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依然将是欧洲金融中心

本文选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作者Simeon DjankovPIIE客座高级研究员,2009-2013曾任保加利亚副总理兼财政部长。

接替伦敦成为下一个欧洲金融中心的比赛拉开帷幕,法国总理Manuel Valls72日就对记者表示“原来驻扎在伦敦金融城的集团,正计划迁往都柏林、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和巴黎”,自从英国退欧后,除了提及的上述城市,其他欧盟国家也一心想要承接伦敦的金融事务,即便是欧盟最贫穷的城市保加利亚,也加入了这一角逐。不过,事实上,伦敦在未来几年仍将是欧洲主要的金融中心。

伦敦可能继续主导欧洲的金融服务基于三个原因:首先,英国的法院系统数百年来一直支持法治,包括保护债权人和股东的权利;其次,英国大学经济学与金融教育优于欧洲邻国;再次,英国的税收与就业法规有益于金融服务行业。

就吸引金融服务而言,是否能保护债权人和股东的利益免受竞争对手或国家的巧取豪夺显然非常重要,在这一方面,英国的得分领先于其他欧洲国家:根据世界银行的《全球商业报告》,英国在股东保护方面排名世界第四,仅次于香港、新西兰和新加坡,而法德在此项目的排名分别为第29和第49;在保护债权人权利方面,英国位列全球第19,而法德分别为第79和第28当然,欧洲可以改善法治状况,以便让金融投资者在巴黎或柏林能感受到更多的保护,但是,这个过程将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

其次,市场越来越需要对经济金融的深刻理解,以及能促进金融服务顺利运行的法律构架的深入知识。在提供优质教育这方面,英国大学同样领先于其他欧洲国家,根据最新的经济学科的世界大学排名,在全球前50名的大学中,英国大学占据6席,而欧洲大陆仅占3席(荷兰1所、法国3所),欧洲排名前五的金融硕士项目,其中4个位于伦敦,剩下的一个是在巴黎附近。

第三,相较于德国和法国,英国的金融服务业能受益于较低的公司税率和更灵活的就业法规。在纳税营商环境排名中,英国排名世界第15,远远超过德国(排名第72)和法国(排名第87)的;在劳动法规的灵活度上,英国则享有更广泛的领先优势,对周期性很强的行业而言,每年是否能灵活地雇佣或开除数以万计的白领专业人士是非常重要的。

伦敦的一些金融部门被视为更易遭受英国退欧的伤害,比如日交易额达2万亿的欧元外汇交易市场。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目前,70%以上的欧元交易发生在伦敦,11%在巴黎,7%在法兰克福。其实,欧洲央行早已尝试过禁止欧元区以外结算公司交易欧元,但 2015年,欧盟最高法院否决了这个禁令,而现在的英国退欧也没有显著改变现状:英国从来就不是欧元区成员国。保险是另外一个被视为更易受伤的部门,因为欧洲的保险业务高度集中在伦敦。但是,英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在亚洲(新加坡和东京)和美国,伦敦之所以吸引那么多的欧洲保险业务,是基于近距离和历史关系,而非因为其是欧盟的一部分。总之,即使在英国退欧更可能造成破坏的金融部门,我们也很难看到它们会从伦敦金融城快速撤离。

英国退欧,可能对伦敦成为全球监管最好的金融中心有负面影响,由其产生的不确定性,亚洲和美国的市场可能从伦敦金融城夺取一部分业务,作为应对,英国可能会牺牲一些金融监管措施来吸引更多的投资,在我看来,这将是不幸的。

翻译: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本刊与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权关系,并进行长期合作。

 若您想订阅《思想库报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

扫一扫,关注《思想库报告》的微信。

1376887996

没有评论 to “伦敦依然将是欧洲金融中心”

留下评论:

昵称(必须):
邮箱地址 (不会被公开) (必须):
站点
评论 (必须)