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部门:被忽视的TPP赢家

本文选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作者Gary Clyde HufbauerPIIE高级研究员,曾任美国助理财长;J. Bradford Jensen是美国乔治敦大学教授,NBER研究员,曾任美国商务部普查局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最近,TPP已成为所有媒体的热点话题,各种分析纷至沓来,比如《华尔街日报》强调美国农业、制造业以及科技公司将是TPP的赢家,然而,人们却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一个大赢家,那就是为数众多的美国服务部门。

Brandeis大学国际商学院国际金融教授、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Peter Petr及其同事在2012年就对TPP的经济影响做了量化预测:TPP协议全面实行的10年后,所有TPP成员国的制成品出口将增加2090亿美元;到2025年,所有TPP成员国的服务出口将增加990亿美元。但就美国而言,TPP影响力度是相反的,预计美国服务出口将增加680亿美元,高于美国制成品530亿美元的出口增加值。事实上,TPP协议实施后所带来的服务业出口收益,其绝大部分将为美国公司所获取。

两大主要原因可解释这一结果。首先,美国服务业企业的运营效率极高,在出口运输、旅游、金融和商业服务方面享有较大的比较优势。与其他TPP成员国相比,美国拥有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储备,并且其信息技术的广泛使用极大强化了美国服务部门的优势;其次,其他TPP成员国将降低其在服务进口和投资方面所设置的较高壁垒——这些壁垒包括全面禁止、配额、限制许可、购买国货政策以及对于分销网络的歧视性准入。

与大多数其他国家相比,美国已向外国公司提供了良好的服务行业准入环境。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服务贸易限制指数(STRI)方面,美国在11个行业中的限制指数均低于OECD的平均水平。以法律服务为例,美国的限制指数最低,为0.12,而墨西哥的最高,达到0.53;美国在电影工业(0.06)和唱片业(0.05)方面也保持极低的限制指数,同样表明商业友好的市场环境。反过来,这也意味着与美国相比,其他TPP成员国对既有的服务业市场准入壁垒将采取更大的开放力度。

根据我们的粗略计算,如果TPP协议的全面实施能消除全球商业服务的壁垒,那么美国服务业出口将增长3000亿美元。另外,根据Fontagné等人在2011年将几个国家服务部门的行业壁垒换算成等效的关税数据,日本和新加坡在通信服务方面的贸易壁垒相当于征收了63%的关税,墨西哥的则相当于56%的关税,因此,废除这类监管壁垒应该值得庆贺;在金融服务领域,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有着最严格的限制,而诸如此类的高壁垒一直制约着美国服务企业在海外拓展市场。

对于寻求通过贸易或投资而进入其服务市场的外国公司,TPP成员国通过改革这一全球模式,同意向其提供公平及平等待遇:缔约国现已不允许设置新的限制性市场准入,而国外供应商在进入一个缔约国的市场后,进入其他TPP成员国市场也无需在境内新设办公场所。在服务贸易和投资壁垒得以完全废除的情况下,其市场环境相当于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列举的四项标准:跨境销售、境外消费、商业存在以及允许人员临时流动。例如根据TPP的规定,日本可能不得不解除其服务行业现存的外资所有权限制措施。

美韩自由贸易协定(KORUS)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先例,因为自该协定于20123月正式生效以来,韩国方面解除了美国服务业企业的市场准入限制,如某一行业中所允许服务企业数量的限制以及服务交易额最大价值的限制,由此导致了美国服务业对韩出口的稳定增长:出口额从2011年的167亿美元增至2014年的207亿美元,上升24%

虽然韩国不属于TPP成员国,但美国在韩国服务市场上获得的成功预示着一旦TPP签署生效,美国将在更大规模的市场上获得潜在收益,从这个角度而言,TPP将对美国经济做出切实的贡献。

译者: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若您想订阅《思想库报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

扫一扫,关注《思想库报告》的微信。

1376887996

没有评论 to “美国服务部门:被忽视的TPP赢家”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