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钢铁企业的困境:贸易限制疗法比弊病本身更糟糕

本文选自加图研究所(CATO),作者Daniel R. Pearson为加图研究所的贸易政策方面的高级研究员。

世界充斥着过剩钢铁。

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在过去15年中八倍膨胀的产出。全世界的钢铁价格都很低。一些美国的钢铁公司持续亏损并且正在寻求钢铁进口方面的额外限制。

对美国的钢铁生产者而言,试图通过限制贸易解决低价这个弊病是不利于其健康发展的;而且对于那些使用钢铁作为原材料的较大的下游制造部门来说,这种疗法会给其增加很大一笔成本。钢铁进口限制政策对美国整体的经济而言弊大于利。

美国钢铁生产者已经习惯了钢铁市场上下起伏的周期变动,但是它们受到今天的超低价格的侵害也是证据确凿。全球钢铁产量已经从2000年的大致8亿公吨翻番至2015年的超过16亿公吨(去年中国就产出了8.04亿公吨,占世界总量的一半)。

与此同时,美国的钢铁产量实际上下滑了20%,从1.01亿公吨下滑至0.79亿公吨。美国是钢铁的大净进口国,通常要从其他国家购买0.2~0.4亿公吨。

钢铁工业对恼人的进口竞争的传统反应是寻求贸易限制,通常采取的形式是对外国企业的进口采取反倾销措施(AD),或者征收反补贴关税(CVD)以抵消外国政府的补贴。

美国已经实施了149个针对钢铁进口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尽管已经实施了如此多的保护措施,但是国内的生产者仍然不得脱困,那么我们很难指望更多的限制性措施能够减轻它们的财务压力。

然而,毋庸置疑,更多的进口壁垒会加大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对以钢铁为原材料的下游制造商造成的损害。事实上,钢铁贸易保护主义已经使美国成为低价钢铁海洋上的一座高价孤岛。

美国的价格还没有高到可以使美国钢铁企业扭亏为盈,但是,这个价格已经高到使得那些使用钢铁生产的美国企业在与那些使用低价钢铁生产的进口工业品的竞争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100年前经济学家们就已经认识到,对进口国而言,增加进口限制对本国经济造成的损害要比对出口国造成的损害多。

钢铁生产部门与钢铁消费部门的相对量已经清楚地说明了为什么当美国强加进口限制会使其受损失。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表明,包括钢铁产品和其他金属产品在内的“原料金属工业”(NAICS 331)对2014年美国经济贡献了600亿美元的增加值,而以钢铁原料的下游厂商产生了9900亿增加值,是其16倍多。原料金属工业的从业人数略少于40万人,然而使用钢铁进行生产的工业里从业人数高达650万,也是16倍多。尽管钢铁工业是重要的,但它并不及使用钢铁进行生产的那些工业重要。

除了贸易救济以外,还有其他办法吗?

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应该利用基本的经济学。中国以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出口钢铁的这个决定,造成的影响是将财富从中国转移至美国。从实践的角度看,激励中国削减和调整其工业规模结构最好的方法就是通过向中国政府传递下列信息以重新界定讨论:

“感谢你通过出售低价钢铁从中国向美国转移了如此多的财富!请继续!中国愿意签订一个10年的合同来担保这种财富转移会继续下去吗?”

从根本上改变讨论的内容,这种方式将有利于促使中国重新思考他们正在做什么。

现阶段美国的方法是对中国抱怨其出口是多么地损害了美国钢铁生产者的利益,然而,相反地,这种争论应该颠倒过来,向中国表示感谢,感谢他们帮助美国更大的钢铁消费工业部门提高了竞争力。

本文翻译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校对为研究助理童彤。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扫一扫,关注《思想库报告》的微信。

1376887996

 

没有评论 to “大钢铁企业的困境:贸易限制疗法比弊病本身更糟糕”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