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继续关注增长而非改革

本文选自智库Bruegel,写于中国两会召开之前。作者ALICIAGARCÍA-HERREROBruegel高级研究员,法国Natixis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

鉴于20082009年间大规模财政刺激带来的惨痛经历,中国政府需要谨慎对待任何刺激计划的宣布与落实。

关于中国推行额外刺激计划,主要担心在于这些政策仅会导致国有企业更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所以,如果有刺激政策,我希望两会公报能严明刺激政策不包括“僵尸企业”。

两会中不容忽视的问题:产能过剩

经过一系列官方发言人证实,中央政府决定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因此,两会需要关注这一问题,甚至可能宣布具体措施,例如,产能过剩领域的僵尸企业重组,包括钢铁、水泥、煤炭、平板玻璃、造纸、造船。

甚至有传言称,政府至少将拨付150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230亿美元资金,帮助公司企业裁员500-600名员工,并在3年内进行重新再培训。

鉴于中国大量产能过剩情况,以及未来财政和货币政策将比现在更为宽松的事实,很难相信上述政策将能够解决问题。与此同时,导致更多产能过剩积累的激励仍然存在。

因此,对中国决策者而言,寻求外需十分重要,这也解释了中国政府为何要大力推行“一带一路”战略。因此,我们希望全国人大能够宣布一系列政策,促进“一带一路”沿线投资项目发展,进而将过剩产能消化至邻近国家。

此外,从中国国内而言,减少过剩产能的另一种方法是推动城市化发展。在十三五规划中,中国政府宣布未来五年内将实现1亿中国人口城市化转型,我们预计这项措施将不断重复甚至强化。毫无疑问,这一过程将会增加对城市基础设施的需求,而城市基础设施与过剩产能密不可分。

同样,伴随着快速的城市化,现在亟需借助财政手段对家庭购房进行补贴,从而让中国房地产市场、尤其是二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得到有效支撑。

在目前经济下滑的形势下,领导层似乎对中国房地产市场规模过大而感到恐惧,为此,保持高增长已经成为唯一目标。

财政扩张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估测,今年的财政支出可能达到2.9万亿人民币(2015年为1.6万亿人民币),增幅超过80%,相当于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的4%

根据央行的假设,未来10年里,类似财政政策还有可能继续,这将导致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将由2015年的53%增至2025年的70%,但是相比于发达国家90%以上的比重,中国政府的债务水平还是相对较低的,所以中国政府可能会觉得有足够的空间去实施这样的财政政策。

货币扩张

中国人民银行已经为支持经济增长做好了最大的准备。在意识到大规模公开市场操作无法为市场持续注入流动性后,央行决定自31日起降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这为更为宽松的结构化货币政策敞开了大门。

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传闻两会将把2016年的CPI目标设定为3%,再结合央行正在先发制人地降低通缩压力的说法,暗示着中国未来将推行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我们预计2016年中国还将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而M2增长也将会更加宽松,预计其公布的增长目标为13%

如果这还不够,政府会渴求接收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流动性,重回资本净流入之路,所以,尽管在央行注入流动性之后,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国内净资产扩充了,但整个资产负债表规模在缩减。

近来,政府已经宣布了不少旨在吸引资本流入的公告,但是,两会上很可能对此会有进一步思考,因此,中国面向境外投资者开放债券和货币市场被认定是中国开放资本账户的标志性事件。

总而言之,从目前情况看,中国决策者似乎尚未做好改变上述行动方针的准备,与加大改革相比,关注经济增长似乎是一种优先选择,而且完全可以应付过去。做出这一论断,主要在于经济增长目标并未调低,而货币和财政扩张也已经对外宣布,众所周知的国企过剩产能问题也不会得到完全解决,但由于过剩产能成为了投资者日益关注的焦点,所以,预计两会公报将会提及僵尸企业的处理,以及动用资金重组部分僵尸企业的有效性,尽管处置力度明显不足。

翻译: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扫一扫,关注《思想库报告》的微信。

1376887996

 

没有评论 to “中国继续关注增长而非改革”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