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该效仿美联储进行重新平衡

本文选自Econbrowser博客,作者Gunther Schnabl莱比锡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

2015年以后,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似乎开始转向:资本外流并未停止,人民币承受贬值压力,外汇储备减少,增长前景黯淡。到目前为止,出口和房地产开发仍是中国经济一直倚重的增长引擎。现在,国内需求在货币和财政扩张的支持下日益增长,被当作是一个有前途的增长战略,但根据日本的经验,我预计这种战略从长远来看是不可能成功的。

因为日本与中国有相似的宏观经济特征,所以日本是中国一个很重要的参考。中日两国经常账户的盈余体现了它们以出口为导向的增长战略,尤其是它们对美国都有巨大的贸易盈余,因此,日元和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对经济增长至关重要,而在不同的时间点,这种情况都导致了汇率冲突。1985年至1995年间,美国对日本施加压力,提高日元兑美元的汇率,以减少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打压日本”);自2000年以来,中国在人民币升值上备受压力(“打压中国”)。

1:中日两国房地产的发展

来源:Oxford Economics.

日本当局和中国当局允许本国货币升值的事实为投机性泡沫铺平了道路,成为日本或有可能成为中国持久停滞的前奏。图1显示了不同时间段中日两国房地产市场的情况,随着1985年9月《广场协议》的签订,日本被迫宣布提高日元兑美元汇率,从而招致了巨量期望获得升值收益的资金流入。1985年9月至1987年9月期间,日元兑美元汇率提升了50%,导致了严重的经济衰退。为了缓解带来的影响,日本央行将利息降至前所未有的低水平,为日本泡沫经济创建了温床,而1989年12月泡沫的破裂,被人们普遍认为是日本近25年经济停滞的起点。

在中国,2005年7月至2008年7月间和2010年6月至2014年1月间,让人民币走上预期升值道路的决定再次引发了大量的单边性投注,赌人民币升值。这些投机性资本的流入也被伪装成出口收益,以避开进口资本管制。因此,投机性资本流入体现在不断增长的经常账户盈余上。资本流入到出口部门作为额外生产能力(通过国有银行部门)或房地产市场(通常通过影子银行),已导致工业的过剩产能和房地产泡沫。如果通过稳定实际汇率、消除外汇储备快速积累的货币效应,还可能在相当长时间内消除出口部门的过剩产能。然而,现在,两种泡沫经济似乎已经破裂。

从长远看来,面临泡沫破裂时,货币和财政扩张不利于恢复经济增长,哈耶克和米塞斯的货币过度投资理论对其进行了解释。针对危机而提供廉价的流动性并采用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刺激计划,会妨碍消除过剩产能的进程。消除过剩产能被认为是经济复苏的先决条件。在过低的利率推动经济回升期间,部分由于经济的低效率,资源配置将受到限制,因此,只有撤除非生产性投资才能出现持续复苏,否则,经济增长将处于瘫痪状态。届时,提高的利率将鼓励资源重新分配,投资到具有更高效率的企业行业,而如果货币政策阻碍了这种调整,那么类似日本那样长期的经济停滞是必然后果。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重蹈日本危机治疗之路,采用过度的财政和货币扩张(最近被称为安倍经济学),中国很有可能出现长期的经济停滞。因此,中国和日本应效仿美联储目前试图收紧货币政策的做法,这也将发出正确的信号给欧洲央行。

译者: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若您想订阅《思想库报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

扫一扫,关注《思想库报告》的微信。

1376887996

没有评论 to “中国应该效仿美联储进行重新平衡”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