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欧盟是否愿意站出来?

本文选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作者Tamim BayoumiPIIE高级研究员,前IMF经济学家。

英国脱欧后欧洲内部出现混乱,这种情况明确了一件事实:欧洲领导人需要在峰会上确定这个66年历史的欧洲项目的发展未来。

未来是否应该继续以尝试在多数自主国家之间建立联盟——始于1957年《罗马条约》签订的欧盟为重点?或者说,致力于打造一个联邦政府,使得联盟成员能够从中实现更加紧密的联盟条约梦是否更加重要?

过去几年里,在整个艰难的经济和移民潮期间,欧洲在这些不同目标方面始终秉承建设性的模糊意见。但是,英国公民投票结果出来以后,这种模糊不清的态度更像是一种负担,丝毫没有益处。我呼吁,真正的欧盟请站起来。

过去,在更有深度、更加宽泛的联盟双重目标的推动作用下,推动了一项不完整项目的出现。例如,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早期,欧洲经济共同体显著扩大,英国、爱尔兰和丹麦率先加入,随后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加入。后来,在摇摆不定的态势下,向着创建更有深度的联盟和单一市场方向发展,除了英国以外,所有成员国均接受欧元作为通用货币(由于并非获得公民投票通过,因此,丹麦沿用自己的货币。)

最近,随着东欧国家逐渐被吸入,欧盟再次出现了扩张发展的态势。但是,如今欧盟覆盖多数东欧国家,单一市场基本成形,有必要明确阐述长期目标。

更有深度、更加宽泛的联盟双重目标逐渐产生一种紧张的气氛。深入一体化意味着在向联邦联盟发展的同时扩大覆盖范围,更加符合邦联制特点。这很重要,因为联邦和邦联之间存在很大不同。

通常情况下,联邦在“一人一票、多数通过”原则的基础上设立立法机关,这在多数欧盟成员国内部较为常见,其中以无权势的欧洲议会为例。邦联是一种更加松散的组织,趋向一国一票方向发展,这在全体一致方面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该制度在多数欧盟会议上十分盛行,导致决策制定因此拖延。过去,建设性模糊对于欧洲项目十分有益,可以说在两个方向都是非常成功的,因此,有必要明确声明其终点。

关于欧盟代表意义的不确定性使得公民对于英国成员国身份的投票结果清晰明朗。脱欧派的重点在于将主权丧失给布鲁塞尔官僚的方面。除了维持现状以外,留欧派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支持什么。如果欧盟的最终目标尚未明确,那么如何才能传递明确信息呢?

有资料表示,最终目标已经明确,所有其他欧盟成员国有义务加入单一货币和联系更加密切的联盟。

英国脱欧闹剧渐渐平息后,欧洲领导者最高会议需要就欧洲项目终点进行讨论。是否应该将重点放到使“欧洲人民”联合起来之一方面?

如果是,欧洲未来终点在哪里?土耳其、乌克兰的终点又在哪里?或者说,创造一个更有深度的联邦是否更加重要?如果是,那么是否应该牵扯到更具代表性的决策制定流程?欧盟是否应该保持双轨制?联邦欧元核心以及那些宁愿处于更加松散的联邦当中的各方。

我个人选择双轨的欧洲。各国核心愿意将经济和政治决策权力授予给中心,面向欧洲联邦合众国的方向发展,同时保持高效议会与预算部门。部分国家一方面有意分享欧洲项目的好处和利益,一方面又不愿意进一步承诺。

很明显,透彻考虑所有细节十分复杂。但是,另一种替代选择情况更糟。欧元危机已经证明货币区存在缺陷,在伪一体化联盟过程中丑态尽显,同时尝试推动所有成员国向欧洲合众国方向发展。英国脱欧投票后,这些缺陷很有可能导致更多缺陷不断出现。

我的个人投票意见——差异万岁!

翻译: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若您想订阅《思想库报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

扫一扫,关注《思想库报告》的微信。

1376887996

 

 

没有评论 to “真正的欧盟是否愿意站出来?”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