏格兰对公投说不,但是他们也被削弱了。在英国通往联邦制的过程中,大量的工党成员将不被看好。虽然在这一过程中,英格兰在联邦中的力量将被削弱,但是英格兰仍然占据了英国人口的大多数。由于仅在英格兰获得选举的机会渺茫,工党可能会在英国最重要的议题上没有获胜的希望。明显的是,苏格兰公投这场英国政治风暴中唯一的赢家似乎是前首相Brown:在对苏格兰独立的抗争中,他终于又找到些东西来发光发亮了。

10,运动明星应该在公投竞选中缄口不言

作为一个运动明星,凭借其个人的生理天赋和取悦粉丝的能力来谋生,并且还拥有主场优势的时候,他/她就应该对分离主义政治保持沉默。输得最惨的莫过于网球明星Andy Murray,他在竞选结束后在推特上声明了其对独立的支持。温布尔顿中心球场的观众可不会忘记这一点,要是他再在那里碰上Roger Federer的话。

译者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助理马翼。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本周刊编辑是SIFL研究助理吴华丽。

若您想定制《思想库报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如果你喜欢小思,或觉得小思的文章对您理解世界有益,请付费支持一下吧^_^

研究院扫码支付

1个评论 to “苏格兰公投的10个经验”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