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如何解决国债问题

本文选自加图研究所(CATO),作者Michael D.Tanner为CATO高级研究员。

预算赤字正在逐年上升。国会预算局近期发出警告称今年收入低于预期。这意味着,几乎可以肯定赤字将超过此前预测的5440亿美元。目前,美国国债为19.15万亿美元,截至2026年,这一数字可能达到29万亿美元,这一消息不免令人堪忧。

但是不要担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有办法解决债务日益增长的问题。当然,他不会自己去还。

上周,特朗普最初表示,“你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在明知道经济崩溃的情况下,我也会借钱”向债券持有人支付少于债务金额的费用。特朗普在自己经营的一家赌场破产时,就是利用这种方法对付债主的。过去几年里,希腊反复与债券持有人协商谈判这一问题。

但是,美国的情况与希腊以及特朗普的生意不同,美国不存在任何外部实体迫使债券持有人接受低于票面价值的金额,除非提出拖延债务或不履行债务义务的威胁,否则,特朗普在任何磋商谈判当中丝毫不具影响力。但甚至只是暗示拒绝履行义务,就已经让国际市场充满了不可预知的不确定因素,导致各种类型债务的利率剧增,包括公司债务以及国家和地方政府债务。

在这种混乱情况下,偿债能力很有可能会瞬间失效,金融机构试图降低风险,不愿意贷款,这反过来也会导致商业投资和消费支出骤降,与上一次经济危机相似。

阿根廷是最后一个尝试这种路径的国家:20147月,阿根廷曾拖欠部分债务,由此引发严重后果,经济下滑3.5%,陷入衰退阶段,通货膨胀率高达41%,消费下跌4.5%,该国甚至关上了国际市场大门。经过多年调整,阿根廷才慢慢从泥潭当中走出来。

这样说来,债券持有人会因特朗普的提案而抓狂吗?约55%的政府债权人均为美国人,资金通常来自401(k)条款或公司的企业养老基金。如果特朗普降低了债券价值,那我们就别做养老梦了。

此外,特朗普所谓“重新谈判”的后果是很明显投资者不再愿意为未来美国的债券冒险;需要提高利率方能抵消新增风险。但是,利率成本每增加一个百分点,联邦政府就需要多支付1200亿美元利率款项。因此,尝试减少债务,特朗普的计划实际上却有可能增加债务。

当然,特朗普对此并不在意,但条件是:“美国国债根据法律授予的有效性不应受到质疑。”

凭借难以置信的想法,特朗普很快利用希腊换取委内瑞拉,并且宣称,“这样就永远不会拖欠债务了,因为可以印钱。”自保罗·克鲁格曼万亿美元硬币出现以来,没有任何人认真提出过通过通货膨胀的方式抵消债务的建议。

严重的通货膨胀意味着数百万美国人的储蓄和投资都将一去不复返。生活成本飙升,中低收入的美国人难以承担最基本的生活开销,那些拥有固定收入的人群损失最为严重,尤其是老年人。各大企业不得不通过降低薪资的方式解决不断上涨的成本问题,导致数百万美国人因此失业。但是,从积极的角度来看,特朗普则免受关税烦扰。

最终,特朗普在该问题方面选择了第三种立场:令财政部发行全新长期国债,以较低的价格回购原有债券,重新分配美国债务情况(鉴于债券市场的怪异模式,投资者偏爱新发行的国债)。这种方法或许不会扰乱金融市场,但却会推高美国支付债务的利率,似乎在采取行动,但却无法从根本上作出任何改变调整。

特朗普频繁转换立场,显示出他对美国政府和经济运行规模知之甚少。另外,特朗普并不计划缩减政府的规模和成本。没错,他曾经说过会削减赋税,如今又提出了与自己制定的税务计划完全相悖的言论,但是,除了消除“浪费、欺诈和滥用”的含糊承诺以外,并没有制定任何削减支出的计划。实际上,从国防到VA(退伍军人管理局)再到边境执法,他在这些方面都想增加支出。根据负责制定联邦预算的委员会估测,未来10年,特朗普计划将新增15.45万亿美元的国债,其中包括利息成本在内。

与此同时,特朗普特别回避社会保障、医疗保险以及医疗补助计划改革等问题。由于这些福利计划占联邦支出的一半以上,因此,从没有任何债务削减计划将这些项目免除在外。实际上,鉴于这些计划代表着70万亿美元的无资金准备负债,特朗普计划几乎引导我们直接走向财政危机这条灾难性道路,而我们足足花费了15年的时间,才摆脱过去的那场财政危机。

特朗普自称是“债务之王”,表示自己“热爱债务”。因此,他必须欠下大量债务。

另一方面,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一名守旧的税收与支出的自由民主党。据联邦预算委员会称,未来十年,希拉里拟划拨1.8万亿美元资金作为全新支出,这部分资金主要出自新税方面;同时,还制定了其他政治建议,如推行移民政策改革等。另外,税务基金会指出:认为希拉里赋税增加计划导致经济发展放缓时,未来十年的支出增长将新增近1.2万亿债务。

希拉里并非财政保守主义者。克林顿任职期间,政府规模更大、成本更高,需要更多的赋税,或许是更多的债务提供资金支持。这无疑是个坏消息。但就该问题而言,很难看出特朗普比她好到哪去。

无论哪种方法,美国经济和美国人都将是其中的输家。

本文翻译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校对为研究助理童彤。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扫一扫,关注《思想库报告》的微信。

1376887996

 

没有评论 to “特朗普如何解决国债问题”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