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过去对美国就业的拖累不应掩盖掉未来自由贸易所存在的利益

  本文选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作者Sean MINERPIIE副研究员。

David H. Autor, David Dorn, 以及Gordon H. Hanson新发表的一篇论文中的观点可能被主张与中国进行贸易战观点的支持者们所强调,该论文认为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从而放开美国和中国的自由贸易,导致了美国截至2011年为止共丧失240万个工作岗位。

论文作者是研究此问题多年备受尊敬的经济学家,但并不是自由贸易的抨击者。去年,他们站出来支持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声明他们的研究结果并非认为自由贸易是有害的,并且认为中国前所未有的崛起是“贸易作为一项变革性经济力量的例证”。然而,新论文的研究需要放在大背景下进行理解。当涉及到关于中国的自由贸易时,结论仍然是清楚和明显的。

文章的第一个问题是作者关注的是美国近年来就业市场最糟糕的时期之一,即19992011年,在这期间,由于75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失业率由4%上升到9%2009年最高为10%)。不论失业是否由自由贸易导致,大衰退增加了失业者在经济危机中寻找工作的困难。中国当然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这些情况,但糟糕的宏观政策应受到更多的指责,完全没有任何政策来帮助失去工作的人们。平心而论,作者的确尝试考虑危机的影响,并且发现他们的结论基本不变,但是在危机发生后捕捉各行各业所面临的不断变化的困难是极具挑战性的,并且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充分理解掌握它。

Autor, Dorn 以及Hanson认为中国不再像过去一样是对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威胁,——“中国贸易所具有的比较性优势正在迅速消失”。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正在飞速增长,廉价劳动力的优势正在减退。事实上,与中国自由贸易的问题像是个一次性问题,而且具有中国鉴于它的庞大体量而赋予的独特形式。这使得失业成为“沉没成本”,一种不能修复也不能重复的成本。未来的耗费要比潜在的盈利要小得多。而这种进步并不是Autor等人论文里关注的问题。

但是由此带来的利益却可能是巨大的,根据C.Fred Bergsten, Gary Hufbauer以及我合作写作的《连接太平洋:中国和美国的贸易及投资》,美国和中国双方都能够获得多达每年5000亿美元的出口盈利。美国已经是一个相对开放的经济体,是进口关税最低的大国之一,因此由于进口增加带来的理算费用已经产生。本书同时指出,对美国来说,大部分潜在收益来自于服务业贸易的增加。美国在服务业贸易中具有比较优势,从信息技术到医疗、机械行业,而中国对这些领域的贸易和投资存在明显的壁垒。说服中国向国外竞争者开放其服务业领域将会给美国经济带来巨大的利益并极大地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这也恰好与中国将其经济由投资驱动转型为消费和服务驱动的国家目标相符合。

除此之外,自由贸易的支持者们早已被批评存在贬低工人的劳动力成本以及没有充分考虑到调整性援助的问题。《连接太平洋》将整整一章献给这个重要的主题。由Robert Z. Lawrence编写的第三章“美国工人面临适应性挑战”指出,“当前美国用来帮助失业工人和社区的政策远远不够”。本书主张大幅增加职业培训和求职协助以及高额工资损失补偿的政策。由自由贸易的发展而带来的巨大的促进效应将使得用于这些政策的支出成为可能,并且对于任何贸易协定来说也同样是非常必要的。不幸的是,政治和预算上的制约可能继续限制美国此类项目出现实质性进展。

仅仅使用10年的时间来判断自由贸易的影响,尤其是如此不具代表性的10年是十分短视的行为。一名由于自由贸易而失去工作的家具制造业的中年工人不太可能转行到制药行业或飞机制造业,但是他们的子女有这个可能。自由贸易的最终效果如何应该放在好几代的时间里进行考察。AutorDornHanson也说过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对美国有利。自由贸易带来的利益是长期的,但是成本是短期的。如果美国经济已经付出了这些成本,美国应该通过说服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更多国家向美国开放出口来获取自由贸易本应带来的巨大收益。

译者: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校对: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助理,童彤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扫一扫,关注《思想库报告》的微信。

1376887996

没有评论 to “中国过去对美国就业的拖累不应掩盖掉未来自由贸易所存在的利益”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